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残神的记忆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4 残神的记忆

2020-06-06更新

    洗了足足半个小时,浴缸里的流水终于变清澈了。

    而此时,她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我搓的通红了。

    杜凌是个美女,肤如凝脂,曲线动人,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成熟女人的美。我把她看了个遍,也洗了个遍,但我的心里一直很安静,并没有一丝丝其他的想法。

    因为,她是我姐。

    我拿过浴巾,裹住她的身子,将她抱回卧室,放到床上,从橱柜中重新拿出一套被子,给她盖上了。

    现在的她,已经不用盖红被子了。

    我给她盖好被子,又仔细看了看她的眉心,确认没问题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她的残神已经很稳了,虽然不能代替魂魄,但是几天之内,是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现在的情况,等于是杜凌被一分为二了,她的魂魄被夺走了,但是残神还在,而且还相当的强。人都有魂魄,人和人的元神是不一样的。杜凌的元神很强,所以即使只剩下残神,我也能通过这残神,读取一些她出事之前的信息,以此来寻找一些有用的线索。

    我静心片刻,深吸一口气,先解开身上的避煞符,接着按住她的眉心,将她身上的通灵符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瞬间,我脑海里出现了很多片段化的场景。

    对于那些没价值的,比如她工作,洗澡,睡觉,谈判之类的场景,我直接略掉,只追寻跟镜子有关的场景。

    这个心念一动,很快,程雪出现了。

    上京机场,杜凌刚上飞机,程雪打来电话,“喂,杜凌,我淘到一个宝贝,你要不要看看?”

    杜凌:“我要去南岛,等回来的吧。”

    程雪:“南岛?哈哈哈,我也正想去南岛呢!你今天去么?”

    杜凌:“对,马上起飞了。”

    程雪:“那行,我现在在广州,一会我也飞过去,下午去酒店找你,给你看看这宝贝。”

    杜凌:“什么宝贝啊?这么急?”

    程雪神秘的一笑:“暂时保密,见到你就知道啦……”

    ……

    南岛,亚美王都,这间总统套房。

    杜凌和程雪一起走进房间。

    程雪看了看门口的周婉,问杜凌:“哎?陈芳怎么没来?”

    杜凌:“她有别的事,这次就没带她。”

    程雪哦了一声,回头看了周婉一眼:“有日子没见着了,我还挺想她的呢。”

    杜凌:“没事,想见她还不容易么?等回去的。”

    周婉把门关上了。

    俩人来到客厅坐下,程雪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紫檀小木盒,递给杜凌,神秘的说:“这可是宝贝,看看能不能入你的法眼……”杜凌接过来,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造型古朴的小铜镜。

    她拿出铜镜,先看背面的铭文。

    程雪:“哎呀,背面没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正面,看里面有什么。”

    杜凌看她一眼,纳闷的转过镜子,仔细看镜面,不禁纳闷:“有什么呀?”

    程雪:“你仔细看,盯着镜子,全神贯注的看……”

    杜凌有些疑惑,放下镜子:“这到底是什么?”

    程雪:“哎呀,咱俩什么关系?我还能害你不成?你好好看看,自己看出来才有惊喜,我说出来,不就没意思了么?”

    杜凌犹豫了一下:“那好吧……”

    她拿起镜子,仔细看那镜面。

    突然,她眼前一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程雪眼睛一亮:“怎么样?”

    杜凌使劲晃了晃头,这才精神了,问程雪:“这镜子……怎么透着一股邪性?到底什么来历?”

n

bsp;   程雪:“这可不是邪性,这叫灵性!怎么样?喜欢么?送你了!”

    杜凌看了那镜子一眼,不慌不忙的把它装回紫檀小木盒,还给了程雪:“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

    深夜,这间卧室。

    杜凌洗完澡,换上睡衣,回到卧室,躺倒床上,准备休息。

    突然,她头晕起来,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她很痛苦,捂着头蜷缩在床上,吃力的喘息着。

    过了一会,她不晕了,随即开始干呕。

    她随即下床,摇摇晃晃的跑到卫生间,吐了几口血水。

    周婉听到声音,迅速从小卧室出来,快步来到卫生间:“杜总!”

    她赶紧扶起杜凌:“您怎么了?”

    杜凌很虚弱:“喊唐小姐过来……快……”

    ……

    还是这间卧室。

    杜凌躺在床上,痛苦的只翻白眼,双手不住地撕扯着床单。

    唐思佳开门进来,快步来到床边:“杜总,您怎么了?”

    杜凌已经看不见了,她一把抓住唐思佳的手,用尽力气对她说:“我被人暗算了……找……找吴峥……”

    她话没说完,嘴里涌出几口黑血,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

    我深吸一口气,什么都明白了。

    我在床边坐下,拉住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姐,你放心,有弟弟在,谁也伤害不了你。那个程雪和她身后的你那位亲戚躲不了多久了,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同时把他们抓住,还你这个公道……”

    杜凌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一般。

    我的眼睛瞬间湿润了。

    杜凌对我很用心,她是真的把我当弟弟看,我也真的从心里认了她这个姐姐。程雪和那个人故意趁我去西北的时候算计杜凌,以为这样一来,杜凌就必死无疑了。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和可儿仅用了两天就解决了黑菩萨,赶回来了。

    我回来了,就不会让我姐有事。

    那两个杂碎,该做好准备,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我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可儿在外面敲门,“少爷,唐姐姐醒了。”

    我心里一动,清清嗓子,“好!”

    我起身来到门口,打开门,“走,去看看她。”

    可儿一愣,“少爷,您哭了?”

    “没事……”,我说,“走吧。”

    “嗯”,可儿点点头。

    我转身看了床上的杜凌一眼,把门关上了。

    唐思佳一见我,赶紧坐起来,冲我伸出了手,“吴峥……”

    她眼睛里满水泪水。

    我快步来到床边坐下,把她揽进怀里,紧紧的抱住了。

    她伤心的哭了。

    “姐,没事了……”我轻声安慰她,“我知道你吓坏了,现在我来了,你不用再怕了……”

    “嗯……”她点点头,抱紧了我,哭的更委屈了。

    其实我明白,她的委屈,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我……

    可儿会心一笑,知趣的退出去,把门关上了。

    我柔声安慰着唐思佳,过了很久,她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我”,我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冲她一笑,“其实,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她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会,没说话,紧紧的把我抱住了。

群聊信息

  • sinequan prices说道:

    I precisely needed to appreciate you once again. I am not sure the things that I might have handled in the absence of the entire pointers provided by you on such a problem. It had been a very frightening difficulty in my circumstances, however , looking at the specialized tactic you solved the issue took me to weep with happiness. Now i’m thankful for your support and thus trust you really know what an amazing job you were putting in training the mediocre ones via your webpage. Most probably you haven’t met any of us. https://sinequandoxepin.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