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那东西活了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3 那东西活了

2020-03-05更新

天亮后,赵土豪来了。

此时的唐思佳已经平静多了,对她来说,现实并不是无法面对,只是要闯过这个心里的坎儿,她还需要点时间。

毕竟,叶少龙曾是她最信任的朋友。

我把她送到楼下,又安慰了她几句。

她憔悴的脸上露出了平静的笑容,点点头,“谢谢老师,您放心,我没事了。”“那就好,回去吧”,我淡淡一笑,“好好休息几天,开始新的生活。”

“嗯!”她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赵土豪。

赵土豪赶紧给她开车门,“表妹,上车。”

唐思佳走到车门前,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快步回到我身边,一把抱住了我。

从昨晚到现在,我已经被她抱习惯了。

“老师,谢谢您!”她哽咽着说。

赵土豪玩味的看着我俩,咳了咳,转过身去,不看我们了。

我脸很烫。

唐思佳松开我,后退几步,深深地给我鞠了一躬。

我有些手足无措,“你这……这是干什么?”

“老师,我以后能把您当朋友么?”她真诚的问。

“我们不就是朋友么?”我说,“你的事已经办完了,以后,别叫我老师了,叫我吴峥吧。”

她一愣,“这……合适么?”

我一笑,“合适。”

她也笑了,“嗯!”

我冲她挥了挥手,示意让她上车。

唐思佳点点头,转身回到车前,上了车。

赵土豪给她关上车门,冲我一笑,“少爷,这两天麻烦您了,您歇着,我们先走了。这两天您等我电话,咱们一起吃饭!”我点点头,“好。”

赵土豪转身上车,按了两下喇叭,缓缓地开走了。

我目送他们远去,长长的松了口气,这件事,总算是办完了。

虽然有些不足,但还好,总算勉强对得起爷爷的栽培,没给他老人家和吴家丢脸。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一阵轻松,笑了笑,转身上楼了。

回到家里,我把昨天剩下的米饭自己炒了吃了,接着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洗完之后,我回到大卧室,躺到床上,拉过被子盖上,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折腾了几天,累死我了。

被窝里,还有唐思佳的香水味,淡淡的气味,有些醉人。

我沐浴在她的味道中,意识越来越模糊,很快睡着了。

两天后,周六。

吃过早饭,我给李菲打了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过来,一起吃饭。

“白天学生会有个活动,我得参加”,她说,“下午忙完了我就过去,咱们吃晚饭吧。”

“行!”

“那我先忙了啊,下午见!”

“嗯”,我挂了电话,穿好鞋,出门下楼,去银行取钱。

前几天我没钱吃饭了,她借给我两千,我说了要加倍还她,所以我准备取五千块钱,今天吃饭的时候还给她。我和李菲他们不一样,这些年来,不上网,不玩游戏,不玩社交软件,平时用钱也都是用现金。

因为当初爷爷只给我留了十万块钱,我不知道唐家人什么时候来找我,所以我只能尽可能的省吃俭用。同学们都玩智能手机,但我不玩,我的手机只能接电话发短信,其它的什么都干不了。

李菲曾经问过我,这样不觉得无聊么?

我说不会,我有的是事干。

她问我什么事?

我没回答,找了个话题岔开了。

我不愿意她知道我懂术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让她知道。

有时候我想,或许是因为当初那件事吧。

那是我心里的阴影,伤疤,虽然那件事早就已经过去了,可是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碰触。

只有这样,我和李菲才能继续做好朋友。

可能,我还是小孩子吧。

来到小区银行,我把银行卡插进取款机,输入密码,取了五千块钱。

取完钱后,我习惯性的查了一下余额。

这一查不要紧,我愣那儿了。

余额里,整整多了六十万!

我愣了十几秒,顿时明白了,装好钱,取出卡,转身走出了银行。

来到外面,我拿出手机,给唐思佳打电话。

“你又给我打了六十万?”我问她。

“嗯”,她很平静,“您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救了我和妈妈的命,只给您十万块钱,实在是太少了。我现在手里钱也不多,不然我至少给您补一百万。”

“我说过,吴家人不收两茬儿钱”,我说,“给我你的账号,我马上把钱给你打过去。”

她轻轻一笑,“这不是请您办事的钱,是我的心意,不算破坏规矩。”

“可是……”

“老师,您说过,我们是朋友的”,她语气一变,“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别推辞了,好么?”

