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一时之气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1 一时之气

2020-08-04更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二十年前,许文舟的爷爷用过河拆桥的办法,保住了一半的家业。

    但现在,这法子,不灵了。

    离开许家大宅之后,我心情好多了。

    蒋柔问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儿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给她讲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蒋四小姐怒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她愤怒的说,“您和可儿上午才救了他们的命,下午他们就忘了?许婉宁昏迷了那么久,一直神志不清,突然醒了胡说八道,他们怎么就一点都不觉得怀疑?”

    “许文舟是墙头草”,我说,“他所谓的信任,根本经不住哪怕一丁点的考验。许婉宁突然醒过来,他不是没怀疑,但是许婉宁几句话,他就深信不疑了。靳磊很了解他们,这一手,打的非常精准,他们想不中招都不可能。所以,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们。”

    “您怎么还为他们说话呢?”可儿气不过,“您没看出来么?那杀手是许文舟命令姓周的安排的!他要杀我们!”

    “我当然看出来了”,我说,“他给我打电话之前,就安排好了,他心疼那一亿九千万祈福,但又不好意思要回来,因为怕得罪四小姐。所以他就让周管家安排杀手,杀了我们,来出这口气。”

    “那您还为他们说话?”可儿不解,“这样的恶心的人,就该让他们家灭门!”

    “话不能这么说”,我看着她,“咱们是来办事,不是来怄气的。在酒店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忘了?”

    可儿犹豫了一下,“没忘……”

    “既然没忘,就不要生气了”,我摸摸她的头,“事情虽然有些让人不痛快,但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并没有失控,所以,不要这么激动……”

    可儿轻轻出了口气,默默的点了点头。

    “许文舟说他爷爷如何如何的,闹了半天,他比他爷爷还过分!”蒋柔冷笑,“难怪我爷爷说许家人不可信,现在我是明白了……”

    “你爷爷是不是批评你了?”我问。

    她有些惭愧,点点头,“嗯,爷爷昨晚严厉的批评了我,说我不该把您拉进许家这浑水中……他说当年许家差点灭门那件事,他其实是了解一些内情的,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内情?”可儿眼睛一亮,“什么内情?”

    “爷爷说当年许家出事的时候,许老头曾经给我爷爷打电话,请我爷爷帮帮他”,蒋柔说,“我爷爷于是就给林爷爷打了个电话,问林爷爷能不能来帮帮许家。结果林爷爷对我爷爷说,许家的事是家贼作乱,而且这个家族没有德行,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跟这样的家族,做生意可以,但绝不能沾风水上的事,不然必为他们所害。林爷爷还说,不久之后,会有人出面帮许家,但这个人下场不会很好。我爷爷听了林爷爷的话,当即就给许老头打电话,说这件事太复杂,爱莫能助,推掉了。”

    “原来是这样……”可儿看看我。

    我平静的点了点头。

    蒋柔叹了口气,抱歉的从后视镜里看我一眼,“爷爷说我太轻率了,他说许家当年就害过帮他们的人,这次,八成也会对少爷您不敬。所以他让我们五个今天一起来,为的就是让许文舟明白,您是我们蒋家的恩人,告诫他不许胡来。可谁想到,他还是过河拆桥了……”

>
/>
    她顿了顿,“少爷,这事您别管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二十年前,靳磊的爷爷靳文帮他们避免了一场灭门之祸,然后他们恩将仇报,将老头打成了重伤”,我淡淡的说,“现在,靳磊利用他们这过河拆桥的基因,反过来断了许婉宁的生机,也算是为他爷爷出了气了……”

    “您还想继续救许婉宁?”蒋柔问。

    “我收了这份钱,就得救下她的命”,我转头看向外面,“这是我们吴家的规矩,这个不能破……”

    蒋柔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懂了……”

    可儿想了想,问我,“少爷,许文舟刚才追出来,什么意思?”

    “靳磊把法术撤了”,我说,“在撤之前,他利用许婉宁,对许文舟夫妇说了句话。”

    “什么话?”可儿问。

    “他说的什么?”蒋柔也问。

    “他说许文舟,你们家都是贱种,就该被灭门”,我说,“说完她就笑了,然后吐了一大口血,昏死过去了。”

    可儿呵呵一笑,“他把我想说的说了。”

    “靳磊为什么要这么说?”蒋柔不解。

    “他这么做,本意是为了逼我放手”,我说,“可是当他看到许文舟夫妇那么对我们之后,他想起了他爷爷。他也是风水师,见到这样的事,心里也是看不过去的。我们离开许家之前,说好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靳磊知道,作为一个风水师,我是不会再管许家的事了。他放心了,所以他就把这话跟许文舟说了,不说,他不痛快。”

    “我懂了……”,蒋柔点点头,“看来这个靳磊,也是个性情中人。”

    “风水师都比较单纯”,我说,“偏重术理的风水师,为人往往比较理性;而偏重法术和镇魇的风水师,为人就比较性情了。靳磊人不坏,他这么做也有自己的苦衷。为了阻止我们救许婉宁,他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现在目的达到了,他反而心里空落落的,觉得对不起我们了。”

    我转头看着外面,平静的一笑,“他火候还是差一些,他不该说那话,说的太早了……”

    “太早了?”可儿不解,“那他应该什么时候说?”

    “那话就不该说”,我说,“说出来解一时之气罢了,有什么用?而且他这么一说,许文舟知道自己上当了,今晚肯定又要来找咱们,弄不好,咱们这晚饭都吃不好了。”

    可儿想了想,看看蒋柔,“哎,四小姐,你们安排的什么地方?”

    “金陵王朝”,蒋柔说,“那是咱家自己开的会所,算是金陵城最好的了,会员制,您放心,许文舟他进不去的。”

    她看看我,“少爷,您看可以么?”

    “可以”,我说。

    “那我就放心了”,蒋柔笑了,“不开心的事不想了,咱们今天好好玩!”

    “好!”我俩也笑了。

    这时,许文舟打电话过来了。

    我挂了电话,接着把手机关掉了。

    “这件事,先别跟老爷子说”,我吩咐蒋柔。

    “好,我明白!”蒋柔说。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转头看向外面,继续看风景了。

群聊信息

  • cheap vardenafil说道:

    Thank you for every one of your labor on this web site. My daughter really loves making time for investigations and it’s really obvious why. Most people learn all regarding the lively mode you present reliable tactics through this web site and even inspire participation from some others on the point then our favorite princess is really starting to learn a whole lot. Take advantage of the rest of the year. You are always doing a splendid job. https://joneslawncarela.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