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许家大宅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0 许家大宅

2020-08-04更新

    傍晚时分,我们在金陵机场落地了。

    下了飞机之后,我让蒋柔先回去,然后带着可儿上了许家的车。

    从现在开始,这个事,蒋柔不能再参与了。

    从机场出来,我们直接来到了许家大宅。

    许家大宅位于金陵玄武湖附近,是一个占地十二亩的庄园,非常的豪气。到了这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许婉宁洗澡。

    这件事,要让可儿来做。

    “用冷水给她洗,重点洗双肩,前胸和腹股部位”,我吩咐可儿,“洗的过程中,她大部分时候回没有反应,而有些部位她会有强烈的反应。如果她吵闹,你就吼她,镇住她,然后记住哪些部位她有激烈反应,一会告诉我。洗完澡之后,用五雷之气封住她的眉心,之后你就别管她了,看她什么反应,一会一并告诉我。”

    “好!”可儿点头。

    旁边的冯蓉听了,不放心,忍不住问,“少爷,这是要做什么呀?”

    “是啊少爷”,许文舟也问。

    我看看他俩,淡淡的说了句,“救她。”

    “这……”许文舟看看冯蓉,接着问,“为什么这么做,能跟我们说说么?”

    “不能”,我说。

    许文舟楞了一下,随即说,“好,那我们不问了,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看看可儿,“带许小姐上楼吧。”

    “好!”可儿拉起许婉宁的手,领着她去楼上了。

    许婉宁神情木讷,浑身颤抖着,仿佛丢了魂似的。

    我转过来吩咐许文舟夫妇,“我们去外面等着,这房子里除了可儿和许小姐,不能有其他人。”

    “好!”许文舟说。

    我转身走出了许家大宅。

    不一会,许文舟夫妇和佣人们也都出来了。

    我们就在外面等着了。

    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天都黑了。

    佣人们窃窃私语,不时地偷着瞄我。

    有一个年轻姑娘,悄悄拿出了手机,偷偷的拍了几张我的照片。

    冯蓉眼尖,厉声道,“你干什么?”

    “啊?没……没什么……”姑娘吓了一跳,赶紧收起了手机。

    冯蓉快步走过去,一伸手,“手机拿来!”

    “太太,我……”女孩很害怕。

    “拿来!”冯蓉冷冷的盯着她。

    女孩犹豫了一下,只好把手机交给了冯蓉。

    “解开!”冯蓉严厉的说。

    女孩红着脸输入了密码,把手机交给冯蓉,羞愧的低下了头。

    冯蓉翻了翻手机,看看女孩,冷冷一笑,转身回到我们身边,把手机交给了许文舟,“你看看。”

    “许先生,太太,我错了!”女孩惭愧不已,赶紧道歉,“我以后不敢了,你们别生气……”

    许文舟看了看,一皱眉,把手机交给了我,“少爷,您看……”

    我接过来一看,只见女孩发了一个微博,内容是:金陵水郡事件的主角,那位神秘的小风水师又来金陵了,正在给我老板看风水呢!第一次看见真人,好帅啊!老夫的少女心啊……

    下面还有照片,一共九张,都是我。

    微博已经发出去了,而且已经有人评论,转载了。

    我把

手机还给许文舟,“没事,别为难她,把微博删了就是了。”

    “少爷,这会不会有影响?”许文舟担心的问。

    “会有一些,不过没关系”,我说,“这事瞒不住,也没必要保密。”

    许文舟沉默片刻,长出一口气,“那好吧。”

    他把手机交给冯蓉,“听少爷的吧。”

    “嗯”,冯蓉点点头,转身走到女孩面前,“你不想干了是吧?”

    “不不不!太太!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女孩慌了,“您别生气,我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冯蓉转身吩咐管家,“扣她一个月薪水。”

    “是!”管家说。

    女孩傻了,“太太,我……”

    我一皱眉,看了看身边的许文舟。

    许文舟会意,赶紧说,“蓉蓉,少爷说不让为难她,看在少爷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吧。”

    冯蓉看看我们,略一沉思,转身对女孩说,“你知道我们许家的规矩,这次我看在少爷的面子上不惩罚你。再有下次,你直就给我走人!”

    “是是!我知道!谢谢太太!谢谢许先生!”女孩感激又惭愧的看看我,“谢谢少爷!谢谢您……”

    她都快吓哭了。

    冯蓉把手机还给她,“把微博删了!”

    她转身回到了我们身边。

    女孩哆嗦着删掉了微博,抱着手机,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姑娘在许家虽然是做佣人,但月薪高达两万,她实在是怕因为这点事而丢了这份工作。许家的待遇高,规矩也大,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许家里的工作人员泄露许家的秘密,一丁点都不行。

    女孩不是不懂这个规矩,只是她刚才见到我,虚荣心作祟,一时没忍住就偷拍照片,发了个微博,结果就被冯蓉发现了。

    其实我并不介意,因为这事根本瞒不住,那老头的孙子并非等闲之辈,冯家的风吹草动,他都了如指掌。

    所以这个事,等于是光天化日下的斗法,他想拦着,那就来拦好了。

    我根本不在乎。

    许文舟不住地看表,实在是等的心焦了。

    “少爷,这都两个多小时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他问我。

    “不会”,我说。

    “可是时间太久了呀……”许文舟焦急的说,“洗个澡而已,两个多小时了……”

    我看他一眼,“你是信不过我?”

    许文舟一愣,“不不不,不是信不过,您别误会!我信任您,绝对信任您!”

    “既然信任我,那就耐心等着”,我说,“许小姐中的是命魇,破解起来很难,我们必须步步谨慎。你这么浮躁,指手画脚的,出了事,谁负责?”

    许文舟脸一红,“对不起少爷,我没想干涉您……我知道错了,我不着急了……”

    冯蓉一看,赶紧打圆场,“对对对,我们不急,我们听少爷的,少爷说没事,婉宁就一定不会有事……”

    我看她一眼,淡淡一笑,没说话。

    俩人有些尴尬,互相看了看,只好耐心等着了。

    又等了几分钟。

    门开了,可儿出来了。

    许文舟夫妇一看,赶紧迎上去,“可儿小姐,怎么样?”

    可儿没理他们,走到我面前,“少爷,情况不太对劲,您去里面看看吧。”

群聊信息

  • buy risperidone说道:

    Thank you for your entire labor on this web site. My mom really loves managing investigations and it is obvious why. My partner and i learn all regarding the lively tactic you produce sensible things through your web site and in addition invigorate response from the others on the situation then our favorite princess is truly starting to learn a whole lot. Take advantage of the rest of the year. You have been doing a stunning job. https://risniarisperido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