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纸魇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7 纸魇

2020-06-30更新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上午九点多,冯家的私人飞机在吉山机场平安落地了。

    下了飞机之后,我们随即上车,离开机场,来到了位于吉山港区的吉山仁心医院。这是冯家独资建立的私立医院,也是吉山市最好的医院,冯远住院后,冯家人基本都在这里了。

    见面之后,冯音给我介绍了她爷爷冯海,爸爸冯强,妈妈周迪和嫂子朱琳。

    朱琳今年二十三岁,出身于吉山朱家,人长得很漂亮,气质非常好,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见到她的时候,她眼角还有泪痕,连日来,冯远先是住院,接着又闹离婚,已经把她折磨的心力交瘁了。

    我仔细看了看冯家人,发现除了冯远兄妹之外,冯强夫妇和朱琳的眉心内,也出现了追灵火的火种,只是都没被激活。

    鬼使说,冯家这次是灭族之祸,我现在明白在这话意思了。

    的确,除了垂垂老矣的冯海之外,几乎冯家所有人的性命都捏在了那女阴阳师的手中。稍微处理不好,冯家真就是灭族了。

    见面寒暄之后,轮椅上的冯海拉住了我的手,激动的对我说,“吴峥少爷,谢谢您从上京赶来吉山救我孙子。我爷爷说,只有您能救冯远,能救我们全家,这件事,我们就拜托您了!您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是啊少爷!”冯强也说,“我们一切都听您的!”

    朱琳含着眼泪给我鞠了个躬,“吴少爷,求求您了……”

    “朱小姐不用这样”,我说着看冯海父子,“老爷子,冯先生,你们放心,我会尽力的。”

    “少爷,我们就冯远这一个儿子”,冯音的母亲周迪哽咽着说,“请您一定要治好他,要是他有个好歹,那我们冯家的香火就断了……”

    我点点头,“我尽力。”“好了好了”,冯音说话了,“爷爷,爸爸妈妈,嫂子,你们放心,回来的路上我已经见识过了,少爷老厉害了!他一定可以救我哥的!”

    她看看我,“少爷,咱们去病房,看看我哥吧。”

    “你在这等着”,我转身看看朱琳,“朱小姐,你带我去。”

    “好”,朱琳抹抹眼泪。

    冯音不解,“少爷,我不能跟着去么?”

    “你在这等着”,我说。

    “哦……”她有些尴尬,“那好吧……”

    我看看朱琳,“走吧。”

    “嗯”,朱琳点点头。

    我们一起来到冯远的病房外,朱琳推开门,领着我走进病房,来到了冯远的床前。

    床上的冯远脸色苍白,形容枯朽,一双眼睛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张着嘴巴,无力的喘息着。虽然虚弱不堪,但他依然很帅气,身材也很高大。

    我凝神一看,只见他眉心透出了一股火光,身上满是黑气,尤其手脚上,黑气特别重。这黑气是咒体,但是因为加了密咒的原因,所以我看不真切。

    我想了想,吩咐朱琳,“去门口等我。”

    “嗯”,朱琳噙着眼泪点点头,看了病床上的丈夫一眼,转身出去,把门带上了。

    我后退几步,略一凝神,观想现形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轻轻一弹。

    一道淡淡的金光飞到冯远身上消散了,顿时,咒体显现了出来。

    只见四个身穿大红嫁衣的长发女鬼,死死的压在了冯远的两肩和两胯上,其中两肩上的女鬼还掐住了他的脖子。

nb

sp;   冯远被这四个女鬼压的动弹不得,所以连呼吸都很困难了。

    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会,转身离开了病房。

    朱琳见我出来了,赶紧过来,“少爷,冯远他……”

    “带我去你们的婚房”,我说。

    “去婚房?”她一愣。

    “对!”我看着她,“不要告诉他们,你开车带我去,马上!”

    她明白了,点点头,“好!”

    我们没走来时的通道,从另一边通道上了一部货运电梯下楼,直接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我们找到她的红色玛莎拉蒂,开门上车,驶出了停车场。

    从医院出来后,她问我,“少爷,您说的婚房是指我们自己的房子,还是指冯家大宅,我们的房间?”

    “去你们自己的房子”,我说。

    “好!”她调转方向,玛莎拉蒂轰鸣着驶入大路,向海边驶去。

    冯远和朱琳的婚房位于吉山金域湾,是一座很漂亮的海边别墅,装修的十分豪华。

    进门之后,我直接上楼,来到了他们的卧室,径直来到了他们婚床前。

    朱琳见我动作这么快,不由得有些紧张,“少爷,这房子,有什么问题么?”

    我没说话,蹲下来,仔细看那床垫。

    她走过来,蹲下,问我,“这床有问题?”

    我看了一会,心里有数了,站起来,问她,“你们结婚前,在这办过一个party?”

    “对”,她站起来,“那是上个月三号的事,我们在这举行了婚前party,没请外人,来到都是我们的同学和朋友。”

    “张晓阳也来了吧?”我问。

    她低下头,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和张晓阳,关系怎么样?”我问。

    “我们从小就认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都是同学”,她苦涩的一笑,“她和冯远也认识很多年了,大家都是朋友,谁知道现在……”

    她眼圈红了。

    “那天她来的时候,是不是右手食指有伤,而且还没喝酒?”我问。

    她一愣,想了想,摇头,“我……我不记得了……”

    “其实这些事,我不用问你”,我顿了顿,掀开床上的红色被褥,露出了下面的四个红色纸人,“你自己看吧。”

    朱琳一惊,“这是什么?”

    “这叫纸鬼魇”,我说,“是张晓阳亲手剪的,上面还有她的血。那天她来参加party,趁你们不注意,把这四个纸人放到了你们的床褥下。冯远在婚礼上发疯,包括后来要和你离婚,这一切,都是张晓阳做的。”

    朱琳默默的看着那纸人,良久之后,深吸一口气,问我,“她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冯远和我离婚,然后娶她?”

    “对!”,我说。

    她苦涩的一笑,“她曾经为一个男人打过一个孩子,我问她那个男人是谁,她说什么也不肯告诉我……”

    她颤声问我,“少爷,那个孩子……不会是……冯远的吧?”

    我静静的看着她,没说话。

    她苦涩的一笑,泪如泉涌,“我懂了……”

群聊信息

  • CELEXA buy说道:

    My husband and i felt absolutely excited Edward could conclude his inquiry from your ideas he discovered from your very own site. It’s not at all simplistic just to be giving for free hints that most people have been making money from. And we all do know we have the website owner to be grateful to because of that. Most of the explanations you’ve made, the easy site menu, the friendships you can assist to engender – it’s everything exceptional, and it’s assisting our son and our family do think that content is cool, and that is extremely important. Many thanks for all the pieces! https://asendinamoxap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