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三水育龙局 感谢七七的玉佩!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9 三水育龙局 感谢七七的玉佩!

2020-03-16更新

    子时很快到了。

    地气中的煞气弱到了极点,但是阴气却没有相应的有所增加,相反的,它仿佛也变得似有似无了。

    这引起了我的警觉。

    我吩咐可儿,“你先回车上去。”

    可儿不放心,“那您自己在这?”

    “这地气很反常,你是女孩子,容易被煞气冲着”,我解释,“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去吧。”

    “我陪着您吧”,可儿不想走。

    “你陪着我没用,赶紧回车上去”,我用命令的口气说。

    可儿无奈,只好转身走了。

    等她走远了之后,我看看表,时间是十一点十分,刚进子时。

    看来这气场的变化才刚刚开始。

    保险起见,我让郭政也回车上去了。

    郭政没二话,喊了一声好,快步走出凉亭,回高坡上去了。

    这下,郭家祖坟附近,就我一个人了。

    我往后退了十几步,让开神道,双手掐雷诀护身,提着一口丹田气,静静的看着那片青石周围的地气,耐心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半小时过去了。

    我松开雷诀,活动了一下身体,深吸一口气,再次掐雷诀护身。

    煞气和阴气突然消失了。

    我一皱眉,赶紧蹲下,查看地气。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股强劲无比的煞气冲天而起,呼的一声迎面冲向我的面门。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一声闷哼,被那煞气冲的一跃而起,仰面摔倒在地上。

    巨大的煞气夹杂着水气,如万马奔腾,冲出地面,汹涌的冲向天际。我能看到那些煞气在空中凝结,形成了一条蜿蜒的巨龙,伴着一阵若隐若现的风吼之声,向北飞出几十里,落入了巨大的娘娘湖中。

    我躺在地上喘息着,怔怔的看着这奇异的景象,半天才缓过神来。

    这异象足足持续了五六分钟,这才慢慢消失了,周围的地气也随即恢复了平静。如同白天那样,煞气很重,阴气几乎感觉不到了。

    煞气冲天,其中还带着一些水气,在天上化作龙形,然后落入北方的湖中……

    我突然明白了,这不是普通的风水,这是两煞相冲,火中取栗的三水育龙局!

    三水育龙局属于风水局,极其罕见,其原理是利用地下暗河的水气来激发煞气,利用水龙反洄,形成两煞相冲时产生的余煞来催动主家运势。要形成这种格局,首先要有大江大湖,然后地下有暗河水脉,且在方圆五十里内,分布有三道暗河,三河交叉,才可以形成水龙反洄,进而形成三水育龙局。所以这样的风水根本不是人力能布置的,这是天成的风水。

    这种风水格局,以水养龙,借龙催运,煞气极重。在这样的地方葬祖先,必须避开龙头龙尾,只在龙身处寻一点余煞庇护。稍有不慎,煞气过重,主家必家破人亡。即使小心翼翼的把位置选好了,那这主家祖先的阴灵也会为煞气所冲,荡然无存,变成献给水龙的祭品。

    虽然凶险无比,但这个局威力巨大,一旦葬到合适的位置,其后代子孙必然兴旺发达,成为豪富之门。不足之处是,生男必为震木,生女必为坎水,因此葬在这里的家族,代代都出败家子,渣男,但是他们生的女儿,却聪敏能干,睿智灵秀,魅力十足。儿子败家,女儿护家,三代人一次起落,四十年一轮兴衰,这就是诡异的三水育龙局。

    所以说这个格局是火中取栗,是真正的富贵险中求。

    难怪这里的气场这么诡异,这下,我彻底明白了。

    我松了口气,站起来,看了看不远处那凉亭,不屑的一笑,转身向高坡走去。

    陈超和可儿一直没上车,都在紧张的看着我这边的情况,见我回来,可儿赶紧跑过来,“少爷!”

    陈超也赶紧去禀报郭政,“董事长,少爷回来了!”

    郭政开门下车,快步迎过来,“少爷,怎么样?”

    我让可儿给我拿了瓶水,漱了漱口,顺便洗了手,接着一指郭政的车,“咱俩上车说。”

    “好!”郭政点头。

    我俩先后上了车,陈超把门关上了。

    可儿忍不住凑过来,透过玻璃看我,生怕我有事。

    我冲她一笑,示意没事,让她先回避一下。

    可儿会意,点点头,转身回我们那辆车上去了。

    我看看郭政,问他,“郭先生,我问您三个问题,您要如实回答。”

    “好,您说”,他坐正身体。

    “郭家每代只有一个儿子,但同时也会有一个女儿,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家每一代,是不是都是儿女双全?”我问。

    “对!”他点头,“我爷爷有个姐姐,我爸爸有个妹妹,我也有个姐姐,到了小龙这辈,小珺是他妹妹。”

    “嗯”,我点点头,接着问第二个问题,“郭家的运势,是不是三代人一个起落,四十年一轮循环?”

    郭政想了想,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您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从我们家二代祖开始,郭家两次兴旺发达,后来都败了家,但是不久之后,又总能发起来,到我这里,郭家已经是第三次起来了。”

    “那败家的原因呢?”我问。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说呢?我们家的男人,能干,但也都爱玩。就比如说我爷爷吧,民国的时候,他就是大建筑商,赚了不少的钱,吃喝嫖赌抽,什么都沾。后来到了新社会,我家的产业被合作了,他没多久就死了。我爸靠吃股息,过得也算不错,后来一场那啥,就那啥了。我爸死的时候,家里没多少钱了,我就和我姐姐一起出来打工养家。也是运气好,钱挣的越来越多,后来就有了现在的这片家业。”

    我点点头,“第三个问题,修那个凉亭修好的当晚,有没有出什么事?”

    “凉亭是陈超盯着修的,我不知道啊”,他说,“要不我把他喊上来,问问他?”

    “别让他上来,您去问问,回来跟我说”,我淡淡的说。

    “好!”他开门下车,走向陈超,“陈超,你过来,我问你个事……”

    他俩聊了几句,郭政愣了一下,转身回来了。

    “少爷,陈超说,修凉亭的时候还真出事了”,他说,“完工的那天晚上,小龙和人撞车了,车被撞废了,但人没大事。当时是陈超去处理的,小龙没让他告诉我。”

    我一皱眉,“没告诉您?”

    郭政很尴尬,“呃……小龙那天带了一个女孩,撞他的人,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也是个富二代。小龙没受伤,那女孩受了重伤,然后……流产了……他觉得丢人,就没让陈超告诉我们……”

    “孩子是他的?”我问。

    他低下头,“应该是吧……”

    我平静的一笑,“好,我没问题了。”

群聊信息

  • buy imipramine说道:

    My wife and i have been really more than happy when Louis managed to finish off his researching using the precious recommendations he made through your web site. It is now and again perplexing to simply find yourself making a gift of strategies which often some other people may have been trying to sell. Therefore we realize we need the writer to give thanks to for this. The specific illustrations you made, the straightforward web site navigation, the relationships you will help to instill – it is most remarkable, and it is leading our son in addition to us reckon that this subject is interesting, which is seriously pressing. Thanks for the whole lot! https://tofranilimipram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