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四十五条人命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02 四十五条人命

2020-03-23更新

    “好!”老赵拿出手机,出去打电话了。

    周清松了口气,双手合十,感慨道:“少爷,功德无量啊……”

    李川激动的起身过来,双手握住了我的手,“少爷!谢谢您!太谢谢您了!”

    “先别谢这么早”,我平静的看着他,“这事太反常了,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不过人命关天,救人要紧,我尽力而为吧。”

    “好!您肯帮忙就好!”李川激动的说。

    老赵开门走进客厅,“少爷,可儿大概一个小时后到。”

    “嗯”,我转过来看看李川,“别激动,先坐下。”

    “嗯!谢谢少爷!”李川噙着泪水,使劲点了点头。

    我们重新坐下,喝了口茶,接着我问他,“你建那个工厂之前,找人看过那里的风水没有?”“看过的”,李川说,“那个大师是沈老的大徒弟,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叫罗秀山。那块地是他帮我选的,他说那里地气极好,地下三十米,都是肥土良田,在那里建厂,必然会顺风顺水,财运发达的。我信他的话,这才决定投资的。”

    “那挖地基的时候有没有看过,是不是真的是肥土良田?”我问。

    “这个勘测的时候就看过了,罗秀山说的没错,那里的土壤层的确是三十米左右的厚度,而且非常的均匀”,李川说,“打地基的时候,我们挖了二十米深,挖出来的泥土都是有清香味的,绝对是上等的好土。”

    “难道就没出什么怪事?”我一皱眉。

    “这个……确实是出了点怪事”,李川说,“主楼的地基挖开之后,当天晚上突然起了很大的旋风,把设备都刮倒了,砸伤了好几个工人。第二天罗秀山去看过之后,让我围着主楼中心点,打了二十三根龙纹钢桩。他说这里的风水太好,动这里,遭鬼神嫉妒。用这些钢桩钉住底下的龙气,就不会有事了。”

    “龙纹钢桩……”我想了想,“那后来呢?”

    “后来确实就没事了”,李川说,“施工的过程非常的顺利,再也没出任何怪事,直到后来下了那场大雾。”

    老赵忍不住问,“那出事之后,那个罗大师怎么说?”“这事他不知道”,李川说,“罗秀山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国外闭关。所以出事的时候,他根本不在国内,我也联系不上他。我去杭州请教沈老的时候,把厂区附近的地形资料也带去了。沈老看了之后也说,风水没有问题。”

    老赵看看我,“少爷,我总觉得那个姓罗的有问题,好端端的,打什么龙纹钢桩啊?那龙纹钢柱不是镇邪用的么?我在网上就看到过,说是申城那边有个高架桥的桥墩就是那样的。”

    “飞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呀”,李川说,“罗秀山是我高中同学,我们关系特别好的。而且从我做生意开始,都是他帮我看风水,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他如果想害我,那还会等到现在么?”老赵玩味的一笑,“老同学又怎么了?我跟您说,这种事我见得多了,越是老同学老哥们儿,坑起人来越杀人不见血。你和他这么多年了,难道就没一点矛盾?”

    李川激动地站了起来,“飞哥,我打断您一句,您这话,实在没有根据了!”老赵耸耸肩,“无所谓啊,反正我又不认识他,他就算害人,害的也不是我。”

    “你!”李川怒了。

    “李川!”周清一皱眉,“你什么态度?”

    李川也觉得自己失态了,平静了一下情绪,跟老赵道歉,“对不起飞哥,我刚才态度不好,请你原谅。”

    “嗨,什么呀,至于道歉么?”老赵笑着摆了摆手,“快坐快坐!你们知识分子就是礼数周全,咱都是朋友,我这人也没脑子,想到哪就说出来了。李总,你也别跟我一般见识啊!哈哈哈……”

    李川很不好意思,尴尬的坐下,想了想,转过来问我,“少爷,您觉得飞哥说的有道理么?是不是那龙纹钢桩……真的有问题?”

