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烈火符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9 烈火符

2020-08-27更新

    “哦,好!”贺连生松了口气。

    他走过来,拉住了我的手。

    我们身形一闪,瞬间离开蓉城,回到了小镇上。

    陈曦见我们回来了,快步迎过来,“少爷!可儿小姐!”

    我从口袋里拿出那块鹅卵石,交给她,“贺连武在里面,把它收好,等办完灵冢的事,我再打开封印,把他放出来。”

    陈曦一愣,看看手里的鹅卵石,问我,“您没杀连武?”

    “嗯”,我点点头。

    陈曦转身把石头交给贺琳,接着给我跪下了。

    她这一跪,周围的贺家人一起跟着跪下了。

    贺连生一看,也跟着跪下了。

    “少爷,我替连武谢谢您!”陈曦噙着眼泪说。

    “谢谢少爷!”贺家人齐声说。

    我看看他们,伸手扶起陈曦,“不用这样,起来吧。”

    陈曦抹抹眼泪,感激的看着我,“连武是我小叔子,他人真的很好,您能保住他的妖灵,真的是太好了!”

    “贺连武是条汉子,我能保他肯定会保他”,我说,“但是灵冢内的妖灵,我不敢说全部都能保住,如果到时候逼不得已,也希望贺家不要怪我们。”

    “不会的!”她摇头,“您是贺家的恩人,不管您怎么做,贺家绝不会怪您!”

    “那就好”,我点点头,“人都齐了么?”

    “齐了”,她平静了一下情绪,转身吩咐那些跪在地上的人,“起来吧!刚才我选的人,都过来!”

    “是!”贺家人纷纷站了起来。

    接着,陈曦精选的三十二个男孩和女孩一起走过来,按男女分列两队,整整齐齐的站到了我们面前。

    我仔细一看,其中一些人是认识的。

    “守卫贺庐别墅的那十六个人,都在这里面吧?”我问陈曦。

    “嗯,都在!”她说,“这三十二个人中,有二十八个是在贺庐的,另外四个是才赶过来的。他们的修为都在千年以上,有神足通,而且都是好孩子,您只要下令,他们可以赴汤蹈火!”

    我点点头,走到十六个男孩的队伍前,看了看那些小伙子,接着又来到了女孩队前,看了看那十六个女孩子。

    每个人都不错。

    我略一沉思,看看陈曦,“我要在他们身上修血符,这会损耗他们的修为,他们能接受么?”

    陈曦高声问他们,“你们自己说!”

    “能!”他们齐声高呼。

    我点点头,“好!”

    “少爷,您就放开了下命令吧”,陈曦说,“贺家从我开始,有一个算一个,全听您的!”

    “他们不用听我的,他们要听小珺的”,我看着她,“天亮之后,我和可儿进入灵冢。那时外面的一切,就由小珺来指挥。”

    “好!”她点点头,“我们听珺小姐的!”

    “嗯”,我转头吩咐可儿,“你带贺娇去贺庐,把小珺和安雨接来这里。”

    “好!”可儿点头。

    贺娇走过来,冲可儿一抱拳,“可儿小姐!”

    “贺庐内有阵法,你不能靠近”,可儿说,“你把我送到门口,我进去把小珺姐姐和小安雨带出来,然后咱们再回来。”

    “好!”贺娇说。

    她拉住可儿的手,俩人身形一闪,不见了。

    陈曦看看我,“少爷,血符什么时候开始修?”

    “马上”,我说,“等安雨到了。”

    “嗯,好!”她点点头。

    正说着,四个女孩子一起回来了。

    “吴峥!”

    “吴峥哥哥!”

    小珺和安雨快步走过来,一起拉住了我的手。

    “贺连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看看她俩,“现在我要给这些男孩女孩身上修血符。”

    “血符?”她俩一愣。

    “对”,我看看小珺,“到了灵冢之后,他们都会听你的指挥。我和可儿进灵冢,你指挥他们,用运转五行之法,调动外面的石兽封印,配合我们。”

    小珺一点就透,“明白了!”

