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留下来陪我吧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4 留下来陪我吧

2020-06-13更新

    来到大殿外面,我们看到刚才被可儿打下来的那些喇嘛都苏醒过来了。加央丹增带着这些幸存的弟子,恭敬的在路边跪成了一行,双手合十,一个个战战兢兢的,连头都不敢抬。

    我看了他们一眼,带着可儿离开了达尔巴寺。

    来到山门外,只见次仁多杰带着自己的六个洋徒弟,已经走得很远了。

    “少爷,他们真的会洗心革面么?”可儿问我。

    “会的”,我说。

    “我总觉得这些人不可靠”,可儿说,“万一他们以后再害人,那咱们今天的好心可就……”

    “汉地佛像都是慈眉善目,藏地的佛像却都面目狰狞”,我看看她,“你说这是为什么?”

    她想了想,“因为密教的神,大多是魔神?”

    “这是其一,还有其二”,我说,“汉地的百姓自古受教化,而且民风淳朴,导人向善比较有市场,所以汉地佛像都是慈眉善目,流传的佛教故事,也都是教化老百姓不要反抗,逆来顺受的;而藏地和蒙古地区,自然条件恶劣,民风彪悍,没有那么多教化可言。让藏人和草原民族接受汉地那一套,那基本是不可能的。民风彪悍的地方,人们更相信力量,所以慈眉善目,劝人逆来顺受的佛感化不了他们,能驯服他们的,只有力量强大的魔神。”

    可儿会心一笑,“我明白了。”

    我拉住她的手,“走吧,回蓉城。”

    “嗯”,她点点头。

    我们化作两道魅影,瞬间超过次仁多杰师徒,向雪山外的小镇跑去。

    约莫十分钟后,我们回到了小镇上,先回旅馆洗了个澡,接着退了房间,上车离开了小镇。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和可儿带着阴阳灵镜回到了美亚王都。

    此时,杜凌的灵魂离体已经整整六天了。

    我让所有人在外面等着,自己走进卧室,关上门,转身来到了杜凌的床边。

    床上的杜凌脸色灰暗,瘦了好几圈,看上去特别的憔悴。虽然她身上有阵法加强残神,但残神只能暂时的维持性命,却不能代替魂魄来运转五脏六腑。一般来说,灵魂离体的最长期限是七天,超过七天,五脏六腑就无法运行了,那时就算灵魂回来,也活不过来了。

    幸好,时间还来得及。

    我深吸一口气,略一凝神,掐指诀先将她体内的通灵符和合神符解开,接着,把她身上的三才聚灵阵也破开了。

    符解开,她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阵法一消失,她的身子猛地一颤,头一歪,呼吸停止了。

    我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取出阴阳铜镜放到桌上,接着掐指诀,念破印咒:五行禁制,六合为牢,天地为锁,阴阳为钥,天地阴阳,破禁开牢,敕!

    念完咒语,我一指那块带血祭的铜镜。

    铜镜上涌出一股黑红色的雾气,在空中盘旋了几秒,化作两个黑影,嗖的一声穿墙而出,消失不见了。

    血祭破开了。

    接着,我再次掐指诀,再次念破印咒,念完之后,一指被我封印了的铜镜。

    两块铜镜上的金光同时消失,接着从两块铜镜背面的符咒中各自涌出淡淡的黑气,呼的一声消散了。

    封印和邪咒,一齐解开了。

    我屏气凝神,仔细看着两面铜镜,杜凌的灵魂就在其中一面铜镜中,能做的我已经都做了,剩下的就是等了。

    约莫十几秒后,一道柔和的白光从我封印过的铜镜中飞出,落地化作了赤身裸体的杜凌。

    我站起来,一把将她抓住,转身快步走到床前,将她的灵魂,按进她的眉心,接着在她眉心修了一道安神符,在她左胸修了一道护身符,轻轻的按进了她的体内。

    杜凌身子微微

一颤,但气息仍未恢复。

    我掀开被子,掐指诀按住她小腹,以金光引她的内气,向上一提到中丹田,接着再向上,进入上丹田,然后按住她的胸口,调神火,猛烈的一冲。

    “啊~!”杜凌一声惊呼,身子剧烈的一颤,猛地张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我长出了一口气,给她盖上被子,在她身边坐下,拉住她冰冷的手,“姐!你醒了?”

    杜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转头一看我,泪如泉涌,“吴峥……”

    她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体根本动不了,一下子惊住了,“弟弟……我……我的身体……”

    “你别着急”,我轻声安慰她,“你的灵魂离体六天,身体出了点问题,所以动不了了。”

    “那……那我以后……”

    “不会的”,我对她说,“你先休息一天,明天开始,我用内气帮你疗伤。你放心,最多一个月,我保证你能恢复过来!”

    她满眼泪水,感激的看着我,“弟弟,谢谢你……”

    我笑了,“跟我你还客气?好了,少说两句,先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话,等你明天醒了,咱姐俩再说。”

    她流着泪笑了,无力的点了点头,“嗯……”

    我拿过纸巾,给她擦去脸上的泪水,给她紧了紧被子,冲她一笑,“睡吧。”

    “嗯……”她眼角带着泪,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太虚弱了,很快就睡着了。

    我在她床边坐了一会,等她睡着之后,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盖好,起身离开了卧室。

    客厅内,可儿和唐思佳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见我开门出来,她俩赶紧凑过来,“怎么样了?”

    “她醒了,又睡着了”,我说,“不过她灵魂离体太久,身体没知觉了。”

    可儿一皱眉,“那怎么办?”

    “能治好么?”唐思佳也问。

    “可以”,我说,“明天开始我为她疗伤,最多一个月,也就恢复如初了。”

    可儿松了口气,“这就好……”

    “吴峥,辛苦你了”,唐思佳感激的说。

    “没事,应该的”,我说,“你先别回上京了,杜凌姐离不开你,等她好了之后,再一起回去。你去告诉周婉,让她回上京,把杜家老爷子,老太太和杜先生接来。他们现在心急如焚,让他们过来看看,也就放心了。”

    “好!”唐思佳点点头,转身走了。

    我看看可儿,“你是回去陪阿姨,还是在这陪我?”

    “我在这也帮不上忙,还得让您分心照顾我”,可儿说,“我还是回去陪妈妈喝酒吧。”

    “那也好”,我点点头,“上次刚回家,饭都没吃完,我就把你带出来了。你回去跟阿姨说,等我回上京,请她去玉泉山,咱们还吃烤羊腿。”

    可儿笑了,“嗯!把小安雨也喊上!”

    我也笑了,“好!”

    她看了我一会,凑过来,动情的搂住了我的腰。

    我没说话,默默的抱紧了她。

    抱了一会,她深吸一口气,松开我,冲我一笑,“那我和周婉一起回去。”

    我凝视她良久,平静的一笑,“别回去了,留下陪我吧。”

    可儿的眼睛瞬间红了,“少爷,我……”

    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唐思佳吩咐完周婉之后,关上门,转身回到客厅。

    她一看我和可儿正在拥吻,愣住了……

群聊信息

  • plaque psoriasis treatment说道:

    Today, considering the fast way of life that everyone leads, credit cards have a huge demand in the economy. Persons throughout every area are using the credit card and people who are not using the card have arranged to apply for 1. Thanks for discussing your ideas on credit cards. https://psoriasismedi.com plaque psoriasis treatment https://psoriasis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