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灵戏班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0 灵戏班

2020-03-20更新

    女鬼见我们跟上来了,转身继续往前给我们引路。

    街深处漆黑一片,越往里走,越觉阴森恐怖,两边断壁残垣间的乱草中,似乎有无数只眼睛在暗中盯着我们。而在看不见的黑暗中,仿佛也埋伏着不止一个灵体,正冷冷的盯着我们,寻机而动。

    走着走着,郭辰珺下意识的想回头看。

    “别回头”,我淡淡的说,“不要管后面,往前看。”“我感觉后面好像有人……”她小声说。

    “走夜路,不能回头”,我说,“回头易惊心,惊心火易散,阳火一散,鬼魅阴邪之物就不怕你了。”“可是后面……”

    “别管后面,看着前面”,我语气很坚定,“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的肩膀,又向我靠近了些。

    我们继续前行,跟着女鬼走到街道尽头,拐了一个弯,走进了一个场院。这里的阴气远比村里其他地方要重得多,我能明显感觉到皮肤发紧,以及一阵阵冰冷的刺痛感。

    这时,女鬼停下了,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我。

    几乎同时,她身后出现了十几个男女厉鬼,他们身上穿着行头,脸上画着黑禁品彩,有青衣,有花脸,还有丑儿,身上浑身是血,十几双没有眼白的眼睛如同黑洞,齐刷刷的盯着我们,让人不寒而栗。

    我顿时明白了,难怪顾晓彤说纸旗袍对她唱念白,这些厉鬼,本来就是唱戏的。

    他们,是一个鬼戏班!

    我用余光看了一下身后,场院的门口也被几个鬼守住了。

    这些鬼刚才一直远远地跟着我们,现在,他们的胆子也大起来了。

    郭辰珺本能的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想都没想,把她揽进怀里,单手抱住了。

    她看了我一眼,紧紧的抱住了我。

    这时,纸旗袍出现了。

    她在戏班众鬼之前显现出来,冷冷的看着我怀里的郭辰珺,一脸的不甘心。

    我掐着雷诀盯着她,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她如果真的冲上来,我怎么办?打散她?那成成也会跟着魂飞魄散!不打她?那郭辰珺怎么办?我突然一阵后悔,刚才急着进村干什么?我应该先把包里的七星桃木印拿出来呀!这样纸旗袍带着她的鬼戏班冲过来的时候,我至少可以先把她封印到桃木印里。现在可到好,印就在背包里,可是我一手掐着雷诀,一手抱着姑娘,根本腾不出手来了。

    一阵阴风吹过,纸旗袍额前的乱发吹乱了。

    她没动,她的戏班也没动。

    但我的额头上,却冒汗了。

    “我包里有桃木印,你拿出来”,我盯着纸旗袍,小声吩咐郭辰珺。

    “嗯……”她拉开拉链,把手伸进包里,哆嗦着摸出了桃木印,“是这么?”

    我不敢分心,“这印是我修符用的,上面有朱砂七星,能制厉鬼!你拿着,万一一会他们冲过来,你见鬼就拍!”

    郭辰珺使劲点头,“嗯。”

    说完,她看向了纸旗袍。

    纸旗袍发现了郭辰珺手里的桃木印,她似乎犹豫了。

    她身后的鬼戏班却纷纷后退,他们怕桃木印。

    郭辰珺紧张的看着他们,因为紧张,她的胸脯不住的起伏,脸上和脖子上全是冷汗,抱得我更紧了。

    纸旗袍犹豫了一会,最后她看了我一眼,低下头,缓缓地跪下了。

    我和郭辰珺都是一愣。

    接着,鬼戏班和守着场院门口的鬼,也跟着跪下了。

    “吴峥,他们这是……”郭辰珺一脸迷茫。

    我也同样迷茫,于是问纸旗袍,“你什么意思?”

