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烈焰焚宅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4 烈焰焚宅

2020-03-09更新

    跟着周清来到客厅,分宾主落座,老头亲自给我们倒茶。

    客厅很宽敞,古色古香,家具全部都是楠木的,墙上挂满了字画,墙角山石花鸟,相映成趣,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沁人心脾。

    没有任何阴气。

    也没看到玉傀仙的身影。

    这说明老头人还不错,没在家里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周清倒好了茶,双手捧着递到我面前,“少爷,请!”

    “谢谢周老。”

    我双手接过来,喝了一口,不由得眉头一皱,不是一般的苦。

    周清又给赵飞,可儿递了茶。

    张二狗跟他很熟,自己主动上前端了过去。

    周清这才坐下,喝了口茶,接着一声长叹,老泪纵横。

    “周老,天就快黑了”,我放下茶碗,看着他,“咱们长话短说,您只告诉我,这玉傀仙,是不是在您的梦里和您有过肌肤之亲?”

    周清老脸一红,“呃……这个……”

    “哎呀你就别这个那个了!”老赵不耐烦,大手一挥,“你就说,想不想活吧?想活就实话实说!”

    周清尴尬无比,毕竟六十多岁的人了,当着一群年轻人承认这种事,总是有些难为情。

    尤其我身边还坐着一个可儿,她正好奇的盯着老头,等着他的回答。

    周清犹豫了一下,清清嗓子,深吸一口气,说,“是,我和那玉妖,确实在梦里有过男女之事……”

    “这东西您哪得来的?”我问。

    “是我……那个……从一个年轻朋友那,花一百万收来的……”,周清吞吞吐吐的。

    “那个朋友现在在哪?”我问,“能找到他么?”“他现在……现在……”周清冒汗了,“这个不太方便说……”

    “哎呦我的周老诶!”张二狗都急了,不住地拍大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刚才不还说,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们么?怎么这会又犹豫起来了?您这会就不担心您那灭门之祸了?”

    一提灭门之祸,周清脸色一变,顿时不犹豫了,“好,我……我说!那个朋友其实也不是朋友,他是我的一个学生,毕业后,去了西北考古。这块籽料,是他在一座古道观遗址的地宫里发现的。”

    “具体说说怎么回事”,我看着他。

    “好!”他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拉开了话匣子,“那是三年前的事了,他说是西北有个地方要建商场,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一座古庙,他们接到命令,就赶到那,进行抢救性挖掘。根据出土残碑上的铭文判断,那是一座北魏时代的道观遗址,他们在那发掘了一个多月,发现了一座地宫。”

    “地宫?”我心里一动,“然后呢?”“他们打开了地宫,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周清说,“根据周围的盗洞判断,应该是早就被盗墓贼洗劫过了。因为没出土什么有价值的文物,施工单位又催得紧,他们就放弃了。”

    “没这么简单吧?”可儿忍不住问。

    他看了可儿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苦涩的一笑,“是啊,没那么简单……要是他那天晚上不偷着回去,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些事了……”

    “他回地宫了?发现了什么?”张二狗问。

    “还用问么?”周清看他一眼,说,“就是那块籽料,他发现了那块籽料。”

    “哦……原来是个老物件啊……”张二狗明白了。

    “后来呢?”我问。

    “他觉得这籽料是个宝贝,就没上报,自己私藏了下来”,周清叹了口气,“半年前,他来找我,跟我说起了这个事,然后把籽料给我看。我一看,这可是个稀世之宝啊!一看之下,就放不下了。我问他多少钱,我要了!他说老

师面前他不谈价,我喜欢,多少钱他都没意见。于是我给了他一百万,把这籽料收了过来。万万没想到,就从当天晚上开始,诡异的事就来了……”

    “什么诡异的事?”可儿好奇的问。

    “我梦到了一个年轻姑娘,明明看不到她的五官,却就是知道她特别漂亮……”周清陷入了回忆,脸上的神情,既恐惧,又神往,“她是那么美,那么年轻,那么温柔,跟她在一起,我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几十岁,那感觉,如痴如梦,如醉如醒,有道是瘦影自怜清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啊……”

    赵土豪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老头子,那神情,仿佛在看情敌。

    周清回味着,神往着,半天才回到现实,无奈的叹了口气,“哎,她要不是玉妖,那该有多好……”

    “差不多就得了,就跟谁没睡过她似的,切!”老赵一脸醋意。

    周清老脸一红,清清嗓子,“呃,好,不说这个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说,“从那晚开始,我每天都梦到她,我们两个卿卿我我,恩爱非常,每天都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只羡鸳鸯不羡仙。这么过了几天之后,我这才察觉到不对。这种梦,偶尔一两次不稀奇,每天如此,还都是和同一个人,这就不正常了了。我连着梦了一个多月,之后这身体就有点吃不消了。于是我带着这籽料回了趟老家,去找了一位老道长,请他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道长看了之后,说这玉已经成精了,我梦见的年轻女子,是玉妖!”周清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他说这玉妖吸人血气,如果不赶紧处理,再有几个月,我会被她活活吸死。我死之后,这东西必然传给我儿子,孙子,那这玉妖就会继续祸害我的儿孙,直到我家家破人亡……”他看看赵土豪,面露愧色,说,“我问道长,该怎么处理这东西,但道长说,此物妖性极强,他处理不了,他说此物有来必有去,去之则不可令回还,他说一旦它再回我家,我家必有灭门之祸,除非遇上高人,否则难以化解!我还想问清楚些,道长摆了摆手,什么都不说了。我没办法,只好带着籽料回来了,当天晚上,那位道长就羽化了。”

    “羽化了?”我一皱眉,“他是怎么死的?”

    周清惨淡的一笑,“被火烧死的,一把天火,把他和他两个徒弟,都烧死了……”

    “去之不可令回还,否则必有灭门之祸……”,我猛地站起来,“子孙庙!他那是子孙庙!”

    周清一怔,跟着站起来,说,“对!您是怎么……怎么知道的?”

    “您那学生,是不是也认识那位道长?”

    “对,我带他去那烧过香”,周清说,“他和那道长……”

    “出去!”我厉声道,“大家赶紧出去,快!”

    赵飞,周清和张二狗都愣住了。

    可儿第一个反应过来,站起来拉着我和赵土豪就往外跑。

    “快出来!”我冲张二狗他们大吼。

    张二狗明白了,一个箭步窜过去,扛起周清就往外冲。

    几乎同时,一股烈焰从楼上冲下来,将我们刚才坐的地方,瞬间淹没了。

    先冲出来的我,赵飞和可儿,回头看着客厅内的火海,都惊呆了。

    “啊!”张二狗扛着周清,怒吼着冲出火焰,刚一到院子里,就把周清扔了出去,他嘶吼着,蹦跳着,拼命地拍打自己的肩膀。

    地上的周清惨叫连连,疼的满地打滚,身上冒起了浓烟。

    看到这一幕,赵飞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身边的可儿惊的捂住了嘴。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客厅。

    火海中,一个身影慢慢清晰起来,她赤裸着身子,浑身是血,漂浮在火中,正冲我微笑。

    而她的两只眼睛,全部睁开了。

群聊信息

  • buy cialis说道:

    I am just writ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what a outstanding experience my wife’s girl had using your web site. She mastered so many pieces, which included what it is like to possess an excellent helping nature to let other people with ease learn some specialized things. You truly surpassed people’s expected results. Thank you for producing these precious, trusted, informative and in addition fun tips about this topic to Lizeth. https://azzaroelectric.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