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女大不中留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8 女大不中留

2020-08-20更新

    我们一起去洗了脸,洗了手,然后回到餐厅坐下,吃火锅。

    其实火锅早就烧开了。

    我端起一盘羊肉下到了锅子里,接着又放了一些鲍鱼,扇贝肉和瑶柱。

    小珺给我调好了蘸料,接着打开啤酒,给我倒上了。

    锅里的菜,很快就能吃了。

    我凑过去,亲了她一下,冲她一笑,“来,吃东西!”

    她脸一红,“嗯。”

    我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个鲍鱼,接着自己夹了一筷子羊肉,蘸足了海鲜汁,吃了起来。

    正吃着,她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小声对我说,“是杜凌姐……”

    我点了点头,示意她接。

    她随即接了,按下了免提,“喂,杜凌姐。”

    “小珺,吴峥在上京么?”杜凌问。

    “在”,小珺说。

    “行!你把电话给他。”

    小珺看我一眼,把手机给我了。

    我接过来放桌上,“姐,你说。”

    “咱妈说想你了,让我问问你明天有没有空,来家里吃饭”,杜凌说。

    “这样啊……”我看看小珺,“行!”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杜凌说,“明天早点来,把小珺也带来。”

    “好!”我说。

    “那就这么定了”,杜凌一笑,“行了,你们忙吧,不打扰你们了。”

    我也一笑,“好的姐,明天见。”

    “明天见。”

    我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小珺,刚想说话,突然感觉窗户外面有个人影。

    我一皱眉,身形一闪,迅速来到窗前。

    那人影唰的一声不见了。

    虽然她跑得很快,但我依稀看清了,好像是贺琳。

    小珺一愣,赶紧起身跑过来,“怎么了?”

    “是贺琳”,我看看她,“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女孩,她是贺连生的女儿。”

    “她要干什么?”小珺问。

    “在偷听”,我说。

    “他们要找你办什么事?”她问。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刚才你出去之后,我起了一卦”,她说,“卦象上显示,他们名义上是来找你报仇,实际上是想请你办事。”

    “既然你起卦了,那你刚才怎么还……”我不解。

    她脸一红,“这是两回事……”

    我当然明白这是两回事,她知道贺连生打不过我,也知道我会拒绝贺连生的请求。只是她觉得我遇上危险了,自己却不能帮我,这才是让她难受的地方。

    我心里一暖,拉住她的手,“我懂的……”

    她红着脸看我一眼,轻轻出了口气,继续问,“他们想让你办什么事?”

    我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她一愣,“你的神通感应不到么?”

    “不是感应不到,是不想知道”,我说,“这件事我不想管,既然不想管,那就不想知道那么多。”

    她明白了,点点头,“我懂了。”

    我看看窗外,“甭理他们,咱们去吃饭吧。”

    “他们如果再来怎么办?”小珺担心。

    “来也没用”,我说,“我不管就是不管,他们要是敢骚扰我们的生活,那我就让楚灵珑来处理这件事。”

    “楚灵珑?”她看看我,“这会可以找楚灵珑了?”

    “刚才贺连生是要杀我,如果楚灵珑来了,能饶了他么?贺连生在巴蜀贺家是实权人物,他不能死,所以这事我必须自己解决”,我说,“现在不一样了,他们这是骚扰我。我要是因为这个对他们下重手,那就过分了。让楚灵珑来处理,既给了她面子,也照顾了贺家的脸面,贺连生就是再不懂事,见到楚家家主,也得收敛收敛了。”

    她会心一笑,点点头,“嗯!”

    我俩回到餐厅坐下,继续吃火锅了。

    贺琳很快又回来了。

    但是这次,她没敢靠近窗户,远远地看了屋里一眼,转身走了。
>
>

    我察觉到了。

    但我,始终没动声色。

    吃完饭之后,我俩看了会电影,接着上楼洗澡,早早地休息了。

    当天晚上很平静,什么都没发生,贺琳也没敢再来。

    第二天一早,我们吃过早饭之后,离开玉泉山,先去王府街逛了会,买了点礼物,然后驱车前往小汤山。

    这次不仅仅要去杜凌家,还得顺便去看看小珺的父母。

    自从小珺放弃了家族股份之后,她基本就没有再回家住过。这一晃大半年过去了,我们也该回去看看了。

    所以到了小汤山之后,我们没去杜家大宅,而是先到郭家来了。

    郭政夫妇见我们来了,高兴地不得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小珺的妈妈,我这位岳母看上去很年轻,根本不像五十多岁的人,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保养的也非常好。

    见面寒暄之后,我们一起走进郭家大宅,在客厅坐下了。

    这是我第二次来郭家,第一次来时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想来,真是感慨。

    我看着陌生而熟悉的郭家大宅,不由得笑了。

    那时候,郭政对我是那样的态度。

    那时候,郭辰珺还不是我的女人。

    那时候,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而现在……

    我看了一眼正在和岳母说话的小珺,心里满满的成就感,觉得自己好幸福。

    “来,吴峥,喝茶”,郭政热情的招呼我。

    “谢谢叔叔”,我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

    郭政有些不高兴,“我说吴峥,你和小珺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这个称呼是不是得改一改了?”

    “这……”我一愣,看了看小珺。

    “爸,我们又没结婚,改什么称呼?”小珺说,“再说了,当初您一百个看不上吴峥,把话说得那么绝,您现在让他改口,他怎么改?”

    “呃……这个……”郭政很尴尬,“那不是都是过去的事了么?总提那个干嘛?行行行!我不逼他……”

    他看看我,“吴峥啊,你什么时候能叫我一声爸了,再改,这总行了吧?”

    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称呼着什么急?你给吴峥准备改口费了么?”岳母问郭政。

    郭政清清嗓子,一摆手,“好吧好吧,以后再说。”

    岳母一笑,转过去,拉着小珺的手,问她,“小珺,你怎么像逆生长似的?变了这么多?”

    小珺笑了笑,没解释,找个话题把话岔开了。

    母女俩有说有笑。

    我和郭政也聊了起来。

    开始有些尬聊的意味,聊了一会之后,他突然想起一个事。“对了,金陵蒋家那个什么金陵水郡的事,是不是你给办的?”他问我。

    “是”,我点点头。

    他眼睛一亮,“那你和蒋家的关系,肯定不错了?”

    “嗯”,我又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他兴奋的说,“吴峥啊,那你给咱家和蒋家牵个线呗。你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和蒋家攀上关系,可一直攀不上人家。你给说句话,这关系不就有了么?”

    “爸!”小珺一皱眉,“我们回来是来看你们的,你怎么能让吴峥给你拉生意?”

    “你这是什么话?”郭政不爱听了,“吴峥是我女婿,又不是外人!他为郭家做点事怎么了?不应该么?”

    “那您以前怎么不这么想?”小珺问,“那时候您……”

    “好了好了……”我赶紧打圆场,“小珺,叔叔说得对,咱们是一家人。”

    我看看郭政,“我这就给蒋家四小姐打电话。”

    “好!”郭政很激动,“瞧我这女婿!办事就是痛快!”

    他说着看看小珺,“不像你,女大不中留!”

    “我……”小珺无语了。

    她看看我,“吴峥,你别麻烦蒋柔!”

    “没事”,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蒋柔的电话。

    就在这时,贺琳穿门而入,来到我们身边,不慌不忙的坐下了。

群聊信息

  • jak powiększyć penisa leki说道:

    Najlepsze środki na impotencję. Chcesz powiększyć penisa to sprawdź ranking najlepszych suplementów i środków! http://www.duzytralala.pl/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