    纸旗袍抬起头,用那双黑乎乎的眼睛看着我们,张嘴说话了,“此……我……先……我……之……”

    她说的很认真,可是她的声音却像收音机受到了干扰似的,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我一皱眉,“你说什么?”

 nb

sp;  “我……之……乃……此……”她又说道。

    “她在说什么?”郭辰珺不解。

    我想了想,明白了,“她死之前被人毒哑了嗓子,死后又被人封印了,所以很难说出完整的话来。”

    “难怪晓彤说听不清”,郭辰珺看看纸旗袍,“原来是她说不出来……”

    纸旗袍听到我们的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让我帮你?”我问她。

    她又点了点头,接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那意思你先想个办法,让我能说话。

    我犹豫不觉,帮她说话不难,用通灵符布置个阵法就行了,但问题是,布阵就得松开郭辰珺,万一他们趁机冲过来,那怎么办?纸旗袍看出了我的担心,她指了指郭辰珺,又指了指自己,摇了摇头。

    “她……什么意思?”郭辰珺不明白。

    我看明白了,“她说请我放心,她不会夺你的身体。”

    郭辰珺看看我,“那你帮帮她吧。”

    “你不怕我一松手,她就动手?”我问。

    郭辰珺回头看了看纸旗袍,犹豫了一下,说,“她都说了不伤害我了,我想……她应该不会言而无信,你就帮帮她吧。”

    “她可是鬼,而且是怨鬼”,我看着她,“你真不怕?”

    “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搞清楚她的情况,不是么?”她看着我,“总要冒点险的,有你在,我不怕。”

    命相属水的人就是这样,小事犹疑,大事果决,而且他们的第六感非常强,所以在关键时刻做出的决定,往往是正确的。

    我略一沉思,决定听她的。

    我轻轻松开她的腰,拉住她的手,严厉的警告纸旗袍,“我可以帮你,让你说话,但是在我布阵的时候,如果你们敢伤害她一根头发,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都魂飞魄散!”

    郭辰珺眼神一热,轻咬着嘴唇,那样看着我。

    跪在地上的纸旗袍点了点头,答应了。

    我松开郭辰珺的手,走到纸旗袍面前,半跪在地上,略一凝神,掐指诀在地上点了一下,接着开始修通灵符,口念咒语:阴阳有界,真灵不禁,敕!

    言罢,落印,符成。

    我双手一分,淡金色的太极图,淡淡的显现了出来。

    通灵符入太极阵,融合在一起,就是通灵阵了,纸旗袍只要进入阵中,不但能说话,太极阵还能褪去她身上的鬼气,让她恢复生前的样子。

    我看看纸旗袍,退回到郭辰珺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纸旗袍缓缓地站起来,飘进了阵法中,瞬间,她身上的纸旗袍不见了,变成了一个衣着讲究的华丽少妇。她依然是穿着一身旗袍,梳着民国时流行的发式,双眉如黛,杏眼翘鼻,唇红齿白,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郁。

    我俩不禁一愣,感情这纸旗袍生前,还真是个美女。

    她看看自己身上,欣喜异常,赶紧转身招呼其他鬼,“你们快来,快来啊……”

    厉鬼们听到她的话,赶紧起身,争先恐后的飘进了阵法中,一个接一个的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这下我们看清楚了,他们真的是一个戏班,有男有女,加在一起差不多二十多个人,基本都是年轻人。他们恢复过来之后,都开心得不得了,一个个拉着纸旗袍的手,兴奋的直流眼泪。

    “孟老板,我能说话了!”

    “孟老板,我也能说话了!”

    ……

    给我们引路的那个女鬼,此时也变回了生前的模样,她是一个非常秀气的少女,也是一身旗袍。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兴奋对纸旗袍说,“师姐,我能说话了,我又变成人模样了……”

    纸旗袍哭了,接着少女也哭了,整个戏班的鬼都哭了。

    我和郭辰珺默默的看着他们,心里不由得一阵感慨。

    浮生红尘醉梦死,寂静山村鬼夜哭。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单独一面的,只是有缘明白这些的人,太少了。

    我把郭辰珺揽进怀里,她轻轻地抱住了我。

    看来这个事,得换个思路解决了。

群聊信息

  • buy impotence drugs说道:

    Today, with the fast lifestyle that everyone leads, credit cards have a huge demand in the economy. Persons from every field are using the credit card and people who are not using the card have lined up to apply for one.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ideas on credit cards. https://impotencemedi.com buy impotence drugs https://impotence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