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奇怪的梦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1 奇怪的梦

2020-04-20更新

    下午两点多,我们来到了小汤山杜家豪宅,见到了杜凌和她的两位朋友。

    这两个人是一对夫妇,男的叫杨凯,三十多岁,长得很精神;女的叫陈思思,二十五岁,身材很好,非常的漂亮。

    杜凌介绍完他们,接着给他们介绍我,“这位是吴峥少爷,是上京最好的风水大师。”

    我有点尴尬,咳了咳,“杜总,我……”

    陈思思冲我礼貌的一笑,“少爷您好,常听杜总提起您,说您虽然年轻,但是本事大得很。今天见到了,果然是好年轻啊!”杨凯没说话,打量了我一番,那眼神,明显的有些轻视我。

    他可能觉得,我看上去像个高中生,就算懂点风水,又能厉害到哪去?

    我并不介意,俗人只看表象,他这么想,很正常。

    简短的寒暄之后,杜凌把我们请进客厅坐下,吩咐人上茶。

    管家阿姨亲自给我们送来了茶水,冲我微微一笑,“少爷,又见面了。”

    我站起来,双手接了,“谢谢阿姨。”

    “您客气了,快坐”,管家阿姨说。

    我这才又坐下了。

    杨凯和陈思思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似乎觉得,我对杜家的管家这么客气,觉得有些诧异。

    在他们看来,似乎杜凌的贵客,不该这么去尊重一个下人吧。

    我不在意他们怎么看,上次来的时候,管家阿姨对我很照顾,我尊重她是应该的。至于这夫妇俩,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

    杜凌喝了口茶,放下茶碗,对我说,“吴峥,我请你来的目的,唐思佳都跟你说了吧?”

    “嗯”,我点点头。

    “好,那就麻烦你了”,杜凌说完看看陈思思,“思思,把你们的那个梦和少爷说一下吧。”

    “哦,好的”,陈思思看看杨凯,接着对我说,“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日子,我们每天都梦到一个人到我们的卧室里打麻将,他穿着一身白衣服,青面獠牙,吐着那么长的红舌头,特别吓人!”

    她给我比划着。

    “打麻将?”我心里一动,“他一个人打?还是你们一起打?”

    “他自己打”,她心有余悸的说,“连续好多天,每天都梦到他,而且是我和我老公都会梦到他。”

    我看看杨凯,接着问陈思思,“只是打麻将?”

    “对”,她点点头,“整宿整宿的打,一句话也不说。我们每天都被吓醒很多次,但是醒了之后一看,他还在那打麻将!就这么反反复复的,一直到天亮之后,才能醒过来。”

    “反反复复很多次?”我一皱眉,问杨凯,“多重梦境?”

    “对!”杨凯说,“而且最邪门的是,我们换房间睡,他就换房间打。去酒店住都不行,一睡着了,他就来了。然后就陷入了梦魇,一会一醒,醒了他还在,我试过骂他,打他,都没用。骂他他不理我,打他又打不着他,他就像个鬼影,摸都不到!”

    说到这,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看看陈思思,“我们两个,已经好多天没睡好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睡不好,精神头却越来越好。我们也找人给看了,和尚道士都找了,说的一人一个样,身上也带了符,可是一到晚上还是会梦到那个人。”

    “我们也看过心理医生”,陈思思说,“他说我们压力太大了,可能陷入了某种精神功能紊乱中,建议我们去国外度个假,完全换个环境,看看是不是会好一些。正好我们要和姐姐谈一下合作的项目,所以我们就来上京了,打算住几天,谈完生意,然后就去国外度假。”

    “那你们在上京这几天,梦到那个人了么?”我问。

    “梦到了!”夫妇俩异口同声。

    我看看杜凌,“杜总,他们这几天,在哪住的?”

