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步步为营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5 步步为营

2020-03-18更新

    “郭家葬在三水育龙局中,家里的男人,代代都是败家子,大事全要仰仗女儿的扶持”,我看着远处,“要救孩子,必须有郭家血脉的人挺身而出,担很大的风险才行。”

    郭辰珺静静的看着我,没说话。

    我转过来看着她,“郭先生就不用说了,肯定不行。郭辰龙最合适,可是他根本不回来。现在唯一合适的,就是你了,你愿意么?”

    “要怎么做?”她问我。

    “成成需要一个替身,这样,纸旗袍的注意力会暂时转移到替身上来。”

    “您的意思是,我来做那个替身?”

    “只有你合适”,我说,“你是成成的亲姑姑,身上流的都是郭家的血。顾小姐本来更合适,但是你也看到了,她身上有纸旗袍留下的血手印。这样一来,别说让她做替身了,就是当她的面说出这个计划,纸旗袍都能感知到。”

    她点点头,“明白了,难怪您让我陪您出来吃东西……”

    “我得先告诉你,这个事,很危险”,我看着她,“你要考虑清楚。”

    郭辰珺平静的一笑,“我哥对不起晓彤,把人家害的这么惨,我难道还要看着她再失去儿子么?再说了,成成是我亲侄子,是我家唯一的血脉,于情于理,这事我都该挺身而出。危险肯定是有的,但有您在,我不怕!”

    我看着她,“真的不怕?”

    她很坚定,“真的!”我点点头,“好,那就这么定了。从现在开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所有的计划和细节,都要严格保密,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尤其是顾小姐。”“好!”她点点头。

    我看看表,“你那个助手,住哪了?”

    “她在宁州大酒店。”

    “明天一早,我们去找她。”

    “找她?”她不解,“做什么?”

    我淡淡一笑,“别问,明天就知道了。”

    她看了我一会,轻轻点了点头。

    我站起来,“好了,回去睡觉吧。”

    这件事极其复杂,绝不是一个替身能解决的,但是我不能和她多说。提前说太多,事情就容易出变数。纸旗袍是一个怨气特别重的怨鬼,她和顾晓彤有契约,相当于手握着潜入顾晓彤母子的神识的钥匙。这种情况下,我的符能阻挡她多久,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为今之计,必须瞒天过海,避实击虚,见机行事,步步为营了。

    回到家里,顾晓彤还没睡,一直在等我们。

    郭辰珺很镇定,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跟她闲聊了几句,就和我一起上楼了。

    这一晚,我睡得很安稳,头没怎么疼。

    第二天天不亮,我和郭辰珺离开了顾家,开车前往宁州大酒店。

    我们出发的时候,顾晓彤母子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

    出门之前,我专门到厨房,找到一把很精致的小水果刀,放在了裤兜里。

    路上,郭辰珺有点不放心,说家里就顾晓彤母子俩,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说不会,血符的威力比较大。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

    火中取栗,真是火中取栗了。

    宁州大酒店是市区最高档的豪华酒店,虽然不能和那晚老赵请我住的那个相比,但在宁州这样的南方小城里,已经算是条件最好的了。郭辰珺的助手叫李静,就是个很普通的小女孩,长得不算漂亮,但人很精神。

    见面之后,郭辰珺给我们引荐了,接着,我们走进电梯,来到了李静的房间里。这是一间套房,卧室加客厅,还算宽敞。

    我里里外外,把每一个房间,包括浴室,全部仔细的查看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房间还算中正,采光也好,可以用”,我对郭辰珺说。

    郭辰珺会意,吩咐李静,“你去顾小姐那里,把她们母子接过来。”“是,郭总!”李静点点头,转身走了。

>
>
    郭辰珺等她走了,转过来问我,“为什么要把他们接来这里?”“换个环境,就是换个风水”,我说,“顾小姐的房子不错,但是艺术气息太浓,火气太重,不利于布阵。这里就不一样了,这是酒店,风尘气重,气场也好,在这里布阵,效果更好。”

    “那需要准备什么?”她问,“您开个单子,我去置办。”

    “不用”,我淡淡一笑,“你陪着我就行了。”

    “我?”她一愣。

    我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客厅,在客厅中央,半跪到地毯上,略一定神,掐指诀修五雷镇灵符。

    郭辰珺来到客厅,见我正在画符,她停下脚步,远远地看着,生怕打扰到我。

    我一连修了三道五雷镇灵符,接着站起来走到套房门口,在门上,墙上,以及地上,房顶上,各修了一道铁壁符。

    郭辰珺一直跟着我,全神贯注的看着。

    接着我又走进卫生间,用铁壁符封住了水口。

    然后我走进卧室,在床上修了一道安神符,一道镇煞符,一道通灵符。

    修完之后,我深吸一口气,稍事休息,接着再次来到玄关处。

    最关键的时候到了。

    我半跪到地上,用内气在地上布置了一个太极阵。

    阵法一成,一个淡金色的太极图,淡淡的显现了出来。

    郭辰珺愣住了。

    我双手一分,太极图瞬间扩大了几十倍,将套房内的铁壁符,安神符,镇煞符,通灵符以及五雷镇灵符全部纳入,融为一体,慢慢消失了。

    整个套房,都被阵法的气场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我扶着墙,吃力的站起来,只觉得血气上涌,眼前阵阵发红。

    郭辰珺一看,快步来到我身边扶住我,“您怎么了?”

    “扶我去卫生间,快……”我强忍着说。

    “哦,好!”她赶紧点头,扶着我走进卫生间。

    进门之后,我冲到洗手池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郭辰珺大吃一惊,“少爷,怎么了?您怎么了?”

    我难受的说不出话来,趴在大理石台上,不住地咳嗽,嘴角的血线断断续续。

    郭辰珺吓坏了,她拿过毛巾,给我擦嘴角的血,不住的问我,“是不是很难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足足五六分钟,我这口气才算缓上来,镜子上,池子里和诺大的洗漱台上,已经全是血沫子了。

    我吃力的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蜡黄,满是冷汗,憔悴的像瘦了一圈似的。

    “觉得好些了么?”郭辰珺着急的看着我。

    我使劲咽了几口,伸手想拿杯子。

    她赶紧拿了杯子,接了一杯温水递给我。

    我漱了漱口,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平静了下来。

    “还难受么?”她问。

    “我没事,就是修为不够,每次内气消耗的大了,就会这样……”我挤出一丝笑容,“麻烦你,扶我到床上,休息会……”

    “嗯!”她把我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扶着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洗手间。

    来到卧室,她扶着我躺倒床上,给我盖好被子。接着她回去洗了一条热毛巾,回到床前,仔细的给我擦脸上的汗水。

    我无力的睁开眼睛,默默的看着她。

    她擦得很认真,神情专注,眼神里满是心疼,直到擦完之后,她才注意到我在看她。

    那一瞬间,她不动了。

    我们静静的凝视着彼此,半天没说话。

    最后,我把眼睛闭上了。

    “我……我去换条毛巾”,她红着脸,起身走了。

群聊信息

  • tofranil imipramine说道:

    My spouse and i got quite joyful that Jordan managed to do his reports through the entire precious recommendations he had through the web pages. It is now and again perplexing to just continually be handing out secrets which people may have been selling. So we keep in mind we have got the writer to give thanks to for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illustrations you have made, the simple web site navigation, the relationships you will help foster – it’s got many incredible, and it’s really helping our son in addition to the family know that the situation is exciting, which is rather mandatory.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https://tofranilimiprami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