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余明婉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12 余明婉

2020-03-26更新

    我停下脚步,转身回来,“谁?”

    “她叫余明婉,是我的一个客户”,李川说,“五年前,那年的八月份,她去杭州我们公司总部签一份很重要的合同。那天我正好去总部,她在合同部签完合的同出来的时候,正好跟我走了个面对面。我看她长得年轻漂亮,非常的喜欢,就说请她到我办公室谈谈,喝杯茶。我们的合同部主管给她介绍了我,说我是永川钢铁集团的董事长,她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然后呢?”可儿冷笑,“你把人家姑娘给睡了?”

    李川红着脸,点了点头,接着说,“我真的是很喜欢她,想和她交往的,可是没想到,她一进我办公室,不一会就昏过去了。我实在没忍住,就把她抱进卧室,把她给……那什么了……”

    他咽了口唾沫,看看我,“可我万万没想到,完事后,她流了满床的血,而且脸色煞白,就跟要没气了似的。我赶紧穿上衣服,喊人送她去医院,到医院一查才知道,原来她怀孕了,流产了……”

    “呵呵……”可儿冷笑,“垃圾!”

    李川惭愧不已,“我真的不知道她怀孕了,真的不知道……”

    “后来呢?”我问。

    “后来,罗秀山来了”,他苦笑,“他听说余明婉流产了,整个人都傻了。我问他是不是认识余明婉,他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半天没说话。”

    “什么样的眼神?”我问。

    “很陌生的眼神”,他说,“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更像是想杀人的眼神。”

    “他和余明婉什么关系?”我问。

    “没有任何关系”,李川苦笑,“他根本不认识余明婉,他说我不该这么做,那孩子太无辜了。我问他怎么办?他说事已至此,只能尽量补偿余明婉了。说完这些,他就走了。”

    可儿看看我,“这事没那么简单,他一定认识余明婉。”

    我沉思片刻,转头看向客厅里的狮头盾牌,“玄武阵,胎儿……”

    “少爷,我现在回想当时的场景,我也觉得罗秀山肯定认识余明婉”,李川说,“您说他……会不会那孩子……是他的?”

    “余明婉后来怎么样了?”我问他。

    “后来我跟她道歉,但她一直不理我”,李川说,“出院之后,她就离开了杭州,不知去向了。”

    “之后就完了?”可儿一皱眉,“你就没去找找人家姑娘?”

    “我派人去找了”,李川苦笑,“能找到地方都找了,根本找不到。”

    “没想到,我们竟然在帮一个人渣办事”,可儿冷笑,“李先生,你是该遭报应!罗秀山没错,他这是替天行道!”

    “可儿!”我冲她一使眼色,“别胡说。”

    “哎……”李川叹了口气,“可儿小姐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人渣,的确该遭报应,我对不起那姑娘呀……”

    他流泪了。

    “这是你的私事,我们不便多说什么”,我看着他,“这次的事过去之后,希望你好自为之。”

    他流泪着点头,“谢谢少爷!我改,我一定改……”

    我看看可儿,“走吧。”

    可儿瞥了他一眼,轻轻舒了口气,点了点头。

    从主楼里出来,看着空旷的厂区,我心里更没底了。

    还是那句话,这里的气场太干净了,干净的让人无从下手。

    我沉思片刻,本能的想动卦,这个念头一动,我赶紧打住了。

    毋庸置疑,下面的这个镇物非常凶猛,用了卦,万一生出变数那就得不偿失了。我还是想点别的办法,尽量稳妥些吧。

    可儿来到我身边,“少爷,在想什么?”

    我沉思片刻,冲李川一招手,“你过来。”

    李川快步跑过来,“少爷,您说。”

    “给我们准备一辆大一些的车,备足吃的和水”,我说,“我和可儿要在这里住两天。”

    “在这里?”李川一愣,“这……能行么?”

    “让你准备你就准备,不用问这么多”,我说。

    “好”

,他点点头,接着想到,“少爷,其实您和可儿小姐可以去主楼里住,怎么也比车上舒服多了,您说呢?”

