04 郭辰龙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4 郭辰龙

2020-04-11更新

    吃完早饭,郭辰珺把我送回了通州,然后去开会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唐思佳来了。

    两个多月没见,她明显消瘦了很多。

    “你怎么瘦了?”我俩异口同声。

    我们一愣,接着一齐说,“我没事,挺好的。”

    沉默了几秒之后,我扑哧一声笑了。

    唐思佳深深地看着我,犹豫了一下,凑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不笑了,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抱住了她。

    她抬起头,噙着眼泪看着我,欲言又止,“吴峥……我……我……”

    “别说出来”,我平静的看着她,“就放在心里吧。”

    她趴在我肩膀上,伤心的哭了。

    小珺说唐思佳喜欢我,我现在信了。

    我默默地抱住了她,轻轻安扶着她的后心。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不知不觉的,十几分钟过去了。

    唐思佳最终平静了下来,她松开我,抹抹眼泪,冲我一笑,问我,“饿了么?”

    我一笑,点了点头,“嗯!”“我带了很多东西,都在车上”,她说,“我去拿。”

    “我跟你一起去”,我说。

    她笑了,“嗯!”

    我俩来到楼下,从她车里拿了两大包食材,还有一瓶红酒,以及一套崭新的酒具。

    提着食材和红酒回到楼上,她脱了外套,撸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我搬了个凳子,坐在厨房门口默默的看她忙。

    陈道爷昨晚那番话的用意,我似乎是理解了,他说的不只是小珺和可儿,还有唐思佳。

    甚至,还有别人……

    可是我不明白,我喜欢的只是小珺,而唐思佳和可儿,我又该怎么去珍惜呢?

    像朋友,还是……

    看着她那专注的神情,忙碌的身影,我不由得有些迷茫了。

    可是我不能去问陈道爷,老头昨晚是借着那股劲头对我说的那些,他只会说那一次,不会再说第二次。论风水术数来说,我和他各有所长,但是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见人不见己。陈道爷不会破五邪锁,但我的未来,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些趋势。

    他用的不是术数,而是经验。

    我确实是太年轻了。

    唐思佳不经意间看了我一眼,见我正看着她若有所思,不由得笑了,“你怎么了?”

    “哦,没事”,我有些尴尬。

    她微微一笑,“你不用在这陪着我,去看会电视吧,很快就好了。”

    “我还是帮你做点什么吧”,我说。

    她想了想,把红酒递给我,“你去醒酒吧。”

    “醒酒?”我一愣,“我没喝酒呀,醒什么酒?”她被我逗乐了,“不是那个醒酒,就是把红酒倒到醒酒器里,让它醒一醒,这样口感才好。”

    “哦……”我脸一红,“我懂了……”我来到客厅,用海马刀打开红酒,把酒倒进了醒酒器中。

    约莫半个小时后,酒醒好了,最后一个菜也做好了。

    我们倒上酒,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了起来。

    唐思佳的厨艺一如既往地棒,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像是家人。

    我其实没喝过酒,更没喝过红酒,唐思佳教我怎么喝,怎么漱,怎么品,学了一会之后,我品出红酒的滋味来了。

    入口微觉干涩,再品满口余香,红酒的妙处不在喝的时候,而在喝下去之后,果香味会返上来,那时,满口都是香的,越喝越香……

    学会了之后,我俩就一边喝酒,一边说起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

    首先是她,昊天高科在她手上,一个季度不到,业绩就增加了近十五个点。

    很厉害了!然后是我,她问我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

    我从郭家的三水育龙局说起,给她讲了孟小岩孟老板的故事,然后说到了狮子坪上的大黑狮子,最后,又把在银州的经历给她讲了一遍。

   

 她听得特别认真,连酒都忘了喝了。

    最后,我讲到了昨天晚上,讲到了郭辰珺。

    我说我抱着她睡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唐思佳笑了,说我真是个孩子。

    我也笑了,拿起醒酒器,给她又倒了点酒。

    “吴峥,以后不要躲着我了,好么?”她突然说。

    我一愣,“你……”“我知道,我的事已经办完了,你不想和我有太多交集了”,她看着杯中的红酒微微一笑,眼圈红了,“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我比你大七岁,根本没可能的。可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你,把我从濒临崩溃的绝境中救了回来,然我重新拥有了生活。那些话,即使我不说出来,它也在心里,不是么?”

