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我都听到了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32 我都听到了

2020-08-04更新

    “他没伤着你吧?”楚杼赶紧问。

    “没有”,楚灵珑说,“谢谢三位伯父。”

    楚梁和楚极互相看了看,下意识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我收了藏形咒,显出了身形。

    楚灵珑也变回了自己的样子。

    我们重新来到沙发前坐下,楚极让佣人重新上了几碗新茶。

    “幸亏有少爷和可儿小姐相助”,楚梁心有余悸的说,“不然,真的没法收场了。”

    我看看楚灵珑,“应该说,是灵珑大智大勇,临危不惧。”

    “其实不是什么临危不惧”,楚灵珑有些不好意思,“上次在铜羽山,楚辉就这么诈过我们。当时哥哥和可儿姐姐保护着我,一动不动,他诈了几句之后,也就算了。我是因为那天的经历,所以断定他今天又想故技重施,所以就没害怕。”

    “原来是这样……”楚杼明白了。

    楚灵珑看看我,“哥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楚辉他们已经走了,但小区外还有他们的人在监视”,我说,“今晚咱们就住这里,明天休息一天,晚上直接去楚家老宅,参加继位大典。”

    “嗯!”楚灵珑看看三位伯父,“那就这么办。”

    “好!”楚梁等人说。

    ……

    吃过晚饭之后,楚极给我和可儿安排楼上最好的客房。

    他们几个人还要聊一些楚家的内部事务,我和可儿不便多听,于是起身上楼,回房休息了。

    晚上很平静,没有任何事发生。

    凌晨五点多,西京的天还很黑,我搂着可儿睡的正香。

    这时,楼道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我和可儿同时醒了。

    “外面有人……”可儿小声说。

    我没说话,仔细听着外面的脚步。

    脚步声随即消失了。

    外面安静了。

    “是灵珑”,我小声说。

    “她怎么不睡觉?”可儿纳闷。

    “她是来找我的”,我坐起来,拿过衣服,“我去看看。”

    可儿坐起来,拉过被子盖住赤裸的身子,“我和您一起去吧?”

    “不用,你睡吧,我一会就回来”,我穿上衣服。

    “嗯”,她重新躺下了,静静的看着我。

    我穿好衣服,低头吻了她一下,转身走出了客房。

    来到外面一看,楼道里果然是楚灵珑。

    “哥哥……”,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小声问,“怎么起这么早?”

    “我没睡”,她说。

    “睡不着?”

    “嗯!”

    “哦……”我轻轻出了口气,“那行,我陪你聊会。”

    她看看我身后的房门,“可儿姐姐……”

    “没事,她不会介意的”,我说,“走吧,咱们去楼下。”

    “我想去我学校”,她说。

    “学校?”我一愣,“这会去那干嘛?”

    “我想去操场上坐一会”,她看着我,“哥

哥,你陪我去,好么?”

    我略一沉思,“好!”

    “谢谢哥哥”,她笑了。

    她拉住我的手,我俩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一座操场上。

    这是西京某重点中学的操场,修的很大,很现代化。

    此时的天虽然还没亮,但操场上已经有多学生在活动了。

    我们走上看台,找了个两个位子,坐下了。

    她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吐了出来。

    “你是紧张么?”我问她。

    “紧张,也害怕”,她说。

    “紧张是正常的”,我看着她,“怕就没必要了,我和可儿会保护你的。”

    她低下头,沉默不语。

    “怎么了?”我问。

    “和楚桓决斗,我是很紧张,但我并不怕”,她抬起头,看着远处,“他杀了我爸爸妈妈,毁了我的家,我现在只想把他碎尸万段,哪怕同归于尽,我都不在乎。”

    “那你怕什么?”我问。

    “我怕未来”,她转头看着我,“哥哥,你昨天也看到了,无论是楚龙太爷爷,我姑姑还是三位伯父,一个个都城府那么深。他们所谓的支持我,其实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都是在我和楚桓之间反复衡量之后,才做出的选择。哥哥,我才十六岁,我能是他们的对手么?”

    “可是你昨天表现很不错呀”,我说。

    她无奈的一笑,“那都是哥哥你教我的,我只是在鹦鹉学舌而已。”

    “话不能这么说”,我看着她,“那些话我可以教你,但是你能收服楚桃,靠的却是你自己的能力。你也说了,你才十六岁,不要着急,给自己点时间,你一定能行的。”

    “我真的行么?”

    “所谓家主,其实就是家族利益的维护者”,我说,“楚龙太爷爷也好,三位伯父也好,他们在你和楚桓之间选择,所考虑的必然是自己的利益。你还小,面对这些,心理上可能还有些不适应。但是,这就是现实,你长大了,总要面对这些的。”

    “可是我很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无助的看着我,“昨晚和三位伯父聊了很多,虽然他们表现的很忠心,说的全是为我考虑的话,但我不傻,我听得出来,他们无非是想对我施加影响,让我将来依靠他们,重用他们,给他们执掌楚家的各种权力。我当时不动声色,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点头称是,其实我是心里很慌。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心里踏实,我知道如果我做错了,你会提醒我。可是哥哥你和可儿姐姐上楼之后,我心里就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们,我只能点头……”

    她苦涩的一笑,“后来回到房间,我越想越怕,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看到自己变成了他们的傀儡,任他们摆布。哥哥,没有你,我镇不住他们,我该怎么办啊?”

    我明白她的意思了。

    但我不能主动说出来。

    我静静的看了她一会,问她,“那你觉得,怎么样才能心安?”

    “哥哥,你能留下来帮我么?”她无助的看着我,“我可以把楚家的江山分三分之一给你,你留在西京帮我,好么?”

    我平静的一笑,没说话。

    她犹豫了一下,“你想看楚家的圣物,对么?可以!我明天就带你去,你可以随便看!”

    我一怔,“你……”

    “昨天在山上,那位姐姐和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她看着我,“哥哥,我答应你!但是……求你也答应我,好吗?”

    我无言以对了。

群聊信息

  • prescription for psoriasis说道:

    Today, with the fast lifestyle that everyone leads, credit cards have a huge demand in the economy. Persons from every field are using the credit card and people who are not using the card have lined up to apply for one.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ideas on credit cards. https://psoriasismedi.com prescription for psoriasis https://psoriasis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