    我没说话,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大门口走去。

    可儿也瞪了他一眼,快步追上了我。

    李川自觉无趣,红着脸叹了口气,跟了上来。

    来到外面,我们开门上车,调转方向,向县城驶去。

    回到酒店,我让可儿要点吃的,接着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之后,我穿上浴袍,擦着头发来到客厅,可儿已经把饭菜摆好了。

    菜是从酒店餐厅点的,尖椒炒肉,干炸黄鱼,鱼香茄子,白灼秋葵,外加一小桶米饭,一盆海鲜汤,看起来还不错。

    我走到沙发前坐下,可儿给我盛了饭,接着自己也盛了一碗,在我身边坐下,吃了起来。

    我们都饿坏了。

    “多吃点”,我给她夹了一条炸鱼,“天黑了咱们去厂区,接下来这两天,可没这伙食了。”

    可儿给我也夹了块肉,“您也多吃点!”

    我俩相视一笑,端着碗,狼吞虎咽。

    吃完之后,她拿过我的碗,给我盛汤,“少爷,我不太明白,咱们去厂区做什么呀?难道是守株待兔?”我接过汤,轻轻喝了一口,味道还可以。

    “有勺子”,她递给我。

    “不能说是守株待兔”,我放下汤,接过她递来的勺子,“那下面有镇物蠢蠢欲动,上面必有异常,只要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就能顺藤摸瓜,搞清楚下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可那地方气场那么干净,哪有蛛丝马迹呀”,她不解。

    “不可能没有,估计是时辰不对”,我说,“所以我想,咱俩干脆去那待两天,我就不信了,还能查不出来?”

    “那万一真的查不出来呢?”她担心,“那怎么办?”

    我看她一眼,“那这厂区就彻底废了。”

    “怎么说?”她看着我。

    “看着没问题,可一旦开工,说不定就会出事”,我说,“到时候,李川他担当不起,所以这厂区只能废掉。他这两个多亿的投资,就只能打水漂了。”

    “要是看他的所做作为,那他真是活该”,可儿说,“不过这事是您办的,要是真那样了,对您影响可不好。”

    我喝了口汤,“所以啊,还是得把镇物找出来,把事给人家办妥当了才行。”

    “是啊,”可儿若有所思,“可那东西到底是啥呢?怎么就这么邪性,一会臭气熏天,一会又干净的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这也太特么邪门了……”

    我看她一眼,微微一笑,“别想了,会查出来的。”

    她深吸一口气,低头喝汤了。

    天黑之后,李川来了,给我们送来了一辆豪华的大商务车。

    “斯宾特?”可儿眼睛一亮,开门上车检查了一番,满意的一笑,“可以啊!”

    李川笑了,“那就好,吃的和水都准备好了,都在车上。”

    可儿开门下车,来到我身边,“少爷,这车配置很高,开这个去厂区,住三天都没问题。”

    我点点头,看看李川,“你就不用去了,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那我等您电话”,李川说。

    “哎对了”,我想起来,“你这几天在哪住的?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住酒店?”

    李川一愣,随即一笑,“呃……是这样的,去年厂区动工的时候,我在这买了个房子,这几天我都是住在那的。少爷,等这事过去,我带您过去看看。”

    “哦,那倒不用”,我看看可儿,“咱们走吧。”

    “好”,可儿点点头。

    我们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离开酒店,向狮子坪驶去。

    李川目送我们离开,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儿注意到了他的神情,小声对我说,“少爷,李川心虚了……”

    我看了酒店门口的李川一眼,淡淡一笑,“随便他,走吧。”

群聊信息

  • aripiprazole online说道:

    I simply wanted to thank you very much once more. I do not know what I would have tried without these techniques shared by you regarding that subject matter. It was before an absolute scary scenario in my position, nevertheless taking note of this specialized tactic you solved the issue took me to weep with happiness. Now i’m thankful for your support and thus trust you really know what an amazing job you were putting in training the mediocre ones via your webpage. Most probably you haven’t met any of us. https://abilifyaripiprazoles.com/

  • best Arthritis medications说道:

    Very nice post and right to the point. I don’t know if this is really the best place to ask but do you guys have any ideea where to hire some professional writers? Thanks in advance 🙂 https://arthritismedi.com best Arthritis medications https://arthritis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