    她含着眼泪,伤心的看着我。

    “我并没有刻意躲着你”,我说,“我只是最近一直在忙,所以……”“不用解释,我懂”,她淡淡一笑,“我不奢求别的,只要能经常过来看看你,我们一起吃个饭,说说话,我就知足了。”

    我和她碰了一下杯,把酒一口干了。

    她也干了。

    接着,我俩都笑了。

    我重新倒上酒,我俩继续喝了起来。

    正喝着,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我站起来,想去开门,脚一软,差点没摔倒。

    “你别动”,她赶紧扶住我,“我去开门。”

    我点点头,坐下了。

    她走到门口,打开门,外面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我认识你,是郭政的手下,陈超。

    我顿时清醒了。

    “你们是?”唐思佳问。

    “我叫郭辰龙,来找吴峥”,郭辰龙冷冷的说。“郭辰龙?”唐思佳一皱眉,“你是郭家的少爷,郭辰珺的哥哥?”

    “知道还问?”郭辰龙一脸的不屑,“吴峥呢?”

    唐思佳对他的态度很生气,语气不由得也冷了,“你找他干什么?”

    “你是他什么人?”郭辰龙打量她一番,“情人?”

    “你别胡说,我是他的朋友”,唐思佳不卑不亢的说。

    我起身走过来,把唐思佳揽到身后,看着郭辰龙,“找我干什么?”“你就是吴峥?”郭辰龙冷笑。

    “对”,我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陈超,“你们想干什么?”

    “少爷,我们少爷这次来,是想和您说说我们小姐的事,您先别激动……”陈超赶紧打圆场。

    “需要你多嘴吗?”郭辰龙高声问。

    “少爷,吴峥少爷是郭家的救命恩人,您不能这么无礼”,陈超劝他。

    “我给他钱了!”郭辰龙转过来,不屑的看着我,“艹你妈的,你他妈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个风水先生,拿了郭家的钱还不够,还要泡我妹妹!你他妈的怎么不上天哪?嗯?”

    “你说什么!”唐思佳怒了。

    我拦住她,冷冷的看着郭辰龙,“看在小珺的面子上,我只当你刚才的话没说,滚。”

    “你说什么?”郭辰龙眼睛一瞪,“有种你再说一遍!”

    “少爷,您别生气!”陈超赶紧说,“我们少爷他说话不中听,我替他给您道歉。”

    “我说让你滚”,我盯着郭辰龙。

    “我艹你妈的!”郭辰龙怒了,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抓到了他肩膀上,轻轻一捏,同时他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跪下。”

    郭辰龙嗷的一声惨叫,噗通一声跪下了。

    陈超一看郭辰龙吃亏了,大怒,一拳砸向那人的面门。

    那人侧身一躲,一肘掏在了陈超的左肋下,接着反手一按他肩膀,又是一句,“跪下。”

    陈超一声惨叫,被生生的压的跪在地上,动弹不得,冷汗直流。

    唐思佳看愣了,“宝先生?”

    我也是一愣,“宝先生?你来干什么?”

    王宝微微一笑,“少爷,有个人,从银州来了……”

群聊信息

  • viagra cheap说道:

    I wanted to put you the tiny remark to be able to thank you over again on your pretty suggestions you have provided on this page. It was really strangely open-handed with you to make unhampered precisely what many people would’ve offered for sale for an ebook to get some money for themselves, particularly now that you might have tried it in case you desired. These strategies in addition served to be the good way to know that some people have the identical interest really like my personal own to learn much more when considering this matter. I believe there are several more pleasant sessions in the future for many who read through your site. https://gemerekliler.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