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封印的记忆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3 封印的记忆

2020-03-18更新

    “她之前有部分记忆被纸旗袍用阴气封印住了”,我解释,“现在封印打开了,那部分记忆也就恢复了。”郭辰珺吃惊的看着我,“鬼的封印,您也能解开?”我们吴家的破印咒,能解开世间绝大部分的封印,区区一个纸旗袍的阴煞印,根本不在话下。

    但是这些,我没必要跟郭辰珺说。

    “这个封印在她体内时间不短了,之前一直是藏着,看不出来”,我说,“昨天下午我到了之后,看她受了惊吓,就用安神符给她安神。安神符触动了那封印,使它出现了裂缝,所以她在梦中就回到了那段记忆中,看上去就跟梦魇一模一样。现在封印打开了,她的记忆自然也就恢复了。”

    “原来是这样……”郭辰珺明白了。

    我看看顾晓彤,“顾小姐,纸旗袍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晓彤浑身哆嗦,不住地咽唾沫,恐惧的说不出话来。

    郭辰珺一看,起身去倒了杯温水,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把杯子递给她,安慰她,“别怕,我们都在这,喝点水,慢慢说。”

    顾晓彤捧着杯子,一口气喝了大半杯,长长的舒了口气,这才平静了些。

    “说吧”,我看着她,“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那天晚上,我和小龙吵架了,我一时激动,就开车离开了市区,一边哭着,一边往南开”,顾晓彤说,“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开了多久,反正最后稀里糊涂的,我开到山里去了,后来就迷路了。”

    “然后呢?”我问。

    “我在山里转了一会,后来发现前面有光,我就沿着路,向那光的方向开”,她咽了口唾沫,“然后,我就到了一个小村子,那里黑乎乎的,只有一盏路灯还亮着。我下了车,想找人问路,可是那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转了几圈才发现,那是一个搬迁的村子,里面早就没人了。”

    “后来呢?”郭辰珺问她。

    “后来就回到车上,我很害怕,就给小龙打电话”,她苦涩的一笑,眼圈红了,“可是他,关机了……”

    郭辰珺心疼的抱住了她,“对不起……”

    顾晓彤抹抹眼泪,继续说,“我打不通他的电话,就想打电话报警,可不知道为什么,电话是打通了,对方却听不见我说话。我一连打了几次,都是这样,最后对方还警告我,说骚扰报警电话是犯罪,警告我。没办法,我只好自己找路往外走。我发动了车子,沿着路往回走,可是那条路变得特别长,怎么绕都绕不出去了。”

    “鬼打墙……”我看看郭辰珺。

    郭辰珺点点头,心疼的抱紧了自己的闺蜜。

    “我绕过不出去,特别害怕,车速就越来越快”,顾晓彤说,“我记得最后,好像都时速都一百多公里了,那条路还是看不见尽头,我还是出不了村子,因为我能看到那个路灯就在车的后面不远处,怎么都甩不掉。”

    “之后呢?”我问。

    “我当时吓疯了,拼命地踩油门,这时突然有一条狗在前面冲了出来,我一害怕,本能的打方向盘,车一下子冲到了路外,撞进了一个残破的院子里”,她抬起头看着我,“那院子的墙是破开的,我就是从那个缺口冲进去的。当时感觉撞到一个东西,哗啦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散掉了。我头上撞了一个伤口,流了很多血,之后我赶紧下车,借着车的灯光一看,我撞到了一个大棺材上,把它撞散了。地上到处都是血,有一个女尸躺在那棺材里,她穿着一个纸旗袍,浑身都是血……”

    我很平静,“然后呢?”

    “我吓坏了,跪在地上,不住的给她磕头,跟她说对不起,我不是不故意的,请她别怪我。后来那女尸的动了一下,接着她就……她就……”顾晓彤的眼神里满是惊恐,呼吸也急促起来。

    郭辰珺一皱眉,“那女尸怎么了?她怎么了?”“她坐起来了”,顾晓彤说,“她坐在棺材板上,就那么看着我。我吓坏了,想跑,可是没力气,我就往后蹭,一边噌一边求她别害我。那女尸坐了一会,又躺下了,然后我就看到一个穿着纸旗袍的女人来到我身边,冲我笑

。”

