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朱小梅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6 朱小梅

2020-09-09更新

    “你知道我是谁?”我一皱眉。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她轻轻一笑,“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你在我身后了,我以为你会阻止我,但你没有。谢谢你一路跟我过来,我现在报了仇了,解脱了,你可以做你该做的事了。”

    我凝视着她,“你……你不是分身?”

    “分身?”她一愣,随即明白了,“哦,原来那叫分身啊。我不是分身,我是朱小梅,台上那个才是分身。她替我在那跳舞,我来这里报仇,她告诉我,等我报完仇,我就会魂飞魄散了,以后,她就是我了。”

    “原来是这样……”我无奈地一笑,“我还以为你是分身……”

    她摇头,“我不是的。”

    “她什么时候出来的?”我问。

    “前几天,我去滇省旅游,在一个酒吧里喝多了,听到了她的声音”,她说,“那之后,她每天都会跟我说话,说的都是我自己的话。今天她问我,要不要报仇,我说要,她就跟我说,好啊,你去酒吧。我饭都没吃完就去了酒吧,换衣服的时候,她就出来了……”她像自言自语似的,“我问她怎么帮我报仇?她说我把力量给你,我替你跳舞,你去报仇。但是你报完仇之后,就会魂飞魄散,以后我就是你了。她问我愿意不愿意?我说愿意,我只要能报仇,怎么都行!她说好,那你去吧,去杀了那些欺负你的人,让他们下地狱。我说好,你帮我照顾好我爸爸妈妈,照顾我好弟弟。她说好,你放心,你走了之后,我就是你,我和你没有任何分别,我会帮你照顾好他们的……”

    她抬起头,看着我,“我在台下看她跳舞的时候,你来了,我感觉到了。我没想反抗,你要杀我就杀我,没关系的。可是就在那一刻,我知道那两个人来了,我就想,死之前,我起码要杀了那两个畜生!所以我就出去了……”

    我默默地看着这个可怜的姑娘,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到了停车场,杀了他们,你就在后面看着我”,她继续说,“我在那站了一会,我闭上眼睛,等着你来杀我,但是你没动手。我就想,既然这样,那我就来这里,把他们都杀了,等我报了仇,再让你杀我,你应该会给我这个时间的吧。然后我就上了车,来这里了。你在后面跟着我,我心里很怕,我不怕死,我怕不能报仇,我怕便宜了这些畜生们。可是后来,你不追我了,你停下了……”

    她笑了笑,眼中闪出了泪花,“谢谢你,你真的是个好人。我现在报了仇了,我没有怨念了,也没有牵挂了。你现在可以动手了,你杀了我吧……”

    我沉默良久,深吸一口气,问她,“你……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后面?你看的到我们?”

    她摇头,“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光,金色的光,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觉到。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因为只有好人身上才有光,所以我不反抗,你动手吧,杀了我吧……”

    她笑着抹抹眼,“我报了仇了,我没有遗憾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救你的”,我看着她,“你身上有不属于你的力量,所以你才有了分身。如果我不来,她会取代你,你会魂飞魄散,她会变成你,去做一件你无法完成的事。”

    “没关系的”,她噙着眼泪,哽咽着说,“我已经报了仇了,这就够了……”

    “你才二十一岁,什么就够了?”我无奈,“想想你父母,你弟弟,你真舍得他们?”

    她默默的低下了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到了地上。

    “分身是骗你的”,我对她说,“你放心,我会让你好好的活下去的。”

    她抬起头,茫然的看着我,“我……我还能活下去?”

    “对!”,我说,“只要你听我的,你就能活下去。你的分身是怨念,她巴不得你死了替代你,不能让她得逞。”

    “那……那我该怎么做?”

她问。

    “我要封印你的元神”,我一指她眉心,“这个过程,你会很痛苦,然后你会晕过去,睡几天。等你再醒过来的时候,你就真的自由了。”

    她怔怔的看着我,眼神有些茫然。

    “明白了么?”我问。

    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明白了……”

    “你怕不怕?”我接着问。

    “不怕!”她说。

    “好”,我点点头,“我不能在这封印你,不然你的分身会突然消失,那样的话,以后你就麻烦了。咱们先回酒吧,等她跳完舞,我再封印你。”

    “嗯!”她用胳膊抹了抹眼泪。

    我看看她手上的血,“去洗洗手,我在这等你。”

    “嗯!”她四下看了看,见不远处有喷泉,转身走了过去。

    我轻轻出了口气,清清嗓子,“白先生,出来吧。”

    白长生随即显出了身形,“少爷!”

    “等她洗完手,咱们回酒吧”,我说。

    “好!”他点点头。

    朱小梅洗了好一会,这才把手洗干净了。

    她转身回到我身边,一看白长生,不由得楞了一下,“他……”

    “这是我朋友”,我说,“他送咱们回酒吧。”

    “哦,好的”,朱小梅松了口气,“麻烦您了。”

    白长生一笑,“朱小姐客气了。”

    我看看白长生,“这里的现场回头你过来处理一下,把她留下的痕迹消除的掉,免得以后麻烦。”

    “少爷放心,我明白!”他说。

    “好”,我看看朱小梅,“那走吧。”

    白长生拉住我俩的手,我们身形一闪,离开别墅,回到了酒吧二楼。

    小珺见朱小梅在我身边,不由得的一愣,“她……”

    “她不是分身,下面的那个才是”,我小声解释。

    小珺这才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台上,那个“朱小梅”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依然在领舞。

    我转过来问朱小梅,“她还要跳多久?”

    “这是最后一支舞了”,朱小梅说,“马上就结束了。”

    “分身不会感应到她回来吧?”小珺问。

    我摇头,“不会,分身没有神通,都给了她了。如果她……那什么了,神通就会回到分身身上,那时分身就会变成她了。”

    小珺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那几个人……”

    我点点头,“对!”

    她长出了一口气,看看我,“幸亏咱们行动的早,这要是再晚两天,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我也一阵后怕,“幸亏行动的早……”

    朱小梅看看我俩,“你们……”

    “跟你一样的人还有四个”,我说,“他们都已经被我们集中起来了,你是最后一个人。”

    “哦……”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时,音乐声戛然而止,口哨声此起彼伏。

    下面的演出,结束了。

    “朱小梅”跳完舞,微笑着谢幕,带着同伴们退下舞台,去后台了。

    我看看小珺和朱小梅,“咱们开始吧!”

群聊信息

  • psoriasis medication说道:

    Today, with the fast way of life that everyone leads, credit cards have a huge demand in the economy. Persons from every field are using the credit card and people who are not using the card have lined up to apply for one. Thanks for discussing your ideas on credit cards. https://psoriasismedi.com psoriasis medication https://psoriasis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