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有实无名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4 有实无名

2020-04-21更新

    东阳建工集团分为两部分,上市公司市值六十多亿,非上市公司,资产也有近二十亿之多。郭辰珺持有非上市公司百分十五,上市公司百分之十一的股份,总价值近十个亿。

    现在为了我,她全部都放弃了。

    我心疼的抱住她哭了。

    她从来没告诉过我,自己有多少资产,但在她告诉我把一切都放弃了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就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就是知道了。

    从十四岁来到上京开始,我就觉得自己在这世上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我没有家,没有人疼,也没有人再像爷爷那么在意我了。

    但是小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在她眼里,我是无价的。

    而在我眼里,她是我的全世界。

    郭辰珺眼睛也湿润了,她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安慰我,“你哭什么嘛……没事的……不就是点股份么……没关系的……别哭了,好不好?”

    我抽泣了很久,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接着,我俩都笑了。

    “小珺,这辈子,我绝不负你”,我动情的看着她。

    她温柔的一笑,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嗯。”

    “好了”,我笑着抹抹眼泪,拉住她的手,“来,吃蛋糕!”

    “嗯!”她点点头。

    我把纸袋拿到茶几上,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不大但很精致的小蛋糕,大概正好够两个人吃的。

    郭辰珺脱了外套,洗了手,接着来到身边坐下,“我来切。”“嗯!”我笑着点点头。

    她把蛋糕切开三份,把最大的一份给了我,自己拿了一小块,然后喂我吃。

    特别的好吃,特别的甜。

    我也喂她吃。

    我们就这样,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喂着喂着,我把她压倒在沙发上,用嘴喂上了。

    缠绵中,我的手,不知不觉的伸向她。

    她猛地清醒过来,赶紧按住我,“吴峥!别……”

    我脸很烫,犹豫的看着她。

    她凝视我良久,脸红的像个苹果,紧张的直咽唾沫。

    犹豫了很久之后,我最终选择了尊重她。

    我坐起来,把她拉进怀里,抱住了。

    好半天,我俩谁也没说话。

    我能感受得到,她的心跳的特别快,比我的心都要快。

    我深吸一口气,低头冲她一笑,问她,“甜么?”

    她羞涩地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我长出了口气,拿过桌上的蛋糕,继续喂她,“十个亿的财产,说不要就不要了,你真的一点都不心疼?”

    她一愣,“你……”

    “我可没调查你”,我赶紧解释,“是刚才……我莫名的就知道了……”

    她坐正身子,不解的看着我,“莫名的就知道了?这是神通么?”

    “我也说不好这是什么”,我说,“爷爷说过,术数修为高的人,往往不用起卦,心念一动,就有结果了。只是我从来没体会过这种感觉,这是第一次……”

    “那你还知道什么了?”她问。

    我摇头,“别的就不知道了。”

    她点点头,拿过自己的蛋糕,喂了我一口。

    “你把所有资产都放弃了,那你还用去上班么?”我问。

    “不用去了”,她说,“他们其实想让我去,不过我不想去了,郭家的生意,以后全部由我嫂子来打理。我从明天开始,就是个无业游民了。”

    我放下蛋糕,握住她的手,“小珺,我养你!”

    她看我一眼,淡淡一笑,“小孩儿……”

    “我认真的!”我说。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她又喂了我一口,“你放心,我股份虽然都放弃了,不过我爸总算也没亏待我,他给了我五千万,我嫂子说太少,直接给了我一个亿。另外,我现在的个人资产,包括存款,车,还有玉泉山的别墅以及二环里的一套房子都还是我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些钱,足够咱们用一辈子的了。”

    她轻轻一笑,“其实钱多钱少,对我来说无所谓,我有你,这辈子就足够了。”

    “以后,他们不会再反对我们了,对么?”我问她。

    她点点头,“对。”

    我想了想,“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学术数”,她看着我,“你可以教我么?”

    我犹豫了一下,“我可以教你,但是以你的天赋,你很快就会变得很厉害。”

    “那……不好么?”她问。

    “那样一来,咱俩可能就没法结婚

了”,我无奈的一笑,“风水师很难有世俗的婚姻,两个风水师相爱,那就只能一辈子有实无名了。”

    她略一沉思,问我,“可以生孩子么?”

    我笑了,“当然可以,我们家十四代人都是风水师,不生孩子,你怎么会遇到我呢?”