    郭辰珺脸色也变了,紧张的直哆嗦,下意识的看向了我。

    “没事”,我淡淡的说,“顾小姐,继续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那女人长得很好看,声音也好听”,顾晓彤说,“她没说话,她对着我唱了几句戏,好像是京戏念白,接着就盯着我看,好像等我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当然已经完全吓傻了,只顾着摇头。”

    “念白?”我心里一动。

    “然后呢?”郭辰珺紧张地问。

    “然后她又念了一遍,又看着我,等我回答”,顾晓彤说,“可我听不清她念的是什么,我太害怕了,只顾着摇头了。这次反复几次之后,她生气了,脸上的样子也变了。她的眼睛变成了黑的,脸变得煞白,嘴唇也黑了,头发也乱了,她瞪着我,继续念白,然后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一皱眉,“你点头了?”

    顾晓彤看看我,苦涩的一笑,“我不敢不点头……”

    “纸旗袍是想让晓彤答应她一件事”,郭辰珺看着我。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郭辰珺看看顾晓彤,“后来呢?”

    “后来她变回了好看的样子,然后她笑了,接着就不见了”,顾晓彤满眼泪水,“我逃回车里,接着就晕过去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市区了,车撞到了路边的树上,之前经历的事都不记得了。有人报警,我被送进了医院,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山村,棺材,女尸,念白,阴煞入神……

    我轻轻舒了口气,心说麻烦了,这下不好办了……

    郭辰珺看我神色不对,赶紧问我,“少爷,怎么了?”

    “没事”,我平静了一下,清清嗓子,问顾晓彤,“那天晚上和你和郭辰龙吵架,是因为什么?”顾晓彤低下头,无奈的一笑,“他要跟我分手,他说因为我,他和家里闹翻了,郭叔叔把家业都给了小珺,公司都没他的份了。他觉得这一切都怪我,这一切该结束了。其实在那晚之前,他就已经开始追他前女友了,这事我知道。他一边追那个女孩,一边占着我,怕的是万一不成功,起码还有我在。后来那女孩家里坚持让她跟小龙复合,她犹豫了一段时间,最后答应了。小龙回上京跟那女孩同居了几天,回来之后,当晚就跟我摊牌了。”

    郭辰珺叹了口气,心疼的抱住她,“晓彤,对不起……”顾晓彤抹抹眼泪,握住了郭辰珺的手。

    “那你怀孕,是在和他分手之前?还是之后?”我问。

    顾晓彤沉默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看看我,“是分手之后。”

    “你们又在一起了?”郭辰珺一皱眉。

    顾晓彤苦涩的一笑,“不是在一起了,我出院的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然后来看我。我不见他,他就跪在门外求我,哭着求我。后来我心软了,给他开了门,他冲进来,就把我推倒在地上,然后就……”我一皱眉,“他把你……强暴了?”

    顾晓彤低下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

    “晓彤,你怎么之前不说呢?”郭辰珺气坏了,“我哥他怎么能这样!”“都过去了……”顾晓彤擦擦眼泪,“过去了……”

    “晓彤你放心,郭辰龙对不起你,郭家不会对不起你”,郭辰珺说,“我一定给你讨回这个公道!”

    “我生下成成,是因为这个孩子是我的,不是因为他”,顾晓彤看看郭辰珺,“小珺,我不需要什么公道,我也不想让你和他们闹僵。”

    “这事你就别管了”,郭辰珺给她擦眼泪,“我在家里说话还是有人听的,郭辰龙不值得你嫁,但是你该得到的,我一定加倍补还你。”

    顾晓彤泪流满面,伤心的抱住了郭辰珺。

    郭辰珺安慰她几句,接着问我,“少爷,那纸旗袍到底想干什么?”“她想藏神夺魄,借体重生”,我看看她俩,“这事,有点复杂了……”

群聊信息

  • ogłoszenia samochody说道:

    Bardzo lubię tę stronę, dodana do zakładek. https://samocholand.pl/

  • paxil generic说道:

    I’m also commenting to let you be aware of of the cool discovery my child encountered checking your blog. She came to understand a lot of details, including how it is like to have a marvelous coaching heart to get folks easily fully grasp a variety of very confusing topics. You undoubtedly surpassed visitors’ expected results. Thanks for supplying those warm and helpful, trustworthy, revealing not to mention unique tips on your topic to Tanya. https://paxilparoxetines.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