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明修栈道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1 明修栈道

2020-08-18更新

    “您说”,我放下茶。

    “少爷,我先冒昧的问一句,您现在的身价是多少?”他心里没底。

    “您就说什么事吧。”

    陈道爷犹豫了一会,清清嗓子,“少爷,您方便来一趟西山么?”

    我看看表,已经十点半了。

    “下午吧”,我说。

    “好!”陈道爷赶紧说,“我让张宝去接您。”

    “不用,我开车去”,我说,“好长时间没见您了,正好跟您聊聊天。”

    “好,好……”陈道爷松了口气,“谢谢少爷,那我就在西山精舍恭候您。”

    “好,下午见”,我把电话挂了。

    “陈子午?”九叔问。

    我点了点头。

    “他要找你办事?”

    “看样子是”,我给九叔倒上茶,“这个事我不能接,但陈道爷是我爷爷的朋友,我不能硬驳他的面子。而且我也很久没见他了,下午去跟他聊一会。”

    “既然事情不能接,那你就不该去见他”,九婶说,“见面了,事情往你面前一摆,你还好意思推掉么?”

    “我不方便接,我可以找朋友来接”,我说,“但陈道爷这个面子,我得给他。”

    九婶点点头,“不要破坏规矩。”

    我一笑,“您放心,不会的。”

    “这个陈子午陈道爷呀,跟你几位爷爷都认识”,九叔说,“当年他几次提出,想跟老爷子们结拜,想做个老五,但是你叶家爷爷没答应。”

    “为什么?”安雨问。

    “因为他不够资格”,九叔说,“咱们四家全是昆仑法脉,自然是一家人。陈子午是全真弟子,和咱们不是一路。而且他想结拜的目的,其实是想学我们四家的秘术,老爷子们当然不会答应了。”

    “原来是这样……”安雨明白了。

    九叔看看我,“吴峥,这位陈道爷,人不坏,但是跟他不能走的太近,而且决不能有因为他破坏规矩。不然的话,将来不好收场。”

    “您的意思是?”我不解。

    “他这个人平时很守规矩,但是一旦给搞了特殊,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九叔说,“当年,我和你七叔就差点吃了他的亏。”

    “七叔?”我一愣。

    “我们这几个人,在出生之前,老头们就给我们排好次序了”,他说,“这一代的老大是你叶家爷爷的儿子,叫叶添,也就是叶浅的父亲。只是叶添大哥和嫂子在生下叶浅之后不久,就……”

    “他们怎么了?”可儿问。

    九叔清清嗓子,一摆手,“不说他了,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嗯,您接着说”,我看着他。

    “我们这一代,叶添大哥是老大;你爸爸君玉哥是老五,君怀哥是老六;林家有一儿一女,分别是老七林佑,和老十林默默。”

    “那中间的老二,老三,老四,老八呢?”可儿纳闷。

    九叔摇头,“没有,这一代,只有我们六个人。”

    “这是为什么?”安雨不解。

    “老头们没有解释,就是这么安排的”,九叔说,“这其中的用意,我们也不清楚。但是从小,就是这么排下来的。”

    他看看我,“老七林佑就是你七叔,也就是林夏的父亲。”

    “嗯”,我点点头,“您刚才说,您和七叔当初差点吃了陈道爷的亏,是怎么回事?”

    “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还没有你们”,九叔说,“那年秋天,四叔来上京给一个大人物断卦,之后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我和老七听说了,就一起来到了上京,陪着四叔,一来是跟四叔学点东西,二来也是跟着见见世面。那时候,我们就住在这房子里,四叔睡大卧室,我和老七还有你爸爸一起在客厅打地铺,住了一个多月。”

    “嗯”,我点点头。

 nbs

p;  “后来,因为老家那边有事,四叔就带着五哥先回去了”,他接着说,“我和老七订了第二天的车票,我准备跟他去三叔那里住几天。就在那天晚上,陈子午来了,说遇上个棘手的事,来找四叔帮忙。”

    “我们两个早就认识他,就把他让进了屋里,问他出什么事了。他说是有个朋友遇上了很邪门的事,他没有办法,所以想请四叔给算一卦,看看到底该怎么破”,他看看我们,“吴家有祖训,一代风水一代卦,四叔这辈子只看卦,不看风水,陈子午这么做,其实就是有点不按规矩来了。他见四叔不在,灵机一动,就问我俩,能不能帮这个忙。”

