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金家人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6 金家人

2020-08-16更新

    “吴峥哥哥,怎么了?”安雨担心的问。

    “是啊少爷,您明白什么了?”可儿也问。

    “我感知到的是金文龙跟九叔九婶说的那些,而不是当年的真相”,我看着伊和初雪,“金文龙说,是你主动和金阿二订立的契约,但事实是,这契约,是金阿二主动要求的。”

    伊和初雪没说话,点了点头。

    可儿和安雨互相看了看,接着一齐看向伊和初雪。

    “那当初毁船的那个漩涡,也不是你造成的了?”我问。

    “那是一只千年鱼妖,他要来夺我的神庙”,伊和初雪冷冷的说,“他被我打败了,逃跑的时候,激起了那个漩涡,这才毁了那艘船。”

    “那你要龙凤血祭干什么?”我皱眉,“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那些孩子?”

    “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保护金家,给与他们两百多年的富贵?”伊和初雪反问我。

    我一愣,竟无言以对。

    她冷冷一笑,“我独自在海底一千多年,我有无上轮回密法,有海底龙脉,我还需要血祭么?”

    “既然不需要,那你为什么还要金阿二献祭?”可儿忍不住问。

    “因为……我想要孩子……”伊和初雪的眼中闪过一阵落寞,苦涩的一笑,看看我,“吴峥,你的神通感知不到么?”

    我心里一震,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你和我老祖……”

    “吴峥哥哥,怎么回事?”安雨问。

    可儿也看着我,等着我回答。

    我看看她俩,清清嗓子,“她怀了老祖的孩子,但因为修炼,所以……”

    可儿和安雨都愣住了。

    伊和初雪痛苦的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当时怀孕了,为什么还要修持大业轮回经上的密咒?”我问她。

    她沉默不语,冷冷的笑了。

    那笑容,满是悔恨,自嘲。

    我不好再问了,也不忍心再问了。

    我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问他,“那些孩子的灵魂,在哪?”

    “他们在我身边长大,然后,我就把他们送入了轮回”,伊和初雪说,“我很寂寞,我也想入轮回,想重新开始。可是我已经离不开那里了,我的结界和封印把我束缚在了那里,我想超脱尘世,我想摆脱轮回,可是到了最后,我却亲手把自己封进了地狱。”

    她苦涩的一笑,抬起头看着我,“吴峥,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你什么意思?”可儿皱眉。

    “昨晚在天泽号上,你没想起来用四冲阵对付我”,伊和初雪看着我,“一个时辰前,在游艇那里,你也没想起来。如果我不是念着你是慕容家的子孙,你们早就死了……”

    “你!”可儿很气愤。

    我拦住可儿,“你说得对。”

    “少爷!”

    “她说的没错”,我很平静,“她有神足通,真想杀我们,我们早都没命了。”

    “是啊”,安雨感慨,“她要是想杀我,我也没命了。”

    可儿看看我俩,不说话了。

    伊和初雪一指天上,高声道,“那条小白蛇,你不要躲着了,出来吧。”

    话音一落,白羽在天上显出了身形。

    “你告诉吴峥,你是我的对手么?”伊和初雪霸气的问。

    “我不是你的对手……”,白羽淡淡的说。

    伊和初雪嘴角一笑,“铜羽山的小白蛇,你是个好姑娘。”

    白羽脸一红,缓缓地落到了我们身边。

    “少爷,我……”她惭愧的低下了头。

    我平静的一笑,“别这样,不关你的事。”

    白羽轻轻的出了口气,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看看伊和初雪,“换个条件怎么样?”

