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咒体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3 咒体

2020-06-06更新

    杜凌下榻的美亚王都,是南岛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

    来到总统套房门口,我告诉周婉,“我和可儿进去,所有人在外面等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是!少爷!”周婉说。

    我们开门走进了总统套房。

    来到杜凌卧室,一开门,一股呛眼睛的油烟味直冲了出来。

    杜凌躺在地毯上,身子用红被子包裹着这,气息微弱,脸色煞白,头上和脚下点着十三根蜡烛,已经燃烧了快一半了。

    唐思佳坐在她身边,双手报膝,神情呆滞,肩膀微微颤抖着,已经快被吓傻了。

    我快步来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姐……”

    唐思佳吓得一声惊呼,甩开我的手,惊恐的看着我和可儿,不住的往后蹭。

    我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她剧烈的挣扎,拼命的嘶喊,“不……不……你别碰我……我不怕你!你是幻象!……”

    我掐指诀修了一道安神符,按进了她的后心。

    唐思佳身子微微一颤,嘶喊声戛然而止,接着眼睛一翻,无力的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把她交给可儿,吩咐她,“抱她去浴室,给她洗个澡,然后把她放到另一个卧室的床上,我一会过去。”

    “好!”,可儿抱起唐思佳,转身走了。

    我来到杜凌身边,仔细一看她的眉心,只见她的神光差不多已经全散了,剩下的那点残神也微弱的快看不见了。

    我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先解开被子,然后解开了她的睡衣。

    把她的衣服脱下来之后,用手按住她的小腹,以金光冲击她的下丹田。

    第一次冲击,丹田内气若游丝。

    第二次冲击,丹田内开始震动了。

    我略一凝神,加大了金光的力量,猛地一冲。

    她下丹田瞬间热了,一股精气被冲了出来。

    我掐指诀一点她的小腹,引那股精气一路向上,经中丹田,直冲上丹田。

    杜凌的身子仿佛受到了电击,猛的弓了起来。

    我变换指诀,在自己眉心捏出一点点神光,按进她的眉心,接着轻轻一拍她额头。

    她身子瞬间落回床上,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嘴角涌出了黑色的血。

    这是为她通中脉,中脉通了,接下来就可以用阵法保护残神了。

    我转身来到卧室中央,掐指诀在地上一点,布置了一个太极阵,接着观想三才聚灵符,伸手一弹,将符弹进了阵法中。三道聚灵符弹进去之后,强劲的灵气场迅速成形,将整个美亚王都都笼罩住了。

    美亚王都是南岛的地标,正坐在风水龙脉上,气场极好。

    三才聚灵阵威力强劲,迅速从龙脉中汲取了大量的灵气,以杜凌的卧室为中心,在美亚王都的顶部,形成了一个直径约数十米的巨大灵气旋。

    我回到床边,凝视着床上的杜凌,观想通灵符,五雷镇灵符和烈火符,依次弹进了她的眉心。

    杜凌身子猛地一颤,哇的一声,涌出了一大口黑血。

    我心说姐呀,你可千万撑住,就差最后一步了。

    我深吸一口气,调金光到左手,右手掐指诀开始布阵修符。

    很快,反转七星阵修好了。

    我用手攥住,后退几步,右手掐雷诀护身,左手一甩,一道金光飞到杜凌身上,瞬间变成了反转七星阵。

    “啊!~”杜凌一声惨叫,身子猛地弓了起来,睁大了

眼睛,张大了嘴巴,青黑色的汗水瞬间涌了出来。

    我凝视着她,因为紧张,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几秒钟后,强劲的聚灵阵化作一道金光,飞进她的体内,与她融为了一体。

    她身子一软,落到床上,胸脯不住的起伏起来。

    我随即用手灭了地上的十三支蜡烛,快步来到她身边,仔细一看,只见她的眉心内,神光又开始亮了。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她这条命,暂时是保住了。

    杜凌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不住的喘息着,身上的汗水如泉涌一般,红被子很快湿透了。

    这些汗水是巫术的咒体,那镜子是用邪咒炼养的,一旦人盯着它,邪咒就会通过人的眼睛进入事主身体,形成咒体。之后,那咒体就如病毒一般,迅速变强,最后把事主的魂魄挤出本体,封印到镜子中,以此完成摄魂的过程。

    杜凌如今只剩下了残神,但我打通了她的中脉,又将三才聚灵阵融进了她的体内,并以五雷镇灵符和烈火符来保护她的残神。如此一来,龙脉之气源源不断的补入她的体内,残神就会迅速增强,同时咒体受到强烈的冲击,抵挡不住,自然也就被逼出来了。

    但是,只逼出来还不行,这青黑色汗水和当初高颖身上的粉红色汗水一样,都是有毒的。必须尽快把这些汗水洗掉,冲走,不然的话,杜凌的身子就废了。

    我转身走出卧室,来到主浴室,打开了热水。

    另一边的浴室里,可儿也正在给唐思佳洗澡。

    我走过去,敲了几下门,“可儿,她醒了么?”

    “还没呢!”可儿说,“少爷,唐姐姐流了好多血!”

    “没事,她是被阴气冲了,例假提前了”,我说,“你给她冲干净,然后……然后……”

    我有点尴尬。

    “我明白怎么处理”,可儿说,“可是少爷,这没有卫生巾啊!”

    我脸一红,“你等着。”

    我转身走到门口,打开门,清清嗓子,“周婉,你……你那个……”

    “怎么了少爷?”周婉问,“需要我做什么,您吩咐,我马上去办。”

    我咳了咳,一指她的裤兜,“你那卫生巾,给我一片。”

    周婉一愣,“哦,好!”

    她从口袋里拿出卫生巾递给我,“够么?”

    “暂时够了”,我说,“一会去给唐小姐再买一包。”

    “好的少爷!”她点点头。

    看到周婉那么坦然,平静,我觉得更不好意思了,随即关上门,转身来到了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可儿把门开了一道缝,“少爷!”我把卫生巾递给她,“给她换上,洗完之后,抱她去床上。”

    “好”,可儿把门关上了。

    我长出一口气,来到主浴室,见水已经放了一些了,转身走进杜凌卧室,把她抱了起来。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温热了,脸上也有一些血色了。

    灵魂虽然被摄走了,但是残神还在,命暂时是保住了,可是如果拖得时间太久,那她的身体将会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

    我看着她,心里一阵心疼,深吸一口气,转身将她抱出卧室,走进浴室,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浴缸中。

    霎时,浴缸中的水变成了青黑色。

    我加大水流,脱了外套,撸起袖子,开始给她洗澡。

    杜凌无力的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弟弟……”

    她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我心里一疼,叹了口气,继续给她洗澡了。

群聊信息

  • order escitalopram说道:

    I am only writ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what a really good experience our princess undergone viewing your webblog. She picked up some things, which included what it is like to possess an ideal teaching spirit to make the mediocre ones without difficulty master specified tortuous things. You undoubtedly surpassed readers’ expected results. Thanks for rendering those productive, trustworthy, revealing as well as unique tips on your topic to Mary. https://lexaproescitalopram.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