    “您帮了?”可儿问。

    “我们本来不想管闲事,但是禁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于是就跟他去了城南的一座道观”,九叔说,“到那一看,是一个很有身份的女人中邪了,附身的那个女鬼是个很厉害的角色。陈子午他们那一套,镇不住那只女鬼,所以他们束手无策。”

    “什么样的鬼这么厉害?”可儿赶紧问。

    “那鬼是横死的,也是个人物”,九叔隐晦的说,“她是被那个女人陷害,才被折磨致死的……”

    “哦……懂了……”可儿点点头,“您继续,我不多嘴了。”

    “我和你七叔救了那个女人,把那个女鬼给超度了”,九叔看看我,“事成之后,陈子午的那位道兄把女人给的祈福分了一小部分给我们,剩下的,留给庙里了。”

    “陈道爷也答应?”我皱眉。

    “他当然不答应”,九叔说,“因为这个,他还当着我们的面,和他那位道兄吵了一架。但是我和你七叔并不在意这些,我们不想让他们同门失和,于是把那点祈福也捐给了庙里,那场风波才算过去了。”

    “那后来呢?”我问。

    “陈子午很感动,非要我们在那住几天不可”,他说,“盛情难却,我们就住下了。他那几天推掉了一切俗务,整天陪着我俩,和我们聊天。开始的时候,聊他和你二爷爷,三爷爷的交情,聊当年的事。后来聊着聊着,他就开始借着请教的名义,问我们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安家和林家的秘术都是不外传的,我和你七叔之间,也从来不互相打听。陈子午一边说知道我们两家的规矩,不敢觊觎,一边借着请教的名义,反复的问,而且不断地给我们戴高帽,捧我们。我们那会毕竟还年轻,即使有戒心,也还是被他捧的有点飘了,不知不觉的,就把一些修炼的精要,告诉了他。”

    他自嘲的一笑,摇了摇头,“那天晚上,正说到要紧的地方,外面突然风雷大作,下起了大雨。我和你七叔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雨停之后,我们就走了。陈子午拼命的挽留我们,但我们去意已决,他说什么也没用了。离开上京,回到老家之后,你二爷爷因为这件事,罚我跪了整整三天三夜;你七叔也没好到哪去,你三爷爷整整一年,一句话也没跟他说。后来他为了求你三爷爷原谅,就每天清晨去老头门前跪着,跪了差不多半年,老头这才跟他说话了。”

    他长出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叮嘱我,“吴峥,陈道爷这个人,绝不能因为照顾他的面子而给他搞特殊,也绝不能跟他走的太近。不然的话,他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锲而不舍的打着请教的名义,打听吴家的秘术。你要知道,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对咱们四家的秘术垂涎三尺,这是他的执念,这辈子都改不过来了。”

    “就比如这次”,九婶接过来,“你如果不按规矩,替他出头,那他接着就会以自己不足为理由,向你请教这其中是什么道理?能不能指点他一二?你九叔和七叔,当初就是这么上当的。”

    我点点头,“九叔,九婶,你们放心,我会注意的。”

    “陈子午这一套,防不胜防”,九叔看着我,“吴峥,昆仑秘术不传外门,这是老祖们恪守了千年的祖训。你传给小珺和可儿,她们都是你的女人,这也说得过去。但是陈子午,他不是我们自己人,这一点,你千万要记住!”

    “爸爸,妈妈,吴峥哥哥不会上当的”,安雨说,“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他毕竟才十九岁”,九叔说,“我们是怕他被陈子午坑了,这才提醒他的。”

    “九叔,您提醒的对”,我说,“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的,凡事按规矩来。”

    “只要按规矩来,就不会有事”,九叔叮嘱我,“吴峥,千万记住了。”

    我静静的看着九叔,认真地点了点头。

群聊信息

  • viagra tablets说道:

    Thank you for each of your hard work on this web page. My aunt really likes going through investigations and it’s really obvious why. Most of us learn all of the lively method you offer practical strategies through this web site and even increase participation from some other people on the issue so our favorite girl is in fact learning a lot of things. Take advantage of the rest of the year. You are always doing a really good job. https://limoitnow.com/

  • treatments for rheumatoid arthritis说道:

    excellent put up, very informative. I ponder why the opposite specialists of this sector don’t notice this. You must proceed your writing. I’m confident, you’ve a great readers’ base already! https://rheumatoidarthritismed.com treatments for rheumatoid arthritis https://rheumatoidarthritismed.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