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你是谁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2 你是谁

2020-09-05更新

    小珺默默的抱住了我。

    我闭上眼睛,泪水涌出了眼角。

    “我知道,当初你是为了我,才伤了她……”小珺轻轻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我,“今川由美的事我来办,你上去跟她说说话吧。”

    我没说话,抹了抹眼泪,摇了摇头。

    “我是认真的”,她凝视着我,“高颖是个好姑娘,你不该这么对她。”

    我噙着眼泪,笑了笑,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你听我的”,她说,“去陪陪她吧。”

    我擦擦眼泪,努力平静了一下,清清嗓子,刚要说话,旁边的电梯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两男一女。

    接着,董建军走出了餐厅。

    我和小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说话了。

    这刚上来的两男一女中,那个中年人一身的煞气,是董建军的保镖;另外两个年轻男女,是高颖的人,不过他们已被董建军收买了。

    “事情不太顺利”,董建军脸色很难看,“按计划行事!”

    “好!”三个人说。

    “去准备吧”,董建军说,“自然点,别让小龙看出来。”

    “是!”年轻男女说完,转身走进了电梯。

    董建军插着腰,长出一口气,等到电梯门关上后,转过来对中年人说,“臭丫头在大庭广众下打我!我今晚一定要弄了她!”

    中年人点了点头。

    “那个小子的情况查清楚了么?”董建军问。

    “查清楚了,他叫吴峥,是上京身价最高的风水师之一”,中年人说。

    “他住哪?”“通州,住在一个破楼里,不过他已经很久没回去了”,中年人说,“现在住在那的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董建军一皱眉,“是他什么人?”

    中年人摇头,“不太清楚。”

    “我管他们什么关系”,董建军冷笑,“先把那小姑娘抓起来,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那然后呢?”中年人问。

    “还用我说么?”董建军冷笑。

    “明白了!”中年人恭敬的说。

    “今晚就动手!”

    “是!”

    两人走到总统套专用电梯前,按下了按钮。

    “去餐厅等我”,我小声吩咐小珺。

    “嗯”,她点点头。

    我松开她的手,悄悄地来到了董建军的身后。

    这时,电梯到了。

    我跟着他们一起走了电梯。

    董建军刷了一下卡,电梯关上门,开始上行。

    我身上金光一闪。

    神力符准备好了。

    董建军突然想起来个事,问那男人,“哎,那小姑娘漂亮么恩?”

    “很漂亮”,男人说,“身材好,纯。”

    董建军脸上露出了一丝淫笑,“好,抓到后先别急着卖,等我玩够了再说。”

    “好!”中年人面无表情。

    我站在他们身后,同样面无表情。

    发怒没有意义,对这种贱人,简单粗暴就行了。

    董建军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里面全是女孩子的裸照,还有几张是高颖的生活照,都是偷拍的。

    他看了一会,得意的一笑,收起了手机。

    “老马,我要做新郎啦!”

    “是!”

    “哈哈哈……”

    董建军笑了。

    ……

    不一会,电梯到了。

    我跟着他们走出了电梯,穿过走廊,来到2515房间外。

    董建军刷卡开门,走进了房间。

    中年人紧随其后。

    就在他准备关上门的瞬间,我猛起一脚,将他踹的腾空而起,飞进客厅,砰地一声,落到茶几上,接着滚到了地上,口鼻内的血噗噗

的流了出来。

    他蜷缩在地上,就像一条濒死的蛇,扭曲了几下,不动了。

    董建军惊住了,他茫然的看着地上的中年人,咽了口唾沫。

    我显出身形,不慌不忙的关上了门。

    听见关门声,他吓得一激灵,猛地转过身来,看到了我。

    “你……你是谁?”他惊恐不已,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你不是要找我么?”我平静的走向他,“我来了。”

    “你……你……”他不住的后退,接着一指我鼻子,“你别过来!别过来!你……”

    他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着从腰里拿出一把手枪,颤抖着指着我,拼命的嘶吼,“你站住!我让你站住!”

    我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我开枪了!”他怒吼。

    我身形一闪,唰的一声冲到他面前,一个扫踢,踢到了他的腕子上。

    咔的一声。

    董建军一声惨叫,腕子碎了,枪飞了。

    他捂着腕子疼的嗷嗷直叫。

    我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像拖死狗似的将他拖进客厅,扔到了中年人身边。

    接着,我坐到了沙发上。

    “你到底是谁?你他妈是谁啊?”

    “吴峥。”

    一听到我名字,他一下子懵了,“吴峥?你……你……”

    “你不是要杀我么?”我看着他,“我来了,你动手啊。”

    “你……我……”,他吃惊的看着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我警告你,我爸爸是银州市府副长董少红!你要是敢动我!你吃不了兜着走!”

    “哦,你爸爸是银州副长啊……”“对!”

    “没关系,明天他就不是了”,我一指那中年人,“他叫马文辉,是不是?跟了你五年了,他手上有十四条人命,其中七条跟你有关系。这几年来,你先后糟蹋了十几个女孩子,你还把其中四个卖去了国外。董建军,我没冤枉你吧?”

    董建军傻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真是记性不好”,我冷笑,“我是风水师,你忘了?”

    董建军顾不上腕子疼了,他抓着腕子跪爬到面前,哀求我,“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知道你的来意,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纠缠小龙了!我以后……”

    “小龙也是你叫的?”

    “啊?哦对对对!”他赶紧改口,“高小姐!是高小姐!高银龙小姐!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纠缠高小姐了!兄弟,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别杀我!……”

    “你今晚准备对她做什么?”我问。

    “我……我没……”他惊恐不已,“兄弟,我……”

    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站起来,将他提了起来。

    “兄弟!兄弟!……”他不住地哀嚎,“别杀我!别杀我呀!……”

    我看了他一会,将他扔到了地上。

    他一声惨叫,“啊!我的腿……”

    他的右腿被摔断了。

    “你这种人,脏我的手”,我冷冷一笑,转身往外走。

    他只顾着哀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个事,身形一闪,瞬间回来,从他身上翻出来了他的手机,当着他的面,将那手机捏了个粉碎。

    董建军吓的裤子湿了。

    他惊恐的看着我,嘴巴张的老大,喊都喊不出来了。

    我瞥了他一眼,转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的何丹赶紧问我,“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我走出房间,关上了门,接着问她,“什么情况?”

    她压低声音,“今川由美回来了,现在已经上楼了。”

    我点点头,“告诉陈局,十分钟后上来。”

    “好!”

    我转身看了看那房门。

    “少爷放心,我来处理!”她说。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转身向电梯走去。

群聊信息

  • Donald说道:

    Accountant supermarket manager zinzino balance oil erfahrungen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declined to elaborate, but analystsand congressional aides said the White House fears that ifsanctions are too hard on Iran’s customers they may stopcooperating with the United States.

  • venlafaxine without a prescription说道:

    I enjoy you because of all of the effort on this blog. Betty delights in carrying out internet research and it’s easy to see why. A lot of people hear all about the compelling form you convey both interesting and useful guidance by means of the blog and attract contribution from other individuals about this area and my child has always been becoming educated a great deal. Enjoy the remaining portion of the new year. You’re carrying out a brilliant job. https://venlorz.com/#

  • best treatment for dementia说道:

    I am continually invstigating online for tips that can assist me. Thanks! https://dementiamedi.com best treatment for dementia https://dementia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