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血面魇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6 血面魇

2020-08-04更新

    她的脸变成了青紫色,嘴唇青黑,一双眼睛已经充血,变得血红了。

    冯蓉是个美女,长得非常漂亮。

    可正因为她很漂亮,所以当她变成这样子后,看上去才更加的骇人。

    她看着地上的许文舟,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声,令人发毛。

    许文舟吓得不住地往后蹭,嘴里不住地叫喊着,“啊!啊!……”

    “少爷,她这是怎么了?”可儿问我。

    我仔细看着面前的冯蓉,发现她除了脸上变了之外,左胸心脏部位还隐隐的透着一股若隐若现的煞气。这煞气不是普通的煞气,里面凝结有念力,且非常的强劲。

    我一皱眉,“换移之术……”

    “换移?”可儿一愣,“靳磊是雷霄派弟子?”

    我看她一眼,略一沉思,走过去扶起瘫软的许文舟,转身下楼。

    走了几步,惊恐的许文舟突然反应过来,拉住我,“少爷,救救蓉蓉!救救蓉蓉啊……”

    “你在这守着,别动她,我马上回来”,我吩咐可儿。

    “好!”可儿说。

    “少爷,您救救她!救救她啊……”许文舟都快哭了。

    我将他扛起来,大步下楼下走去。

    来到客厅,我将他放到了沙发上,掐指诀按,将一道安神符打进了他的眉心。

    许文舟身子一颤,瘫软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说不出话来了。

    管家凑过来,心急如焚,“少爷,怎么许先生也……”

    “他没事,去给他倒杯水来”,我吩咐。

    “哦,好!”管家转身去倒水了。

    我叮嘱沙发上的许文舟,“我去救你老婆,你在这别动,不管听到楼上什么动静,都不能上去!知道吗?”

    他惊恐的点了点头,“知……知道……”

    “这可不是儿戏”,我盯着他,“昨天下午,不让你们进来,你们偏要闯进来,如果这次你还那样,你老婆就没命了!”

    “我不敢了……不敢了!”他赶紧说,“少爷您放心,我这次真的不敢了!”

    我看他一眼,转身上楼了。

    来到楼上一看,冯蓉又转过身去了。

    “少爷,她到底怎么回事?”可儿不解的问。

    “她中了血面魇了”,我说。

    “血面魇?”

    “这种魇非常的厉害”,我说,“中魇的人,面青紫,唇青黑,双眼充血,无意识,如傀儡,命悬一线。现在冯蓉的命捏在了靳磊的手里,他只要念个咒语,冯蓉立时就会没命。”

    “他这是想逼我们放手”,可儿看着我。

    “对!”我点头,“他怕只用血面魇不保险,又用换移之术捏住了冯蓉的心脏。一般来说,破镇魇不能破法术,破法术就不能破镇魇,两者必有个先后。他是想告诉我们,如果破血面魇,他就换掉冯蓉的心脏;如果破换移之术,他就杀掉冯蓉。”

    “那我们怎么办?”可儿问。

    “简单”,我说,“用个防护阵,把冯蓉隔离出来就没事了。”

    “隔离出来?”她一愣。

    “血面魇和换移之术,本质上都是法术”,我说,“防护阵能切断冯蓉和靳磊法坛之间的关键,联系一旦断开,法术也就失效了。”

    “靳磊想不到这点么?”她问。

    “他不懂阵法”,我看看表,“咱们不急,多耗他一会,等到十一点半,再动手。”

    “耗他?”

    “他现在坐在法坛上,同时用了两种法术”,我会心一笑,“让他多耗一会,两个女孩子也就能多休息一会了。”

    可儿恍然大悟,“我懂了……”“咱们别在这待着了”,我一指旁边的一个卧室,“去屋里坐会,十一点半再来救人。”

    “好!”她点点头。

    我们看了一眼面壁的冯蓉,转身走进旁边的卧室,把门关上了。

    这个卧室不算大,是个客房,有沙发。

    我们来到沙发前坐下,耐心的等着了。

    可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少爷,靳磊用换移之术真的可以把冯蓉的心脏换掉么?”

    “可以。”

    “那他为什么不用这法术来救那个女孩子?”她不解。

    “那女孩得的是癌症,已经扩散了,现在身体非常的虚弱”,我说,“靳磊不可能用换移之术把女孩的内脏全都换掉,那样女孩根本受不了。而且换移之术不能连续使给同一个人使用,两次之间,至少要隔开两个月以上。那姑娘,没那么多时间了……”

    可儿点点头,“难怪了……”

    “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救那姑娘”,我说,“在他看来,现在已经是胜利在望了,只要坚持到明天下午,那女孩子就不会有事了。所以他现在豁出去了,许婉宁不能杀,他就对冯蓉下手,让我们有所顾忌,这手围魏救赵,用的也算漂亮了。”

    “也就是说,他今天可能不动许婉宁,但会不断的对许家其他人下手?”可儿问。

    “有这个可能”,我说,“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止是许婉宁,许家其他人有事,我们也得救。所以这个事我们不能急,救人救的越快,出事的人就越多。现在是冯蓉,下一个也许就是许文舟了。”

    “嗯,我明白了”,她点点头。

    正说着,外面的冯蓉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可儿一皱眉,下意识的想起来。

    我伸手拦住了她,“坐下!”

    可儿轻轻出了口气,点点头,重新坐下了。

    “时间不到,我们不出去”,我看看表,“接下来,是考验许文舟的时候了。”

    “考验他?”可儿不解,“怎么说?”

    我玩味的一笑,“等着看吧。”

    可儿看了一眼房门,默默的点了点头。

    外面,冯蓉疼的蜷缩在了地上,不住地求助,“救救我……你们救救我……老公……老公……我心脏好难受……你们救救我啊……”

    我和可儿都没动。

    楼下的许文舟听到这话,想上楼,又不敢上来,一时心急如焚。

    “老公……我好难受……”,冯蓉哭了,“我心脏好难受……救命……救命啊!求求你们……我不想死……救救我……救救我……”

    可儿神色凝重,小声问我,“少爷,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我淡淡的说。

    “那咱们……”她本能的站了起来。

    我一摆手,示意她坐下,别管。

    可儿犹豫了一下,只好又坐下了。

    “老公……老公……文舟……救……救救我……”冯蓉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昏死了过去。

    许文舟终于忍不住了,噔噔噔冲上楼来,一声惊呼,“蓉蓉!”

    他过来抱起冯蓉,“你醒醒!醒醒啊!吴峥少爷!吴峥!你们在哪啊?”

    可儿看看我,“少爷……”

    我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

群聊信息

  • cheap olanzapine说道:

    Thanks for the advice on credit repair on this excellent site. Some tips i would tell people should be to give up this mentality that they may buy currently and fork out later. Being a society many of us tend to make this happen for many issues. This includes vacation trips, furniture, along with items we’d like. However, you’ll want to separate your current wants out of the needs. If you are working to boost your credit score actually you need some trade-offs. For example you’ll be able to shop online to save cash or you can look at second hand merchants instead of high-priced department stores pertaining to clothing. https://zyprexaolanzap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