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杜羿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7 杜羿

2020-06-10更新

    见我不说话,杜羿心里没底了,“是不是不够?没关系兄弟,你说个数,多少都行!”

    我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清清嗓子,“呃……我的随意,我助手可儿,五百万。”

    “好!”,杜羿放心了,看看可儿,“可儿小姐,你把你们的账号给我,我先办完这个,咱们再说别的!”

    “好”,可儿拿出手机,把我们的账号发给了杜羿。

    杜羿很快办完了,他放下手机,长出一口气,“不瞒你说啊兄弟,昨晚那畜生找人给我和我爸妈发信息,说凌凌的魂魄被他们摄走了,让我们拿四十亿出来,不然的话就让凌凌魂飞魄散。说真的,四十亿我们拿得起,可是这口气我们咽不下!吴峥兄弟,这事我们就拜托你了,需要什么你尽管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只要凌凌没事,什么代价我们都不在乎!”

    “对!”杜成也说,“吴峥啊,我们信你,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他们把杜凌姐的魂魄带去了藏地”,我说,“我和可儿一会就出发,先飞蓉城,然后去藏地。顺利的话,后天中午之前,应该可以把杜凌姐救回来。”

    他们这才松了口气,“好!太好了!”

    “只是……有一个问题”,我看着张宁,“他们是用一面铜镜把杜凌姐的魂魄摄走的,要救杜凌姐,必须破开那镜子。但那铜镜上有张强的血祭,所以铜镜一旦破开,他必受反噬。”

    张宁一怔,“那……那会怎么样?”

    “这个反噬很厉害”,我说,“他会死的很惨。”

    张宁的眼神一震,顿时复杂了起来。

    “这个畜生本来就该死!”杜羿冷笑,“就是没有这个反噬,我也会把他抓回来,亲手弄死他!”

    张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涌出了眼角。

    杜成叹了口气,问我,“吴峥,有没有办法,能让他活下来?”

    我摇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杜成也流泪了。

    “爸,妈!”杜羿一皱眉,“那畜生要害死凌凌,你们还为他流泪?他值得吗?您别忘了,凌凌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杜羿……”杜成无力的摆摆手,“别说了……你妈心里的痛,你不懂……”

    张宁扑到丈夫怀里,泪如泉涌。

    杜羿沉默片刻,看看我,“吴峥兄弟,我爸妈没别的意思,你该怎么办怎么办,不用顾忌!”

    “杜凌姐是你们的女儿,妹妹,也是我的姐姐”,我说,“即使你们一分钱不给我,我也一样会去藏地,把她救出来。今天之所以跟你们见面,说这些,主要就是因为张强。我知道,伯伯和阿姨为张强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手心手背都是肉,最受伤的其实是二老。”

    听到这些话,张宁哭的更痛了。

    杜成抹抹眼泪,冲我一笑,“吴峥啊,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和你阿姨很欣慰。我知道,你是要想要我们的一句话……”

    他看看怀里的张宁,深吸一口气,对我说,“孩子,放手办吧!那个畜生既然自绝于杜家,那就随他去吧!把你姐姐救回来,至于那畜生,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我站起来,“好,那我们这就出发了。”

    杜羿站起来,“我送你们去机场。”

    “不用了杜先生”,我说,“你们一家人,好好说说话吧。”

    杜羿没说话,走过来,给了我一个兄弟式的拥抱。

    “以后别叫我杜先生”,他说,“凌凌是你姐,我就是你哥!以后要叫我哥,知道吗?”

    我平静的一笑,“好!”

    “好了”,他也一笑,“去吧兄弟,我们等你回来!”

    “嗯”,我点点头,带着可儿,转身走向门口。

    “吴峥……”张宁突然喊住我。

    我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

    “把你姐姐带回来……”,她哽咽着说。

    我眼睛一热,点点头,带着可儿走出了书房。

    来到外面,我抬头看着天上的云,深深地吸了口气,强忍着没让泪水涌出来。

    “少爷,您哭了?”可儿小声问我。

    “我想杜凌姐了……”我说。

    可儿心疼的抱住我,安慰我,“您别难过,咱们马上去机场,去蓉城,去藏地,去把杜总救回来!”

    我眼含着热泪,微微一笑,“嗯!”

    她送来我,轻声说,“咱们走吧。”

    我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走!”

    我们随即上车,离开杜家大宅,向机场驶去。

    路上,我收到了银行发来的短信,杜羿转过来的一个亿,到账了。

    看着那一长串数字,我沉默良久,默默的把短信删掉了。

    可儿看看我,“少爷,怎么了?”

    “吴家的规矩,不能做自损身价的事”,我长出一口气,“可我才十九岁呀……”

    可儿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是……”

    “啸羽王城那件事,杜凌姐给了我五千万”,我说,“蒋柔的事,给了我六千万;上次黑菩萨那件事,周局也是给了六千万。可这一次,杜羿直接给我把身价涨到了一个亿……照这样下去,天下还有几个能请得起我?我才十九岁,难道就要准备退休了么?”

    “就这个呀?”可儿一笑,“我以为什么事呢……”

    “难道这不是事么?”我问,“哎,要是我退休了,你怎么办?”

    “您放心吧,您且退休不了呢”,她自信的说,“天下那么多大事等着您办,怎么可能让您这么早就退休?一个亿多么?我不觉得多!杜总身家几百亿,她的命,一个亿都是少的!”

    “这是两码事”,我说,“说她的命值几百亿都不过分,可问题是,我说的是我……”

    “您想多啦”,可儿说,“您就是再高身价,天下能请得起您的人也有的是。不说别人,就说齐叔叔吧,一个啸羽王城,他们就花进去差不多三十个亿。还有周局,如果不是我们把《大业轮回经》给她带出来,那海迷山工程还得继续,还得大把的花钱,还得不断地死人。他们找您办事,等于是只花原来几十分之一的钱,就把事办了,这多合算?”

    “你的意思,以后我就只给他们办事了?”我看着她。

    “当然不是了,我的意思是说,您的身价并不算高”,她说,“天下请得起您的人有很多,您不用担心太早退休的问题。”

    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吧。”

    “这就对啦!”,她说,“我少爷是天下最棒的,多少身价,都不高!”

    我会心一笑,摸了摸她的头。

    “嘿嘿……”,她笑了笑,接着问我,“对了少爷,那喇嘛和张强到那庙里了么?”

    “没有,他们正在赶路”,我说,“不过那喇嘛的师兄请来了一个高手,那人已经到庙里了。”

    “高手?”可儿一皱眉,“厉害么?”

    “那人带去了一个密教神像”,我说,“那个神像,有点厉害……”

    “有黑菩萨厉害么?”她问。

    “不是一类”,我说,“黑菩萨是邪灵,而那神像,是邪神……”

    可儿一听,不由得愣住了。

群聊信息

  • cannabis oil说道:

    I wanted to put you the very little remark to be able to thank you the moment again on your pretty suggestions you have provided on this page. This has been simply strangely open-handed with you to offer unhampered precisely what many people would’ve offered for sale for an ebook to help make some money on their own, particularly seeing that you might have tried it in case you desired. Those strategies in addition worked to become good way to know that some people have the identical keenness really like my personal own to realize much more when considering this matter. I believe there are a lot more enjoyable instances ahead for folks who browse through your blog. https://nujemznuedi.online/

  • aids medications说道:

    I am always searching online for articles that can help me. Thank you! https://hivmedi.com aids medications https://hiv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