    “就在这里”,杜凌说,“我家里有很多辟邪的物件,还有风水阵,不可能有什么邪门的东西进来。所以我觉得这事挺奇怪的,他们怎么还会做那样的梦呢?所以我就让唐思佳约你了,想请你过来给看看。”

    我点点头,看了看陈思思和杨凯的眉心,他们的神光很足,看不出有任何的异常。

    所谓神足不思睡,气足不思食,这里的神指的就是神光。神光充足的人,精神头会特别的好,就算长时间不睡觉,也不会出现

丝毫的倦态。

    这夫妇俩的神光就非常足,表面上看,没有问题,可如果是几天都没睡好了,神光还这么足,那就有问题了。

    见我沉默不语,杨凯试探着问,“少爷,我们梦到的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是鬼么?”陈思思问。

    我略一沉思,站起来,走到杨凯身边,“闭上眼睛。”

    他一愣,看了看杜凌。

    杜凌示意他,按我说的做。

    杨凯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我用手按住他的眉心,用内气一探,发现他眉心内很温热,经络也是畅通的,没有丝毫的异常。

    我想了想,接着吩咐陈思思,“陈小姐,你站起来。”

    “哦,好!”陈思思站了起来。

    我用手揽住她的腰,把手心贴到了她的后腰命门穴上。

    杨凯一皱眉,站起来,“你干什么?”

    “杨凯!”杜凌一皱眉。

    陈思思也冲他使眼色,让他别这么没礼貌。

    杨凯很不高兴的瞥了我一眼,坐下了。

    我没理会他的态度,用内气在陈思思体内巡行了一周,接着松开她,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回到唐思佳身边坐下了。

    “怎么样?”杜凌问我。

    “他们不是中邪”,我说,“但那个梦,也不是偶然。”

    “那到底是什么?”杨凯问。

    “一个梦反复做,有三种可能”,我说,“一种是元神灵动,感受到某种暗示;一种是有灵体托梦,想传达某种信息,现在看来,你们的情况肯定不属于这两种。”

    “那还有一种呢?”陈思思问,“是什么?”

    “是啊”,杜凌也问,“第三种是什么?”

    “第三种,是有人要用邪术害你们,具体来说,是作用在风水上的邪术”,我说,“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你们带符没效果,换环境也没有用。只要风水上的问题不解决,那个梦就会如影随身的跟着你们。”

    “邪术?”杨凯看看陈思思,“会有人用邪术害我们?”

    陈思思犹豫了一下,问我,“少爷,您知道这是什么邪术么?”

    “我大概知道一些”,我看着他们,“只是……”

    “只是什么?”杨凯问。

    我平静的一笑,“只是我说出来的话,你们未必接受的了。”

    “你说说看”,杨凯说。

    我犹豫了一下,看看唐思佳,又看看杜凌,“真的要我说?”

    “没关系,直说”,杜凌看着我。

    我点点头,“好,既然杜总让我说,那我就说了。你们梦到白衣鬼相之人进卧室打一人麻将,麻将是四人成局,一人打麻将,意思是缺三不成局。那人是厉鬼之相,厉鬼为艮土,为封锁,为封印;厉鬼进卧室,主封魂夺魄,这个梦不是暗示,也不是预示,这是一种巫术,叫封魂祭。”

    我看看他俩,“你们,被人算计了。”

    “封魂祭……”陈思思愣住了。

    杨凯脸色很难看,他咽了口唾沫,问我,“那……这个能破么?”

    “封魂祭是巫术,也是镇魇之术,破是自然可以破的,只是这种术非常狠毒,破解起来会有些难度”,我看着他,“而且,这会涉及到你的一个秘密……”

    “我的秘密?”他不解,“什么秘密?”

    “你身世的秘密”,我说。

    “我的身世?”他不解,“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你们梦到的那个白衣厉鬼是谁么?”我看着他。

    他摇头,问我,“是谁?”

    “是你父亲”,我说,“他的坟,被人挖开了。”

    陈思思一皱眉,“您说谁?”

    “他的父亲”,我看看她,“你的公公。”

    杨凯噌的一声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气的哆嗦了起来。

群聊信息

  • generic levitra说道:

    I intended to compose you a bit of note in order to give thanks again for all the breathtaking guidelines you’ve contributed at this time. It’s extremely generous of people like you in giving extensively all a few people could have distributed as an e-book in order to make some bucks for their own end, certainly considering that you could have done it if you considered necessary. The creative ideas additionally acted as the easy way to be certain that most people have a similar dream just as mine to find out a little more in regard to this condition. I’m certain there are lots of more enjoyable moments ahead for folks who discover your blog. https://eskaliths.com/

  • ClarkguM说道:

    5e6wp sg4vc dm49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