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青龙衔血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6 青龙衔血

2020-03-13更新

    天亮后,我们离开东平,启程回燕京。

    路上,老赵悄悄地告诉我,他把那块籽料又从张二狗手里买回来了。

    “你还买回来干什么?”我不解。

    “我想找人打磨一下,送给您”,他说,“那姑娘不错,留个纪念吧。”

    “那是两码事”,我说,“你忘不了她,就自己留着吧。”

    老赵笑了,“人家姑娘不是说了么?我睡的是陈幼微,您睡的才是她,姑娘是干净的,您不用怀疑。少爷,这块籽料能出好东西,您看您是要玉坠呢?还是要一对小镯子?或者是要指环?”

    我没说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见我不说话,继续说,“您看啊,玉坠呢,您可以自己戴;小镯子以后可以送女朋友;要是指环呢,那就自己用或者送人都行了。我的意思呢,姑娘虽然不在了,可那籽料上的仙女还在,不如把它切下来,做一个玉坠,您看怎么样?”

    “你别一口一个姑娘不在了,干嘛非要说的这么煽情?”我无奈,“她不是姑娘,她只是块通灵的玉,成了灵体而已。”

    老赵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颇有深意的一笑,“少爷,我总觉得,您和她不会就这么结束了,你们的缘分,没这么浅。这样吧,这事我看着办,不过您别误会,这不是请您办事的报酬,这就是个小礼物,是我的一片心意,行么?”

    我要是再说推辞,就有点矫情了。

    “好,那谢谢你了”,我对他说。

    老赵很严肃,“少爷,您可是我的偶像,要是这么客气,那我可就伤心了啊!”

    我平静的一笑,“好吧。”

    “这就对啦!”老赵笑了,吩咐可儿,“可儿,给你放一个星期的假,休息好了再上班!”

    “好啊!”可儿很高兴,问我,“少爷,您这几天有事么?要是没事咱出去玩啊?”

    “我就不去了”,我打了个哈欠,“回去得睡几天……”

    “那您今晚会不会头疼?”可儿担心的问。

    “我也不知道……”我看着外面,“不用担心我,你也辛苦两天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可儿欲言又止,轻轻咬了咬嘴唇。

    老赵看看我俩,会心一笑,“那什么,今晚我请客,喊上我妹,咱们吃火锅去!好好庆祝一下!”

    我没说话。

    可儿看看我,“少爷?您的意思呢?”

    我微微一笑,“好!”

    可儿也笑了,“嗯,那我选地方,今天晚上,好好宰飞哥一顿!”

    “臭丫头!说的我好像很小气似的!我让你吃过亏么?”老赵不爱听了。

    “切!你以为你不小气?昨天路上吃饭还是我花的钱呢?你都没给我报销!”可儿针锋相对。

    “嘿!来劲是吧?报销!一会就给你报销!你休完假别回来了,开除你了!”

    “开除就开除!我现在有二十万了,本姑娘自己创业去!”

    “就你?呵呵!”

    “呵什么呵,你那点本事,我早就学会了!我是猪八戒撂挑子,不伺猴了!”

    ……

    俩人又开始了。

    我听着他们吵架,心里特别的踏实。

    回到上京后,老赵把唐思佳喊了过来,我们一起吃了顿火锅。吃完饭,可儿自己打车走了,唐思佳把我送回了家里。

    我泡了壶茶,想和她说说话,可是等茶倒上之后,足足十多分钟,我一句话也没说。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唐思佳看出我有心事,她起身来到我身边坐下,问我,“怎么了?”

    “我……我那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怎么了?”她认真的看着我。

    我脸上火辣辣的,红着脸看她一眼,“我那天晚上梦到了玉傀仙……”

    “然后呢?”她问。

    “然后……然后……”我低下头,尴尬的一笑。

    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聊,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唐思佳冰雪聪明,很快就明白了,“你和她不会……那样了吧?”

