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我不是神仙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9 我不是神仙

2020-04-22更新

    从医院出来,我吩咐杨凯,“给我和可儿订酒店,我要休息一下。”

    “住酒店太委屈您了”,杨凯说,“去我的别墅住吧,清净,条件也比酒店好的多。”

    “不用了,住酒店就可以”,我说。

    “好”,他吩咐韩依,“去西京华府!”

    “好的杨总!”韩依说着给我打开车门,用手挡住车门上框,“少爷,请!”

    我看她一眼,说了声谢谢,坐进了车里。

    韩依关好车门,冲我微微一笑,跟着也上车了。

    她开车,杨凯坐副驾驶,方便路上说话。

    但是这样一来,也没话可说了。

    我平静的一笑,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了。

    半个小时后,车队来到西京市最豪华的西京华府酒店,这是杨家的产业,韩依路上打了个电话,酒店这边就把总统套房给我们准备好了。

    杨凯和韩依把我们送进房间,还不想走,那意思想和我多聊几句。

    我明白他的心思,微微一笑,“我们中午喝了酒,晚上必须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你不用担心我们这边,回去和你父亲谈谈吧。”

    “我想和您说的就是这个事……”他为难的说。

    我没说话,看了韩依一眼。

    杨凯顿时明白了,吩咐韩依,“你去楼下等我。”

    “好的杨总”,韩依冲我和可儿一点头,转身走了。

    我把杨凯让进客厅坐下,让可儿也过来,在我身边坐下了。

    “少爷,我知道我爸要和我谈什么”,杨凯说,“我妈妈怀疑是他杀了我生父,我爸很生气,说我们母子忘恩负义,今天晚上我回去,肯定要谈这个事。我现在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谈。”

    “你养父只是不想让你们母子怀疑他而已”,我说,“只要你相信他,那么这件事也就简单了。”

    “相信他?”他一皱眉,“可万一我爸爸真是他害死的呢?”

    “事分轻重缓急”,我看着他,“你爸爸去世好多年了,查谁是凶手,不急于这一时。现在有人用他的尸骨做封魂祭,要杀你们母子和陈小姐,这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这个时候,你家里不能乱,不能节外生枝,你懂么?”

    他沉默良久,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看我,“少爷,您真的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害死的么?”

    “我说了,我不是神仙”,我淡淡的说。

    他点点头,“好,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陈小姐暂时没事了,正常的话她可以拖住那邪灵三天”,我顿了顿,“不过,如果有人捣乱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有人捣乱?”他一皱眉,“什么人?”

    “不好说”,我说,“你最好安排个可靠的人,在医院守着,那间病房,决不能让任何人进去。”

    “我让韩依和沈力在那守着,可以么?”他问。

    “可以”,我说。

    可儿一愣,“少爷……”

    我看她一眼,“怎么?”

    可儿愣了一会,“呃……没事,我去洗手间……”

    “去吧”,我说。

    她看了杨凯一眼,尴尬的一笑,起身走了。

    杨凯没多想,“行,那我就让他们去,他们都是我的亲信,最可靠的就是他们了。”

    我平静地一笑,“好。”

    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先回去,下一步该怎么做,您随时吩咐我。我家离这不算远,十分钟我就能赶过来。”

    我点点头,“等我电话吧。”

    “嗯”,他感激的握住我的手,“

少爷,谢谢您了!”

    我没再说什么,把他送到了门口。

    杨凯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感慨地说了一句,“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杜总那么在意您了,您办起事来滴水不漏,真不像十八岁的人……”

    我淡淡一笑,“去吧。”

    他点点头,开门走了。

    杨凯走了之后,可儿赶紧从卫生间出来,问我,“少爷,韩依肯定有问题的,您怎么还同意让她去医院?”

    我看她一眼,转身走向客厅,“不让她去,杨凯就会疑心,那样一来,韩依就知道我们怀疑她了,打草惊蛇怎么办?”

    “可是让她去守着陈思思,那不是让老虎看羊么?”可儿不解。

    “你以为不让她去,她就没办法捣乱了?”我走到沙发前坐下,长长的出了口气,“你怀疑她,不让她靠近,那她就是在暗处;你信任她,让她守住病房,那就等于把她放在了明处。你说到底把她放在明处好,还是放在暗处好呢?”

    可儿明白了,“哦……我懂了……让她在明处,她不知道哪些人是忠于杨凯的,所以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是这样么?”

    “差不多吧”,我说,“她只是一枚棋子,作用有限,把她困在医院,对我们来说只会更有利。不然杨凯这么信任她,做什么都让她跟着,那样反而到容易坏事了。”

    可儿点点头,“没错,还是您想的周全!”

    她看看我,好奇道,“哎?少爷,怎么感觉您好像成熟了很多呢?”

    “是么?”我平静的一笑,“有么?”

    “有”,她认真的看着我,“这不是睡一个姑娘就能达到的境界,这几天,您到底经历了什么呀?”

    我沉默片刻,轻轻吐了口气,“小珺为了我,放弃了家族企业的所有股份,差不多十个亿……”

    “啊?”可儿吃了一惊,“十……十个亿!”

    我点点头,问她,“你觉得,值得么?”

    可儿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淡淡一笑,“这是两天前的事,从那天开始,我就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变得更安静了。人一安静下来,再想一些事情的时候,角度也就不一样了。”

    我看看自己的手,“在四合院的时候,我经历一场奇遇。我进入了那姑娘的梦境,和她经历了一场生死离别,然后清醒过来之后,我伤了她的心,再然后,我遇上了一个……一个……”

    “一个什么?”她问。

    “一个神仙”,我会心一笑,“五十年前,她布了一个局,我不知道她的目的何在,但她给了我一份很神奇的礼物,特别的神奇……”

    可儿听的入神,默默的点了点头。

    “所以这种感觉很微妙”,我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繁华的西京市景。

    “经历了这些之后,再看杨凯家的事,我就觉得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了”,我顿了顿,冲可儿一笑,“你明白了么?”

    可儿会心一笑,起身来到我身边,抱住我,“那您看我呢?”

    我笑了,“你?你还是你啊!”

    她凝视我片刻,紧紧的抱住了我,深深地吸了口气。

    “怎么了?”我问她。

    “十个亿,值得!”她眼中闪出了泪光,“我不嫉妒她了……”

    我摸摸她的头,“好了,我渴了,去给我倒杯水吧。”

    可儿松开我,踮起脚,亲了我一下,噙着眼泪一笑,转身去泡茶了。

    我脸一红,看着她的背影,也笑了。

    茶很快就泡好了。

    我们回到客厅坐下,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封魂祭的事。

    可儿憋了一路的问题,终于可以问出来了。

群聊信息

  • nortriptyline buy说道:

    I simply wanted to thank you so much once more. I do not know what I would’ve taken care of without these tactics shared by you regarding that subject. It was actually an absolute intimidating problem in my position, nevertheless taking a look at this specialized tactic you solved the issue took me to leap with happiness. I will be happy for your service and thus sincerely hope you really know what an amazing job you have been putting in teaching some other people using your webblog. Most likely you haven’t got to know any of us. https://pamelornortriptyl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