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布局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9 布局

2020-07-01更新

    金域湾距离仁心医院并不算远,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回到仁心医院之后,我们乘货梯来到住院部,再次来到了冯远的病房。

    此时冯远身上的四个女鬼已经消失了,气息也明显比之前好多了,但是眉心内的火光却更强了。

    女阴阳师已经察觉到纸鬼魇被破开了,但她感知到的是,朱琳收拾房间,发现了那四个纸人,然后把纸人给烧了。朱琳心善,她的眼泪能辟邪,因此女阴阳师并没有产生怀疑,因而也就没有立即加重冯远身上的追灵火。

    “少爷,他好像好一些了”,朱琳有些激动。

    我看了冯远一会,看看朱琳,示意她跟我出来。

    朱琳点了点头。

    我们走出病房,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追灵火对人造成的损伤是不可逆的”,我看着她,“冯远身上的火种已经激活三天了,他的身体已经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但是眼下并不算严重。刚才你破开了纸鬼魇,那个女阴阳师并没有怀疑,所以她没有立即加重冯远身上的追灵火。”

    我看看表,“现在是十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就是午时了。到时候,她一定会激活追灵火,那时冯远会清醒过来,他会接着跟你闹离婚。”

    “那我该怎么办?”她问。

    “依着他”,我说,“他要离,你就跟他离,去民政局办手续。”

    她眼神一颤,“少爷,我……”

    “我知道你爱他,你放心,你们不会分开的”,我看着她,“这么做是为了麻痹张晓阳,争取时间。你先不要乱,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

    “嗯”,她平静了一下,噙着眼泪点点头。

    “你们去离婚的时候,民政局外会有很多记者”,我说,“那是张晓阳安排的,她要第一时间把你们离婚的消息公布出去,大造舆论。在记者们采访冯远的时候,他会跟那些人说,张晓阳怀了他的孩子,他不久之后就会迎娶张晓阳。你听到这样的话,不要往心里去,不管那些记者问你什么,你都不要说话,直接上车,回娘家。”

    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嗯!”

    “你回去之后,要安抚你父母和你哥哥,让他们不要着急,不要动怒,更不要收拾冯远”,我说,“把他们安抚住之后,今天晚上十一点,你一个人回冯家老宅,到时候,我在那等你,帮你们破开追灵火。”

    她认真的点头,“嗯!”

    “好,那就这样”,我说,“咱们去你爷爷的病房,跟他们说一下这个情况。”

    “少爷,您等等……”她犹豫了一下,问我,“冯远如果对记者说出那样的话,那他以后……还能回头么?”

    “你和冯远在一起几年了?”我问她。她低下头,“三年了……”

    “三年了,你该了解他的为人”,我淡淡一笑,“他是一个可以为了你,不惜得罪全天下的人,你信不过他么?”

    “可如果他对媒体说出张晓阳怀了他孩子这样的话,过后又不娶张晓阳,那在别人看来,他不就成了渣男了?”她看着我,“这对他的名声,对冯家的名声都造成很坏的影响,我担心到时候……”

    “吉山有三大家族,分别是张家,朱家和冯家”,我看着她,“你自己觉得,在吉山百姓们看来,这三大家族的公子小姐,哪个是最没知名度的?”

    “这……”她不解,“有关系么?”

    “你只回答我的问题。”

    她想了想,“那肯定是冯远了,他这个人性格太低调,不喜欢出风头,跟我哥他们一比,他还真是没什么知名度。”

    “这就是了”,我平静的一笑,“像你们这样的家族,就是没事,老百姓也能给你们编出点事来,以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既然如此,索性不如自己闹点事出来,这不是挺好么?”

    她不太明白,“闹点事出来?您的意思是?”

    “冯远肯定不会娶张晓阳,咱们这么做是为了破开追灵火”,我说,“他今天对媒体宣布要娶张晓阳,等于是先把势头造足了,势头越大,后面的文章

越好做,你懂么?”

    她摇头,“不懂……”

    “好吧……”,我清清嗓子,“你也不用懂,总之你相信我,我会让张晓阳搬起的这块石头,落回他自己的脚面上。你们之前的婚礼已经被她搅了,回头冯远会给你一个更好的婚礼,到时候你贤名远播,他浪子回头,两全其美。”

    “可是冯远他……”她还是担心。

    “我知道冯远把名声看的很重”,我说,“以名立世,而不为名所累,才能成大事。冯远还不成熟,让他经历这次历练,对他以后来说是好事。不然的话,冯家上百亿的资产,他是接不住的。”

    朱琳长舒一口气,“我懂了……”

    她看看我,“少爷,我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我想了想,叮嘱她,“追灵火的事,我只告诉了你,这个事要保密,不能让冯家其他人知道。还有刚才我交待的这些,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懂么?”

    “嗯!”她点头,“懂!”

    我点点头,“走,去找他们吧。”

    “好”,她说。

    冯海和冯远住的都在vip区,相隔不是很远,拐个弯就到了。

    自从我和朱琳离开之后,冯音就一直在门口焦急的等着,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见我们回来了,她一阵小跑来到我们面前,问我,“少爷,我哥咋样了?”

    “回去说吧”,我说。

    “好!”她点点头。

    冯海的vip病房内,冯海坐在沙发上,正在和儿子媳妇聊天,见我们回来了,他赶紧让儿子扶起自己,问我,“少爷,冯远他怎么样?”

    周迪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说出不好的话来。

    我走到冯海面前,扶着他,“老爷子,您先坐下。”

    “好”,冯海说,“少爷,你也坐,坐下说!”

    我和冯强扶他坐下,接着我在他身边也坐下了。

    “少爷,我儿子他……”周迪想问又不敢问,转头看向了儿媳妇。

    朱琳柔声安慰她,“妈,您别担心,听少爷的就行了。”

    周迪看看我,“少爷,您说,需要我们怎么做?只要能救我儿子,我做什么都行!”

    “阿姨,没这么严重”,我淡淡的说。

    周迪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不严重就好……”

    “你别打岔”,冯强说完看看我,“少爷,您说。”

    我看看他们,接着吩咐冯音,“你一会送我去酒店。”

    “好!”冯音点头。

    我转过来,看看冯海,“老爷子,没什么大事,一会冯远醒了,会闹点出格的事,您别往心里去。明天一早,我保证他能清醒过来。”

    “好!”冯海松了口气,“我听您的,不生气。”

    “少爷,我儿子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冯强忍不住问。

    “他会逼着朱小姐去离婚”,我说,“你们不要拦着,让他们去就好了。”

    “这……”冯强很为难,下意识的看向了朱琳。

    朱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爸爸,没事……我们听少爷的,按他说的办。”

    “哎……”冯强叹了口气,“孩子,委屈你了……”

    朱琳笑了笑,低下头,眼泪夺眶而出。

    周迪起身抱住儿媳妇,小声安慰她,“孩子,咱不哭……冯远是鬼迷心窍了,他会好起来的……”

    冯海愣了一会,看看我,“少爷,这事……”

    “您放心,不会有事的”,我说。

    他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那……好吧。”

    我微微一笑,站起来看看冯音,“去酒店吧。”

群聊信息

  • purchase finasteride说道:

    I am only writ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what a remarkable experience our princess undergone viewing your webblog. She picked up such a lot of things, with the inclusion of what it is like to possess an ideal teaching spirit to make the mediocre ones without difficulty master specified tortuous topics. You undoubtedly surpassed readers’ expected results. Thanks for rendering those useful, trustworthy, revealing as well as unique tips on your topic to Sandra. https://harrington-servic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