    她会心一笑,“那就行了。”

    “小珺,你愿意给我生孩子?”我认真地看着她。

    她脸一红,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心里一热,凑上去想要吻她。

    她扭头躲开,“嗯~不是现在……”

    我心里热热的,把她揽进怀里,动情的抱住了。

    “过了年,出了正月,我们一起闭关”,我说,“我教你。”

    她笑了,点点头,“嗯。”

    我低头轻吻她,接着站起来抱着她回到卧室,将她放到床上,温柔的压到了她的身上。

    那一晚,我们没睡,时而促膝谈心,时而如漆似胶,就这样甜蜜的享受着我们的爱情,一直到天亮。

    天亮后,她在我怀里睡着了。

    我幸福的抱着她,小心翼翼给我们盖上被子,搂着她性感的身子,进入了梦乡。

    休息两天之后,我基本恢复过来了。

    这天上午,我俩来到了太古楼找老赵,准备选一些物件,布置阵法,炼养我的玉坠。可儿听说了,也跟着一起来了。

    其实以我现在的修为,布阵已经不需要物件了。但是炼养玉坠需要很长时间,单凭自身内气布阵,消耗太大,所以我决定还是用常规方法布阵,这样效果更好些。

    我需要的物件,是古玉,年头要老,质地要纯,越纯越好。

    我们先看了老赵店里的所有玉件,没发现合适的。

    老赵又带着我们去了宋天河的店里,让他把压箱底的货都拿出来,让我随便选。

    我仔细看了很久,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合适的。

    “少爷,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宋天河问,“您说个大概的标准,我们也好有的放矢。”

    “对!”老赵也说,“大概是什么年代的比较好?还有就是什么样的形制的?您说说,我们心里也好有个数。”

    “至少得是汉朝的”,我说,“形制必须得大,因为我要切割,将它们全部打磨成玉符,所以小的不行。”

    “汉朝的?”宋天河不解,拿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璧,“这个就是汉玉呀,不合适么?”

    “这不是汉玉,西晋时的玉”,我说。

    宋天河一愣,“西晋的?不太可能吧?您看这玉璧的造型,还有这上面的包浆,上面的冰裂,这绝对是汉朝的玉啊!”

    老赵接过去看了看,点点头,“没错,我看也是汉朝的。”

    可儿接着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诧异的问我,“少爷,您是怎么看出来这是西晋的?”

    我平静的一笑,“我不懂得怎么辨别古董,不过这玉璧我一看就知道不是汉朝的,这是西晋东海王司马亮大婚的时候,晋武帝司马炎赐给他的,所以绝不可能是汉玉。”

    这话一出,老赵,宋天河和可儿都愣住了。

    郭辰珺也是一愣,“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看她一眼,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了。”

    老赵回过神来,咳了咳,“呃……既然少爷说这是西晋的,那这肯定就是西晋的了!老黑,这物件有了来历,那可就值钱了,你小子今天赚了!少爷这一句话,你这玉的身价得翻几番呢!”

    “对对对!”宋天河这才反应过来,“谢谢少爷,您可是帮了我了!”

    我平静的一笑,“别这么说,这玉璧本来就是宝贝,我说不说的,它都是无价之宝。”

    宋天河冲我一抱拳,“少爷会说话!”

    老赵看看宋天河,“咱们这段时间都留点心,盯着古玉,按少爷刚才说的,有多少收多收多少!”

    “好!”宋天河点点头。

    “那就麻烦你们了”,我说。

    “哎,您这话就客气啦!”俩人异口同声。

    “应该的”,我看看表,“马上十二点了,这样,中午我请客,咱们吃饭去。”

    “瞧您说的,到了这,能让您破费?”宋天河一笑,“隔壁街上有家店,烤羊腿特别的地道,您要是没意见,咱们就去那吃?”

    老赵笑了,“我看行!少爷,您一定得尝尝那家的手艺,那叫一个地道!我跟您说,他家不仅东西好吃,老板娘还贼漂亮,能歌善舞的,您一定得去看看!”

    我看看郭辰珺和可儿,“你们说呢?”

    “我去过,确实好吃”,可儿抱住郭辰珺的胳膊,“走嘛,去试试!”

    郭辰珺一笑,冲我点了点头。

    我也笑了,“行,那就去那吧。”

群聊信息

  • buy imipramine说道:

    My wife and i have been really more than happy when Louis managed to finish off his researching using the precious recommendations he made through your web site. It is now and again perplexing to simply find yourself making a gift of strategies which often some other people may have been trying to sell. Therefore we realize we need the writer to give thanks to for this. The specific illustrations you made, the straightforward web site navigation, the relationships you will help to instill – it is most remarkable, and it is leading our son in addition to us reckon that this subject is interesting, which is seriously pressing. Thanks for the whole lot! https://tofranilimipram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