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诅咒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2 诅咒

2020-03-21更新

    “我师父一生浪荡不羁,酒色财气毒,能沾的全沾了”,孟小冬声音开始冷了,“但,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而我,学会了一些。”

    “你做了什么?”我问。

    “役灵术”,她淡淡的说,“那天傍晚时分,我杀死了孙金发的仆人孙二,用他的血结印,控制了他的尸体。然后,我让孙二来到这里,杀死了看守戏班的人。”

    她身后的众鬼不哭了,一齐站了起来,顿时,场院内阴气大盛,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郭辰珺一阵紧张,“吴峥,他们……”“没事”,我淡淡的说,“他们是激动,不会对我们乱来,别怕。”

    郭辰珺这才松了口气。

    孟小岩转头看着远处的一个角落,“就在那里,孙二杀了六个人……”

    我们转头看向那个角落,那里出现了一个男人,他脖子被割开了,身上全是血,却勇猛无比,一边嘶吼着,一边将冲上来的村民们打倒在地,接着杀死。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是身受重伤的戏班男人和衣衫不整的女人们,他们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不知所措。

    “我不是眼花吧?”郭辰珺吃惊的问我,“那是什么?”

    “那是当年”,我淡淡的说。

    郭辰珺不说话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远处的角落里,孙二一连杀死了六个村民,接着就像僵尸似的,缓缓向外走去。戏班的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女人们吃力的扶起男人,跟着向外走去。

    可就在这时,更多的村民手持着柴刀,锄头,叉子等农具赶来了,堵住了场院的门。他们见到了场院里血腥的一幕,都吓坏了,想拦孙二,又不敢上,孙二不住地向前,村民不住地后退。

    孟小岩轻轻一挥手,孙二,戏班众人和村民都化作一阵烟,随风消散了。

    “后来呢?”郭辰珺忍不住问。

    孟小岩神情复杂的看着她,“你……不是郭家少爷?”

    郭辰珺一愣,“我……”

    我忘了告诉她了,她不能和孟小岩说话,不然替身符法就穿帮了。

    “她是郭家的小姐”,我接过来,“孟老板,你别乱来。”

    孟小岩没说话,深深地看着郭辰珺。

    郭辰珺迎着她的目光,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孟小岩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后来,孙二被他们砍成了碎尸,我的役灵术被破了。”

    “然后呢?”郭辰珺问,“他们报复你们了?”

    “他们先用毒药毒哑了我们,以防止我们再用咒语,接着杀了戏班里所有的人。当天晚上,孙金发折磨够了我之后,把我也杀了。”

    话音一落,她身上的衣服瞬间消失了,露出了她浑身是血的身体和身体上的十九个伤口。

    郭辰珺惊住了。

    我也惊住了。

    孟小岩的双手,双腿,前胸,小腹和额头上,各被钉了一到数枚棺材钉,浑身是血,死的无比凄惨。

    她身后的众鬼,哭的泣不成声,有的不住的给她磕头。

    “我就是这么死的……”孟小岩凄惨的一笑,“他说我是个妖女,用十九枚棺材钉,把我活活的钉死了。”

    我叹了口气,转过头去,不忍看她了。

    我怀里郭辰珺捂着嘴巴,她流泪了。

    孟小岩沉默了一会,轻轻一挥手,身上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我死的很惨,是活活疼死的”,她说,“在咽气之前,我用最后的力量,以血为誓,留下了一个最后的诅咒——我死之后七日,必杀孙氏

一百人!发完了血誓,我就死了,然后化作了厉鬼……”

    她抬起头,看着我,“我虽是旁门左道,但也算是个懂道术的人。我记得师父说过,懂道术的人若遭横死,临终发下血誓,必成怨灵。我一生坎坷,再苦再难也没想过用道术害人,走到这一步,都是孙氏族人逼我的。”

    “这不怪你”,我说,“后来呢?他们是不是找了人来镇压你了?”