    我沉默良久,摇了摇头,“没那样……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说说……我没别人可说,只有你了……”

    唐思佳温柔的一笑,“好,那你就和我说说吧。”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从那天和可儿去老赵家开始说起,把后面这两天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和她说了一遍。

    唐思佳认真的听着,始终没打断我。

    说完之后,我觉得心里轻松了。

    “你会不会笑话我?”我红着脸问。

    唐思佳轻轻一笑,“你该谈个女朋友了……”

    我摇头,“我没有女朋友,没那个机会,也没那个想法。我只是觉得,这件事让我有些失落,就好像……有些本该属于我女朋友的宝贵感觉,却被她给提前消耗掉了。所以心里有些难受,却又说不出来怎么个难受法……”我无奈的一笑,眼睛湿润了。

    “作为风水师,你很了不起,真的”,唐思佳认真的看着我,“但作为一个男孩,你才仅仅十八岁,十八岁呀……”

    她拉住我的手,“别想那么多,恋爱的感觉是模仿不来的,更何况是初恋?那位玉儿姑娘只是触动了你的善良而已,你的爱情只属于你和你未来的女朋友,谁也没办法提前消耗,她也不可能做到。相信我,会好起来的,好么?”

    我含着眼泪,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凑过来,心疼的将我抱住了。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也终于面对了自己的脆弱。我承认,那少女最后的一番话,确实是触动了我,我很同情她,很为她惋惜。我确实也动过念头,想停下阵法,但我不能拿众人的生命开玩笑,而就在我纠结的时候,她消失了。那一刻开始,惋惜和自责之外,我莫名的有些怅然若失。这种情绪深埋心底,折磨了我整整一天。

    现在我说出来了,心里也就释然了。

    玉傀仙的事,正式办完了。

    唐思佳陪我住了一晚,当然了,我们是分开睡的。睡到半夜,我头很疼,但我没惊动她,自己坐起来,调内气疗伤,过了很久才又睡着。第二天,她起早给我做好了早餐,陪我吃完之后,这才去公司了。

    她走了之后,我睡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

    开机一看,唐思佳给我发了好几条信息。

    我一一给她回复了,接着起身下床,走进了浴室。

    从林夏来过之后,我就想研究那半本书上的秘术,之前是因为没钱吃饭,所以不敢开始。现在我卡上有一百七十万,温饱解决了,我也该好好研究爷爷留给我的天机秘术了。

    我准备好好洗个澡,吃碗方便面,然后就开始学习。通过唐思佳和赵土豪的这两件事,我认识到自己最大的不足,在于内功修为不够。修炼那半本书上的秘术,应该可以让我的内功提高几个层次,那样的话,以后办事就不用总头疼了。

    我越想越兴奋,就像要去约会时的,特别开心。

    正洗着,外面有人敲门。

    我一愣,拿过浴巾擦干身子,穿好衣服,来到门口一看,外面站着几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这几个人一身豪横之气,为首的男人留着胡子,带着金耳环,虽然带着墨镜,我也能看到他眉心的神光。

    这人煞气很重,有青龙衔血之相。所谓青龙衔血人横勇,马头带箭出将门,凡是有青龙衔血之相和马头带箭命格的人,势大煞重就是军界人物,势小煞弱者,就是江湖中人了。这人煞重势小,为寄人篱下,为人出生入死之命,所以,他只能是个江湖人物。

    可问题是,江湖人物,找我干嘛?

    我伸手打开门,“你们是?”“是吴峥少爷吧?”男人平静的问。

    “是我”。

    男人摘下墨镜,冲我伸出手,“吴少爷您好,我叫陈超,我们董事长想请您喝个茶,您看方便么?”

    “你们董事长?”我一愣。

    “我们董事长叫郭政,是东阳建工集团的掌门人”,他说。

    “他找我有什么事么?”我问。

    陈超微微一笑,“少爷放心,董事长没有别的意思,请您过去,就是想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而已。”

    他说的很平静,但他的眼神却告诉我,他老板找我绝不是交朋友那么简单,应该是遇上十万火急的事了。

    爷爷常说,救人之急,是风水师的本分,看来我的学习,只能再推后几天了。

    我略一沉思,点了点头,“你们得等我一会。”

    “好的少爷”,陈超松了口气,“我们在楼下等您。”

    我没再说别的,关上门,转身回到卧室,准备换身衣服。

    这时,外面突然一阵狂风吹过,邻居家的鸽子砰地一声撞到了我的窗户上。鸽子扑腾了几下,飞走了,窗户上却留下了一片血。

    我心里一动,顿时明白了……

群聊信息

  • cheap ABILIFY说道:

    I’m also commenting to let you be aware of of the excellent discovery my child encountered checking your blog. She came to understand a wide variety of details, most notably how it is like to have a marvelous coaching heart to get folks quite simply grasp chosen hard to do subject areas. You really exceeded our expectations. Many thanks for giving the insightful, healthy, educational and as well as easy thoughts on the topic to Jane. https://abilifyaripiprazoles.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