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暴躁如虎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9 暴躁如虎

2020-03-03更新

回到家里,唐思佳走进了厨房,看有什么可做的。一看才发现,我除了米,方便面,咸菜和火腿肠之外,什么吃的都没有。餐具只有三个盘子两个碗,至于调料,只有酱油和盐。

她着实吃了一惊,问我,“您平时这日子是怎么过的?”

“我一个人,习惯了”,我淡淡的说。

“那也不能这么委屈自己啊”,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心疼。

“我十四岁那年,爷爷去世了,我就一个人来到这里生活了”,我看着这房子,“这么多年,都是自己做饭吃,也没觉得委屈,挺好的。”

她叹了口气,说,“您等我一下,我去买菜。”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说。

“不用,我一会就回来”,她转身走了。

过了很久,她提着两个大塑料袋回来了,买来了菜,餐具和各种调料。接着她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再次走进了厨房。

“我帮你”,我说。

“不用”,她冲我一笑,“您休息会吧,一会就好。”

“你自己能行么?”我看看满桌子的东西。

“我在法国上的大学,那时候勤工俭学,刷过盘子,做过厨师,这点活,不算多”,她看我不动,走过来,温柔的把我推到外面,“您去休息会吧,或者看会电视,我自己来就行了。”

我无奈,只好回到客厅坐下,打开了电视。

饭很快做好了。

清蒸星派斑,西红柿炒蛋,白灼秋葵,炒三丝外加一盆紫菜蛋花汤,四菜一汤,香气扑鼻,色香味俱全。

杯盘碗筷也是她新买的,都很精致,一看就不便宜。

我看着满桌子的菜,心里一阵温暖,眼睛却有些发酸。

她给我盛了饭,抬头一看,发现了我眼中的泪花,顿时一愣,“老师,您怎么了?”

“四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在家里吃到这么好的饭……”我擦擦眼泪,接过她手里的碗,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忍不住的流泪。

那一刻,好想爸爸妈妈,好想二叔二婶,好想爷爷……

少年离家,四年独居,再多的困难,我也没觉得苦,没掉过一滴眼泪。

但是面对一桌家常饭,我却再也忍不住了。

唐思佳在我身边坐下,默默的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心疼。

“不好意思,失态了……”我不住地擦眼泪。

她温柔的一笑,拿纸巾轻轻给我擦眼泪。

我接过纸巾,“谢谢。”

她拿起筷子,给我夹菜,“我十六岁去的国外,高中,大学都是在那边读的。一个人不容易,我懂。”

我平静了一下情绪,淡淡一笑,“吃饭吧。”

她也一笑,点点头,“嗯。”

我不敢多看她,低下头,闷头吃了起来。

她做的饭,真的很好吃。

吃完饭,唐思佳依然不让我帮忙,自己收拾了。

我洗了把脸,等自己彻底平静下来了,这才回到了客厅里。

唐思佳收拾完了,泡了两杯茶,端了过来。茶叶也是她新买的,我这之前根本就没有。

我们像朋友一样喝茶聊天,不知不觉的,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傍晚时分,我们正聊着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唐思佳顿时紧张起来。

我小声告诉她别怕,回屋里关上门。

唐思佳点点头,起身回到卧室,轻轻把门关上了。

我来到门口,打开了门。

外面是一个老头,满脸堆笑,冲我一抱拳,“请问,你就是吴四爷的孙子,吴峥少爷吧?”

“是我,您是?”我打量他。

“我姓张,单名一个俊字,学六爻的”,老头笑眯眯的,“四爷当年归天的时候,我也是去了的,少爷不记得我了?”我摇头,心说上哪记着你去?那天去了那么多人!

“无妨!”老头一摆手,跟说书似的,“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听闻少爷得了四爷的真传,我想请少爷赐教一二,你我切磋切磋,如何?”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这种人在江湖上很多,本身没什么名气,所以就喜欢到处蹭名气。他来找我,我只要跟他切磋了,不管结果如何,他出去都可以吹的天花乱坠,以此来提高自己的名气。

他是欺负我年轻,以为我不懂,所以来我这蹭名来了。可他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我虽然是第一次遇上,可他这样的故事,爷爷可没少给我讲。

所以,我淡淡一笑,“老先生,吴家有规矩,我爸爸和我二叔都在,轮不着我为吴家出头。您想和我切磋,必须得先过我爸和我二叔那一关。”

老头一愣,“啊?这……没必要吧?”

“不好意思,这是家规”,我看着他,“您想切磋的话,可以去找我二叔,如果我二叔输给您了,他会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您再来,我一定招待!不好意思!”

我冲他一抱拳,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老头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的走了。

挑战我二叔?呵呵,给他个胆子!

我二叔本事大,脾气更大,尤其见不得这种蹭名气的江湖术士。这老头要真敢去,我二叔才不会管他年纪大不大,肯定是一顿大嘴巴子给他打出来。

吴四爷的两位少爷,大爷深藏不漏,二爷暴如猛虎,这在江湖上都是有名的,我就不信这老头子没听说过。

我不屑的一笑,转身回到了客厅里。

唐思佳开门出来,“老师,是那个人么?”

“不是”,我看看表,“从昨晚和陈复见面到现在,快九个时辰了。别急,他最多只有二十四个时辰,耐心等着就是了。”

她想了想,来到我身边坐下,问我,“如果他不来,那是不是他就死定了?”

“如果他来了,你想这么处理他?”我反问她。

“我……”她犹豫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说,“我要问清楚,他为什么要害我妈妈!不管是有仇,还有是有怨,我要让他当面说清楚!别用这么狠毒的手段,背后害人!”

“那然后呢?”我看着她,“怎么处理他?”

“我……”她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我平静的一笑,“不急,慢慢想吧。”

天很快黑了。

我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在客厅坐着,继续聊天,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多。

“今天应该不会来了”,我看看表,“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唐思佳松了口气,“嗯,好。”

我各自回房间,准备睡觉。

这时,外面再次有人敲门。

我顿时警觉起来,示意她回卧室,别说话。

她点点头,回屋把门关上了。

我开来到门口,从猫眼往外看,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男人,他脸色蜡黄,双眼无神,拘偻着身子,不住地哆嗦,就像一个瘾君子发作了似的。

再仔细一看,他身后的空中悬浮着一个身影,那身影个头不大,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红色寿衣,无风自起。

红衣小女孩!

我心说没错,就是你了!男人痛苦万分,忍不住伸出颤抖的手,又敲了几下门。

我不慌不忙的打开门,故作平静的打量他一番,“你是?”

“请问是吴峥老师么?”男人说一口洋普,跟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似的,“我遇上点麻烦了,想请您救救我……”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叶少龙”,男人说,“我叫叶少龙……”

群聊信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