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长见识了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4 长见识了

2020-05-16更新

    “什么办法?”可儿赶紧站起来。

    “这些啸羽妖只是复活了一半,所以它们并不算活物”,我说,“可以用度魂咒,把它们引到阵法中,一起超度了!”

    “您的意思是,把它们当鬼来超度?”可儿想了想,“可它们不是鬼,是妖啊……”

    “除了十地菩萨,大罗金仙和佛之外,世间一切众生,都逃不过冥界的管辖”,我解释道,“妖也是众生之一,度魂咒一样可以超度它们!”

    可儿明白了,“嗯!那我们具体怎么做?”

    “小珺过一会就会再次运转五行,到时候,咱们这样……”我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可儿恍然大悟,点点头,“好!”

    “你怕不怕?”我问她。

    可儿笑了,“刚才那么多都不怕,就这几个了,怕它们个锤子呀?您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我会心一笑,“好,那咱们等着吧。”

    “嗯!”她点点头。

    我转身看了看墙边的那些啸羽妖,它们的五官已经开始模糊了。

    是时候发动最后一击了。

    我们继续休息,一边研究具体的行动路线,一边等气场的变化。

    小珺调整外面的阵法需要时间,尤其是那些石头阵,转移起来很费事。我并不着急,我有足够的耐心,因为我们做准备也需要时间。

    六神阵受封妖阵气场压制,那通灵阵也一样会受压制,我必须准备一个足够大的阵法才能装十一到十四个啸羽妖。到时候,这地宫内就会有三股阵法的气场交互,我必须仔细研究,确保通灵阵不会受到影响。

    经过仔细分析,最后,我把布阵的地点选在了圆台的东南方向,一个大约五十平米的角落里。我告诉可儿,一会要想办法把它们引到那里去。

    可儿看了看方位,又看了看啸羽妖的吩咐,很自信,“没问题的少爷,交给我了!”

    “咱们只有一次机会”,我说,“你行动之后,我马上去那里布阵,我说让你走,你就马上回六神阵中来。使用度魂咒,我必须在外面,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下来!”可儿一怔,“可是……”

    “这次你必须听话”,我严肃的看着她,“这地宫内,三个阵法互相交互,六神阵说不好就会出事。你必须在石台上,一来保护自己,二来保护他们!”

    “那您呢?”她不放心。

    “你不用担心我”,我说,“我能对付它们。”

    可儿迟疑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嗯。”

    我笑了,摸摸她的头,“这就对了!”

    她凑上来抱住我,“您不许有事,答应我!”“我不会有事的”,我平静的说。

    其实最好的诱饵并不是可儿,而是圆台上的这些科考队员,可是那样做,风险太大。我们是来救人的,所以只要我俩还能保护他们,我就不会让他们冒这个险。

    我又小声叮嘱了可儿几句细节,这时,六神阵再次扩大了。

    可儿眼睛一亮,“少爷!”

    “去吧!”我说。

    

她点点头,身形一闪,跳下圆台,向东南角跑去。

    啸羽妖们随即发出一阵尖啸,铺天盖地的向她扑了过去。可儿速度极快,到了东南角,稍一停顿,转身向西南角跑去。十一个啸羽妖化作十一道黑影,在她身后穷追不舍,都被她引了过去。

    我看准机会,纵身一跃,离开圆台,迅速跑到东南角站定,心念一动,将金光运到左手,右手掐指诀在金光中点了两下,布置了一个太极阵,接着观想通灵符,七星镇灵符,烈火符,一起弹进了太极阵中。

    阵法瞬间成了,我左手一阵炽热,赶紧攥住了。

    抬头一看,可儿迎面冲我跑了过来,后面是张扬舞爪的十一个啸羽妖。

    我转身就跑,把东南角让给了她。

    跑出几十米之后,我一跃而起,在空中转过身来,猛地一甩手,同时一声大喝,“走!”

    可儿身形快如魅影,闪身一躲,飞回了圆台上。

    她身后的十一个啸羽妖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瞬间被迎面打过来的金光笼罩住了。通灵阵拔地而起,七星镇灵符和烈火符一起发力,瞬间将它们困在阵法中,烧成了十一个火球!

    啸羽妖们疯了,发出了震天的尖啸,呼唤外面的三个救兵。

    我心里一惊,这时候那三个啸羽妖要是冲进来,可就前功尽弃了。

    我不敢分神,抓紧时间,掐手诀,念诵度魂咒:阴阳有司,三才无极,魄归日月,魂入九天,符中真灵,自得自在,金光护体,自往自行,五行六道,随缘而入,生宫死门,随缘而生,得此令者,见令即行,此奉七星北斗真君如旨,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我手诀一指,一道金光打入通灵阵,阵中的啸羽妖们发出了阵阵哀嚎,接着化作黑烟,不见了。

    几乎同时,通灵阵和圆台上的六神阵轰的一声,一起炸开了。

    我被两股灵气浪冲的腾空而起,飞出十几米,重重摔倒了地上。

    “少爷!”可儿赶紧跳下来,以最快的速度跑来我身边,抱住我,“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眼前阵阵发黑,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可儿心疼的直掉眼泪。

    我又吐了口血,吐了吐血沫子,抹了抹嘴角的血,喘息了好一会,这才平静下来。

    “妈的,忘了会反噬了……”,我长出一口气,冲她一笑,“没事,好久没吐血了,都快忘了这感觉了。”

    “刚才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反噬啊?”她噙着眼泪问。

    “我不是说了么,三个阵法互相交互,很容易出事”,我扶着她站起来,“六神阵和通灵阵虽然强劲,但外面的封妖阵更强劲。三个阵法互相挤压,咱的两个阵法就炸了,这都是我布置的阵法,被它们的气浪一冲,可不就是反噬么?”

    “那您要不要紧?”她赶紧问。

    “没事了”,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东南角,“第一次知道,阵法还能炸,长见识了……”

    “没事就好”,可儿抹抹眼泪,“少爷,外面还有三个,它们随时会冲进来,咱们快重新布置一个阵法吧!”

    我看她一眼,点点头,“好!走吧!”

群聊信息

  • generic hypertension medication说道:

    Today, considering the fast life-style that everyone leads, credit cards have a big demand throughout the economy. Persons throughout every area are using the credit card and people who aren’t using the credit cards have arranged to apply for 1. Thanks for revealing your ideas about credit cards. https://hypertensionmedi.com generic hypertension medication https://hypertension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