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刑天之泪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2 刑天之泪

2020-09-01更新

    我们在蓉城休息了两天。

    第三天一早,我退了房,结了账,带着小珺来到了蓉城机场,买了两张回上京的机票。

    上了飞机之后,陈曦的电话打过来了。

    “少爷,您和珺小姐出发了么?”她问。

    “已经登机了”,我说,“一会就起飞了。”

    “这样啊……”,陈曦有些犹豫。

    “怎么?有事?”我问她。

    “呃……是这样的少爷,我哥哥刚才给我打来电话,说他遇上了一些麻烦事”,陈曦说,“我想安排他和您见一面,请您帮帮他……”

    “什么样的事?”我问。

    “我不清楚”,她说,“他没明说。”

    “这样啊……”我轻轻出了口气。

    “少爷,我知道这事有点难为您”,她也很不好意思,“我哥哥这个人我了解,不是遇上特别严重的事,他是不会跟我说的。他说我们家老四去上京请您的时候,陈家的人其实也去了。您和老四在高尔夫球场交手的时候,他的人就在附近。我哥哥是心疼我,怕耽误了贺家的事,所以才没让陈家人露面。想的是等我家的事解决了之后,再请您帮陈家。现在我家的事办完了,所以他才给我打了电话。想让我安排一下,跟您见个面。”

    她顿了顿,“少爷,您就当给我个面子,跟他见一面,行么?”

    “飞机已经快起飞了”,我说。

    “你看这样行不行”,她说,“您不用下飞机,回去之后,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们去上京,去玉泉山拜访您。”

    “行”,我说,“那就明天见面聊吧。”

    “好!”她如释重负,“谢谢少爷!”

    “客气了”,我说,“明天见。”

    “好!”她说。

    我挂了电话,把手机关了。

    “怎么了?”小珺问我。

    “陈曦娘家出事了”,我说,“她和她哥哥明天去上京,到时候见面聊。”

    “密符的事?”她问。

    “对”,我说,“这个事已经有些日子了,陈家派人去上京找过我。只是当时贺家的人也在,所以他们就等了几天。”

    “嗯”,她点点头,接着说,“吴峥,陈家的事我不参与了,你带可儿吧。”

    我犹豫了一下,“小珺……”

    她凑过来,抱住我的胳膊,“我跟在你身边,你总想照顾我,办事的时候,其实很忌讳这个。这次办贺家的事,我还能有点用,但是后面的事,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她抬起头,看着我,“吴峥,我知道你疼我,我知足了……”

    我心里一热,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抱住了。

    “珺,我爱你……”

    “吴峥,我也爱你……”

    我眼睛湿润了,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她脸一红,赶紧躲开,小声说,“这么多人呢……”

    “不管!”我扶着她的下巴,继续吻她。

    旁边的空姐看了,甜甜的笑了。

    ……

    第二天上午,陈曦带着一个很帅的大叔来了。

    这个人叫陈及,是炎夏七大妖族之一——滇南陈家的家主,也是陈曦的亲哥哥。

    见面寒暄之后,我们把他俩请进客厅,坐下了。

    茶,早就已经泡好了。

    陈及喝了口茶,接着

放下茶碗,看了身边的陈曦一眼。

    陈曦会意,站起来,“少爷,我是贺家的主母,陈家的事,我不便多听,我先回避一下,您和我哥哥聊吧。”

    小珺站起来,“那去楼上吧,我们好好说说话。”

    “好!”陈曦笑了,“谢谢珺小姐。”

    “客气了”,小珺拉住她的手,“走吧,我楼上也有茶具,咱们去阳台上喝。”

    “好!”陈曦看看我,“少爷,那我就……”

    我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她俩笑了笑,转身上楼了。

    客厅里,就剩下我和陈及了。

    我看看他,“陈先生,现在没别人了,可以说了。”

    “好!”,陈及点点头,清清嗓子,看看我,“吴峥少爷,我们陈家丢了点东西,您能帮我找回来么?”

    “什么样的东西?”我问。

    “一块红宝石”,他说,“叫刑天之泪。”

    “刑天之泪?”我心里一动。

    “对”,他点头,“刑天之泪是我们陈家的传家之宝,也是家主的信物。我知道您非常厉害,我也就不瞒着您了,我们陈家和巴蜀贺家,西京楚家一样,也守护着一件圣物。但是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知道圣物在哪,我们却不知道。关于圣物的秘密,全藏在那刑天之泪里,现在它丢了,我们陈家就大难临头了……”

    他越说越着急,有点语无伦次了。

    “你先别急”,我说,“让我捋一捋……”

    “好!”他长出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认真的看着我,等着我说话。

    “我说一下我的理解,你看对不对”,我看着他,“滇南陈家和巴蜀贺家,西京楚家一样,也有一件圣物。但是这件圣物,陈家人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在哪,对么?”

    “对!”他点点头。

    “刑天之泪中,有关于那件圣物的秘密”,我说,“所以滇南陈家世代守护的,其实就是那刑天之泪,对么?”

    “对,就是这样”,他焦急的说。

    我凝视他片刻,“前段时间,你邂逅了一个女人,刑天之泪,是被她偷走的?”

    “对对对!”他赶紧说,“就是她!是她从我身上偷走的!”

    “你和她……”我疑惑的看着他。

    “您别误会!”他连忙解释,“我和她只是邂逅,并没有发生关系!我们就是一起喝了顿酒,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然后刑天之泪就丢了?”我问。

    “对!”他激动地说,“我在酒吧请她喝酒,聊的很投机,然后等我走出酒吧的时候,我就发现刑天之泪不见了。我赶紧回去酒吧找她,找遍了酒吧,也没找到她!从那天开始,我想尽各种办法找找个女人,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连个影子都找不到了。”

    他叹了口气,“身为家主,却把刑天之泪丢了。这要是让陈家的长老们知道了,我这个家主就没法当了!而且刑天之泪每个月都要进行血祭,下次血祭是五天后,如果到时候我拿不出来,那这件事也就瞒不住了。到时候,我就是死罪啊!少爷,求求您,帮我把刑天之泪找回来吧!”

    “你先别急”,我说,“你们陈家人,应该有人有天眼通吧?”

    “有”,他说,“我老婆就有,她试过了,找不到。”

    “这就有意思了”,我纳闷的看看他,“堂堂滇南陈家的家主和主母,竟然找不到一个凡人?”

    “我知道,这很丢人”,他苦涩的一笑,“可没办法,我们能试的办法都试了,真的找不到。”

    我轻轻出了口气,点点头,“好,我明白了……”

群聊信息

  • wellbutrin cost说道:

    I am also writing to make you know what a impressive encounter my friend’s girl gained reading through your web page. She learned plenty of pieces, which include what it’s like to possess an amazing helping mood to let most people smoothly know several impossible subject matter. You truly exceeded our own expectations. Thank you for offering these necessary, safe, explanatory and even fun tips about this topic to Julie. https://wellbutrinbupropions.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