    我点点头,看看安雨,“我体内有金光,直接给他们修血符他们会吃不消,你帮我一下。”

  nbsp

; “好!”安雨略一凝神,眼中显出了淡淡的绿光,冲我一挥手,将一股淡绿色的光打到了我的身上。

    一股清凉进入我的体内,特别的舒服。

    我看看自己的双手,金光被我压制在了体内,手上显出了淡绿色的光。

    我冲安雨点了点头,接着走到那十六个男孩面前,命令他们,“脱了上衣,转过身去!”

    “是!”

    男孩们利落的脱掉了上衣,赤裸着上身,转过了身子。

    我走到其中一个男孩身后,观想烈火符,手上顿时出现了一团淡红色的光。

    接着,我把红光按到了男孩后背上。

    嗤啦一声,红光进入男孩的身体,皮肤上升起一股白烟,顿时血流如注。

    男孩疼的一声闷哼,身子一颤,攥紧了双拳,咬紧了牙关。

    我松开手,白烟散去,一道血符赫然出现在他的后背上,接着慢慢隐入了他的身体。

    男孩疼的直哆嗦,腿一软,噗通一声半跪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默默看着,谁也没有吭声。

    “别喊出来”,我对男孩说,“坚持几个时辰,就好了。”

    “嗯!”男孩强忍着痛苦,使劲点了点头。

    接着,我来到他旁边的男孩背后,观想烈火符,手中显出红光,再次按到了男孩的后背上。

    这个男孩身子猛地一颤,攥紧了拳头,硬是没吭声。

    白烟升起,血流如注。

    男孩疼的汗如雨下,身子晃了几下,强撑着没有跪倒。

    但是仅仅过了几秒钟,他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下,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胳膊。

    贺娇看着男孩,心疼的直掉眼泪。

    陈曦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继续给男孩们修符,一个,又一个……

    这些小伙子都很坚强,都是硬骨头,从第一个开始,直到第十六个,他们全都被血符折磨的跪下了,但却没有一个因为疼而喊出来。

    给最后一个男孩修完之后,我轻轻出了口气,吩咐陈曦,“带他们去休息吧。”

    “好!”陈曦点点头,一挥手。

    贺家人纷纷上前,扶起小伙子们去远处休息了。

    接下来,该是那十六个女孩子了。

    我转过身来,看着那些姑娘。

    刚才的一幕,已经把她们中的某些人吓坏了。

    我走到她们面前,看看她们,问,“你们有谁要退出么?”

    女孩们互相看了看,大部分都选择了摇头。

    只有两个女孩没说话。

    陈曦一皱眉,走过来,“贺姗!贺萍!你们什么意思?要退出吗?”

    两个女孩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要退出的话,现在还不晚”,我说。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看,非常的纠结。

    陈曦怒了,“不就是疼一些么?有什么可怕的?这就把你们吓坏了?”

    贺姗惭愧不已。

    贺萍犹豫了一下,刚要说话。

    贺娇走过来,“少爷,主母,我来!”

    贺琳也走了过来,“还有我!”

    贺姗一看,赶紧表态,“不!主母,我不退出了!”

    贺萍也跟着说,“我也不退出了!”

    陈曦看看我,问我的意思。

    我略一沉思,看看贺娇和贺琳,“你们来吧。”

    “是!”俩女孩一抱拳,走进了队伍中。

    贺姗噗通一声跪下了,“主母!我错了!您给我次机会!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贺萍也跪下了,“主母,我不怕!主母……”

    陈曦没说话,一挥手,两个女孩走进去,把贺姗和贺萍从队列中拉了出来。

    贺娇和贺琳随即补上了她们的位置。

    “少爷,您继续”,陈曦说,“谁撑不住,我就换谁!实在不行了!还有我!”贺姗和贺萍都哭了,“主母!我们错了……主母……”

    陈曦看她们一眼,让人把她们带下去了。

    我转过身来,看看那十六个女孩子,“开始吧……”

群聊信息

  • buy luvox说道:

    I’m just commenting to let you be aware of of the exceptional discovery my cousin’s daughter enjoyed going through your blog. She discovered lots of issues, most notably how it is like to have a very effective giving heart to have many more effortlessly fully understand certain extremely tough matters. You really did more than my desires. Many thanks for displaying the helpful, healthy, educational and also easy thoughts on the topic to Gloria. https://luvoxfluvoxam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