    “我死后三天,杀了孙氏的三十二个男丁,十五个女人,这其中就包括孙金发”,孟小岩冷笑,“他们怕了,准备全族搬走,离开这里以躲避我的复仇。我怎么可能让他们走?村口那座石桥下,我每天都守在那里,谁走我就杀谁。孙氏族人被我杀的绝望了,那天他们一齐出村,跪在桥边给我焚香上供,求我放他们一条生路。可偏偏这时候,有个游方的老道人来到这里,他说远远地看到这里怨气冲天,必有怨鬼作祟,所以就赶过来了。”

    “孙氏族人见了救星,赶紧跟老道诉苦,他们说我是个妖女,带着一个戏班来到这里,暗中杀孩子吃肉,修炼邪术,他们的族长为了保护他们,就用杀了戏班里的人,然后用棺材钉把我钉死了”,她轻蔑的一笑,“可恨那老道人,听了他们的话,就信了。他用符打伤了桥下的我,然后让村民把我的尸体挖出来,做了一件纸旗袍给我穿上,同时在棺材里撒鸡血,画血符,用了一百二十尺鸡血绳将棺材层层缠住,埋在了孙金发家的院子内。至于戏班里的兄弟姐妹,他让村民将他们分成四批,埋在村子的四个角落里,在他们的坟上还各镇了一个镇物。他告诉村民,每逢年节和我们的忌日,一定要在这场院中祭祀我们。他说有我们埋在这里,八十年内,这里都是风水宝地,不要轻易离开。至于八十年后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了。”

    她冷冷一笑,“孙氏族人听了他的话,就没人愿意走了。可是我们却被那老道害惨了。我被封印在棺材里,根本动弹不得,受尽了折磨,而如月她们虽然没被封印,却也因为这里阵法的缘故,无法离开这里进入轮回。我们就这样,被那老道困在了这里,困了整整八十多年!”“八十多年……”我叹了口气,“你们受苦了……”

    孟小岩低下头,半天没说话。

    “孟小姐你别难过”,郭辰珺抹抹眼泪,清清嗓子,“是不是因为离不开这里,所以你才想借晓彤的身体的?”

    孟小岩叹了口气,看看她,“一年前,宁州大旱,孙氏族人都搬走了,他们临走的时候,挖出了我的棺材,放在孙家祖院里曝晒。我听他们说,这是那老道人留下来的话,说是他们有一天要走的话,就把我的棺材放在太阳下,晒足七七四四十九天,我就会魂飞魄散,不会再危害人间了。他们走了之后,如月很着急,因为所有的兄弟姐妹中,只有她因为埋的时候位置不对,受镇物影响要弱一些,所以可以自由出来。自从村子里没人了之后,她每晚都在村外游荡,寻找走夜路的人,希望引人来这里,弄坏棺材,打开我的封印,把我放出来。可是因为这里的镇物,她最远只能离开三十里左右,再远就会被镇物的力量束缚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说,“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被暴晒了整整四十五天了,如月急的不行,那天晚上她又出去了,然后就遇上了顾小姐。于是,她就把顾小姐引来了……”

    “你想借顾晓彤的身体重生,然后回来这里,破这里的镇物”,我看着她,“是么?”“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孟小岩说,“我只是想借她的身体,去找一个高人,委托那高人来救我们。只要破开那些镇物,我就离开顾小姐的身体。我虽是横死的厉鬼,但我的神志还是有一些的,我不会滥杀无辜。”

    “可是元神纠缠在一起之后,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了”,我看着她,“就算解开了,你也很可能会魂飞魄散,你不知道么?”

    孟小岩莞尔一笑,“我一个厉鬼,本就难入轮回,死而死矣,何惧之有?只要能救出我的兄弟姐妹,就算魂飞魄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点点头,“孟老板是个讲义气的人,我佩服你!好吧,只要你答应我,放过郭家少爷,这件事,我来给你们办!”

    孟小岩静静的看着我,笑了。

群聊信息

  • tadalafil cost说道:

    I happen to be writ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what a wonderful experience our princess went through visiting yuor web blog. She realized too many things, with the inclusion of what it is like to possess an incredible teaching style to make the rest without problems understand various very confusing topics. You undoubtedly surpassed visitors’ expected results. Thanks for supplying those warm and helpful, trustworthy, revealing not to mention unique tips on your topic to Tanya. https://hillsdaledowcenter.com/

  • risnia online说道:

    A lot of thanks for all your valuable efforts on this site. Kate loves engaging in investigation and it’s really easy to understand why. I know all concerning the dynamic medium you give important secrets on this web blog and as well as foster participation from others on that content plus our daughter is always discovering a lot. Have fun with the remaining portion of the new year. You are conducting a great job. https://risniarisperidone.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