我沉默良久,清清嗓子,“好吧。”

她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嗯,好,那您忙,改天我请您吃饭。”

“嗯。”

我挂了电话,想了想,转身走进银行,领了个号,来到柜台窗口,拿出身份证递进去,“你好,我办卡。”

我十八岁了,该有自己的银行卡了。

有了自己的卡,我就能收到银行的短信通知,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我就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不用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办完卡,我领了网银U盾,来到银行的长椅上坐下。

看着手里崭新的银行卡,我心里有些不安,喃喃自语,“爷爷,我这算破坏吴家的规矩么?”

爷爷当然不会回答我。

我心里一酸,眼睛湿润了,继续跟爷爷说,“爷爷,我长大了,我可以养活自己了,您放心吧……”

脑海里闪过爷爷那慈祥的笑脸,老人家的音容犹在,我不觉泪流满面。

我擦擦眼泪,装好银行卡,转身离开了银行。

傍晚时分,李菲来了。

还是那家烤鸭店,这一次,换我请她了。

吃饭的时候,我从包里拿出用红纸包好的五千块钱,放到桌上。

“这是什么?”李菲纳闷。

“你借我的钱”,我看着她,“我说过,会加倍还你的。”

“我说了让你还了么?”

“你没说,可我得还”,我把钱往她面前一推,“装起来吧。”

“我不要!”她摇头。

“亲兄弟明算账,你要这样,我以后在你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了。”

“有这么严重?”

“当然!”我认真的说。

她想了想,“好吧,不过这太多了。”

她把钱推回来,“不用加利息,我又不是放高利贷的,把本金给我就行了。”

“男人要说话算数”,我又给她推回去,“装起来,推来推去的就没意思了。”

李菲无奈,只好拿过来,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你知道么?同学们都觉得你是个怪人”,她说,“这个年代,谁不玩微信?谁还用现金?就你跟别人不一样,到现在连个微信都没有。”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得省吃俭用。”

“能省几个钱?”

我淡淡一笑,“吃东西吧。”

李菲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卷好了鸭肉,放到了我的盘子里。

吃完饭,我陪她到路边等车,俩人有说有笑,扯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

“吴峥,你是风水师,是么?”她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我问。

“那天等你电话等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我来你家了”,她淡淡的说,“在你家楼下,有个老头问我吴四爷的孙子吴峥少爷是不是住在这里?”

她转头看着我,“我问他吴四爷是什么人?他说吴四爷,是江湖上有名的风水大师,号称梅花圣手……”

“你想说什么?”我看着她。

“那天那位唐小姐找你,是请你看风水,对么?”她问。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轻咬嘴唇,“所以,你从小就懂风水,是么?”

我又点了点头。

她低下头,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

气氛莫名的有些微妙,有些尴尬了。

这时,公交车来了。

车停下了,车门开了,乘客开始下车。

她抬起头,满眼泪水,哽咽着说,“我和孙毅……那时候我小,没主意,稀里糊涂的就被他……我不是故意骗你,我是不敢面对你,怕你不喜欢我了……”

我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

“从那之后,我谈朋友,可没再让任何人碰过我。”

她噙着泪花,抱了我一下,转身上车走了。

我默默的看着远去的公交车,心里出奇的平静。我很清楚,我们没有做情侣的缘分,这辈子,只能做朋友了。当年那点事,横亘在我们之间,虽然没影响我们的友谊,却也实在没让我们好过到哪去。现在这样挺好,说出来了,仿佛也就释然了。

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面对,我可以继续做我自己,她也可以没有遗憾的开始她的大学新生活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的一笑,悄悄地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转身准备回家。

这时,我手机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是赵土豪打来的。

我接通了,“喂?”

赵土豪声音都变了,“少爷,您救救我!……那东西活了!……她活了!……”

群聊信息

  • cannabis oil说道:

    Needed to send you this very little word to finally thank you so much the moment again regarding the splendid things you have shared on this site. This has been simply tremendously open-handed with you to present unreservedly what most people would have sold for an electronic book to make some profit on their own, specifically since you might well have tried it in the event you wanted. Those tricks likewise worked to provide a great way to understand that the rest have the same zeal the same as my very own to understand whole lot more with respect to this problem. I think there are thousands of more pleasurable times up front for those who view your website. https://nujemznuedi.online/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