    伊和初雪盯着我,眼神很冷。

    “你解开契约,我帮你解开封印”,我说,“让你重入轮回。”

    她不屑的一笑,摇了摇头。

    “你就不能放过

金家么?”我皱眉。

    她静静的看了我一会,缓缓来到了我的面前。

    三个女孩子同时上前,用身体护住了我。

    “没事”,我淡淡的说。

    她们看看我,这才让开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让你亲眼看一看”,伊和初雪对我说。

    “你要带少爷去哪?”可儿戒备的问。

    伊和初雪没说话。

    “你们在这等我”,我看着伊和初雪,“走吧。”

    伊和初雪伸出手来,拉住我的手。

    她的手并不冷,相反的,还很温暖,和常人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们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一座豪华的大宅里。

    这座大宅一共三层,我们是在第二层,下面就是客厅。

    她领着我下楼来到客厅,接着隐去了身形。

    虽说是隐身,但她对我是可见的。

    我心念一动,身上柔光一闪,也隐去了身形。

    这时,门开了,金文龙父子和一个年轻女孩走了进来。

    我一看那女孩,竟然是阿步!

    “阿步小姐,来,请坐!”金文龙父子对阿步特别的恭敬。

    “谢谢”,阿步说。

    他们走到沙发前,一起坐下了。

    接着,金文龙的儿子,也就是金子美的父亲金友昌赶紧吩咐佣人,“上茶!”

    女佣人们随即送来了茶水。

    金文龙冲儿子一使眼色。

    金友昌会意,一挥手,女佣人们转身退下,保镖们把门也关上了。

    阿步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放下了。

    几个月没见,她明显清瘦了很多,但是看她的气色,内伤早就已经好了。

    金文龙喝了口茶,接着看看阿步,陪笑道,“阿步小姐,这茶还行吧?”

    “不错,谢谢”,阿步用略生硬的普通话说。

    “阿步小姐客气了”,金文龙笑了笑,接着问,“您看那尸妖的事,咱们什么时候办?”

    “刚才在路上,您说你们请了四个风水师,已经出海了”,阿步说,“在他们办完之前,我不该干涉。如果你们让我办,那就等他们回来之后。”

    “可是那样恐怕就来不及了”,金文龙面带忧虑,“听我孙女说,他们已经去找那尸妖了。这事很奇怪,他们现在的位置离那片海还有几百公里,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去的。如果他们办不成,那尸妖被触怒了之后,肯定会报复我们。如果您那时候再出手,恐怕就来不及了……”

    “我现在出手的话,是对他们不尊重”,阿步说,“万一弄巧成拙,那就不好了。”

    “您不用顾忌那么多”,金文龙大手一挥,“我跟您说实话吧,这四个中有一对夫妇,二十五年前我请他们来对付那尸妖,结果事情就没给我们办好,留了个尾巴。后来尸妖又开始闹起来了,我就找他们,让他们来办,结果呢?他们办不了,把自己的女婿给找来了,害得我又多花了两亿多!您说,他们这样的人,值得尊重么?”

    “是啊”,金友昌也说,“我看他们那个女婿,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那尸妖的对手?他们趁我们家有难,狮子大开口,上来就要两个亿,我们没办法,只能答应了。阿步小姐,我就这么说吧,哪怕您早回复我们几个小时,我们也不会请这他们来的。”

    “是啊阿步小姐”,金文龙接着说,“我们和吉山张家的关系,您是清楚的,不然我们也不能找到您。现在既然您来了,您就马上动手,不要管那四个人,我给了他们钱了,他们还想怎么着?”

    阿步嘴角一阵冷笑,“金先生,话不能这么说。他们是风水师,我是阴阳师,你们今日如此对待他们,他日又会如何待我呢?”

    父子俩一愣,赶紧找补,“不不不,阿步小姐,您误会了,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阿步一摆手,“事情要按规矩办,我在这里等消息,他们办好了,那这件事情我不插手;如果办不好,我再接手!”

    “阿步小姐,这……”金文龙很为难。

    阿步站起来,“如果你们不答应,那我这就告辞了。”

    金文龙无奈,站起来,“那……好!那就听您的吧!”

群聊信息

  • sinequan cheap说道:

    I precisely had to say thanks all over again. I’m not certain the things I could possibly have created in the absence of the actual creative ideas discussed by you concerning such concern. It absolutely was a real depressing concern for me personally, but considering a new professional fashion you dealt with it forced me to cry for contentment. Extremely grateful for the advice and believe you are aware of a powerful job that you’re accomplishing educating many others all through a blog. I’m certain you’ve never come across all of us. https://sinequandoxepin.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