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阿步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6 阿步

2020-07-03更新

    来到外面一看,冯音还在昏迷中,朱琳经醒过来了,只是她很虚弱,无力的看着我,胸脯不住的起伏着,却说不出话来。

    我看了朱琳一眼,走过去抱起冯音,身形一闪,来到楼下,将她放到沙发上。接着我迅速回到楼上,把朱琳也抱了下来,放到了冯音身边。

    “这一切,只有你看到了”,我对她说,“不要跟他们说,我不想解释,懂么?”

    她喘息着,微微点了点头。

    我放心了,转身走到冯强夫妇身边,把他们也依次抱到了沙发上。

    朱琳默默的看着我,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

    追灵火对人的内气消耗极大,火种也是一样,没破开之前,他们不觉得累,现在破开了,他们的身体就吃不消了。

    我把周迪放到朱琳身边,接着对朱琳说,“你身体素质好,再过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动了,他们三个最多一个小时,也能醒过来。冯远已经没事了,你们今晚不要碰他,等他明天醒了,自己会下楼来的。那个女阴阳师抓了你们老祖爷爷,我现在得去救他,这件事你不要告诉他们,明天中午,你们一家人去酒店找我,剩下的事,到时候再说。”

    我拿出手机,打开地图,递给她,“张家大宅在哪?”

    她吃力的伸出手,拨了几下地图,点中了一个位置。

    我看了看,把位置记住了。

    “我现在去救你们老祖爷爷”,我说,“我要用一下你的车。”

    她无力的点了点头。

    我略一凝神,观想安神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轻轻探进了她的眉心。

    朱琳身子微微一颤,昏过去了。

    这样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就能照顾其他人了。

    我从她身上摸出车钥匙,转身走出别墅,来到她的红色玛莎拉蒂前,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缓缓地向门口驶去。

    门口的保安认识少奶奶的车,赶紧立正敬礼,打开了铁门。

    我坦然的把车开出冯家大宅,驶入大路,一脚油门,玛莎拉蒂轰鸣着向张家大宅驶去。

    约莫二十分钟后,我来到张家大宅门口,把车停下了。

    这是一座很大的庄园,占地约五六十亩,里面有三座别墅,还有配楼,花园,网球场等各种设施。诺大的庄园内灯火通明,却连一个保安都没有,大门敞开着,远处的网球场上,有一个纤细的身影,拿着刀,正在等我。

    我看了那身影一眼,把车开进庄园,来到网球场停下,开门下车,走进了停车场。

    女孩听到我的脚步声,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她看起来和我年纪相当,一头长发,腰肢纤细,一双大长腿,手中拿着一把武士刀,面容清冷,一身的杀气。

    我打量她一番,点点头,“真人比火团里漂亮。”

    “我叫阿步”,她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吴峥”,我说。

    “好!”她唰的一声抽出武士刀,将刀鞘扔到了一边,对我说,“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你破了我的追灵火,那我们就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如果我输了,我就放了冯云,自尽谢罪;如果你输了,你就离开吉山,不许再插手冯家的事。”

    “为什么我输了离开就行,你输了就要自尽呢?”我不解。

    “因为我从未输过”,她冷冷的看着我,“如果不是张小姐命令我不许伤害冯远,凭你,根本破不了我的追灵火!”

    我平静的一笑,“你很自信。”

    “你隐藏的很深,我也有多顾忌”,她盯

着我,“现在,你不用隐藏了,我也没有顾忌了,就让我们,公平的打一场吧!”

    我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她愤怒了,“打过才知道!”

    “我不想杀你”,我看着她,“你本来也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身上还带着追灵火的反噬。你现在跟我打,无异于自杀。”

    她冷冷一笑,盯着我默念咒语,眼中顿时闪出了幽蓝色的光,接着一声断喝,身形如电一般,瞬间来到我面前,挥刀向我砍了下来。

    她的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但她再快,也没有轻身符快。

    我身形一闪,来到了她的身后,躲过了她的劈砍。

    她一皱眉,敏捷的转过身来,刀锋化作一片白光,划向我的小腹。

    我迅速闪开,再次来到她的身后,伸手一推她的肩膀。

    她一个趔趄,接着腾空而起,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转身,武士刀如同银龙,直向我胸口刺来。

    我下意识的向后退出几米,躲开了她的刀锋。

    她落到地上,一声怒喝,挥刀再次向我扑了过来。

    这次我不躲了,身形一闪,瞬间来到她面前,左手一揽她的腰,右手按住她高高举起的刀柄向上一托,借着她的力,一下子将刀打飞了,同时将她的身体折成了一个C型,抓住了她的双手。

    她怔住了,吃惊的看着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我说过,你打不过我的”,我看着她,“算了吧。”

    “你!你放开我!”她这才反应过来,愤怒的说。

    我淡淡一笑,松开了她。

    她敏捷的退到几米开外,活动了一下肩膀,接着一声怒喝,又扑了上来。

    这次她不用刀,改用拳脚了,如同一只凶猛的小母猫,冲上来对我就是一顿猛攻。她拳脚凌厉,劲道十足,看得出来,空手道功夫很深。

    我并不急着还手,一边闪躲,一边后退,想看看她到底能有多厉害。

    就这样,我们从网球场的中间,一路打到了边缘,直到我的后背碰到了护网上。

    她见我无路可退了,一声大吼,一记手刀猛劈我的脖颈。

    我身形一闪,迅速来到她的身后。

    她一掌劈空,劈到了护网上,结实的护网生生的被她劈开了一道口子。

    她见没打到我,敏捷的转过身来,一记低腿,扫向了我的左腿外侧。我下意识的上步近身,一个贴山靠,肘击,腰撞,胯打,一齐招呼到了她的身上。

    樱花国小姑娘被我打的一声闷哼,腾空而起,撞到护网上被弹回来,重重的摔到地上,起不来了。

    “还打么?”我问她。

    她喘息了很久,吃力的爬起来,捂着胸口,痛苦的看着我,“你……你……”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一肘……

    我脸一红,清清嗓子,故作平静的看着她,“都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别打了!你把冯云叫出来,以后别给张家效力了,这事就这么算了。无冤无仇的,我也不想杀你……”

    “你有神足通,论武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她疼的一皱眉,无力的靠到护网上,喘息了一会,抬起头看看我,“我要和你……斗阴阳术!吴峥,你敢么?”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看着她,“何必呢?”

    “你敢不敢?”她大声问我。

    我静静的看了她一会,点点头,“好,那来吧。”

群聊信息

  • tadalafil cost说道:

    I am also writing to make you know what a impressive encounter my friend’s girl gained reading through your web page. She learned plenty of pieces, which include what it’s like to possess an amazing helping mood to let other folks smoothly know just exactly several impossible subject matter. You undoubtedly surpassed visitors’ expected results. Thanks for showing those valuable, trustworthy, revealing not to mention unique tips on your topic to Sandra. https://hillsdaledowcenter.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