    我正在琢磨这个事,听他一问,我摇了摇头,“罗大师的做法是对的,有些气脉特别好的地方,确实会有灵体在那里修炼或者藏匿。如果真是那样,用龙纹钢桩镇住气脉,它们也就不敢捣乱了。”

    李川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那如果不是那样呢?如果那里本来就没有灵体捣乱呢?”老赵也忍不住问。

    我看他一眼,“没有证据,不能那么想。”

    我的意思是提醒他,别再说了,李川和罗秀山的关系非同一般,人家不爱听了。

    老赵何等聪明,会心一笑,“也是啊,这个事确实不该往歪处想。”

    可是李川却走心了,问我,“少爷,我觉得飞哥的话有道理,如果那里本来没有灵体呢?”

    我淡淡一笑,“没有灵体,那哪来的旋风?”

    “哦,也对……”李川松了口气,放心了。

    我和老赵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心照不宣,这个罗秀山,真不好说了。

    这个道理很简单,能用龙纹钢桩镇灵体的人,不太可能看不出那里有问题。如果看出有问题,又故意说没问题,那这个人,能没问题么?而且他选的时候太准了,动工的日子肯定是他定的,然后出事的时候他正好在国外闭关。一切都那么巧,这事能怪老赵怀疑么?

    不过怀疑归怀疑,所谓疏不间亲,没有证据之前,不能随便把怀疑说出来。

    毕竟,李川和他是十几年的交情了,人家俩人是好朋友。

    周清见气氛缓和下来了,起身给我和老赵倒上茶,接着冲李川一使眼色。

    李川明白了,赶紧问我,“对了少爷,这个事,我应该给您多少红包合适?”

    我喝了口茶,“随意。”

    “这……”李川看看周清和飞哥,那意思想要点提示。

    “少爷给人办事,红包都是随意的”,老赵说,“上次我遇上了事,少爷救了我的命,我给少爷封了一百万。至于李总你,你自己看着办就行。”

    老赵这话,等于划出道儿来了。

    李川愣了一下,接着点点头,“哦……这样啊……我平时给罗秀山,是十万块钱一次,没想到少爷收费是这个标准……”

    周清一皱眉,“李川!你缺钱么?”

    老赵也不爱听了,讥讽道,“没关系周老,少爷说了随意,那就让李总按罗大师的标准办呗!或者这样……”

    他站起来,“少爷,您坐了一天飞机,还没吃饭。咱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您去我那,我跟您说点私密事……”

    李川赶紧站起来,“别别别!飞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是哪个意思?”老赵眼睛一瞪,厉声道,“你他妈的打发要饭的是不是?我们少爷什么人?你那姓罗的那么牛逼,你丫找他去啊!老子给周老面子,把上京最好的风水大师给你请来救命,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拿我们少爷和江湖骗子相提并论!给你脸了是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李川急的不行,“少爷,您别生气,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周清也赶紧找补,“飞哥,少爷,误会了,误会了!李川不缺钱,他这事如果少爷不帮他,那两个多亿的投资就打水漂了!远的不说,就说那四十五个人,住在ICU,每天的医药费就要几十万,您肯帮他是他的造化,他怎么敢在这方面上瞧不起您呢?”

    “对对对!少爷您说个数,多少都行!”李川赶紧说。

    我看看他俩,无奈的一笑,摇了摇头。

    老赵冷冷一笑,“说个数?你骂谁呢?我们少爷说了,随意,你们没听见么?李川,你自己掂量掂量,自己这个事值多少钱!反正我告诉你,你飞哥我的命值一百万!先不说你那两亿投资,只说你医院里躺着的四十五条人命,你自己算算值多少钱?”

    “您的意思是,四千五百万?”李川腿都软了,“我……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啊……”

    “我可没说,少爷说的是随意,你自己随意”,老赵说。

    “少爷,您看这……”周清一脸的为难。

    我无奈的一笑,站起来看看老赵,“别闹了,知道你为我好,可这话再说下去,就变了味道了。”

    老赵耸耸肩,双手一摊,“好,我不说了。”

    我看看李川,“飞哥的话,你别放心上。这事我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你说跟罗秀山一样,可以。”

    “不不不!”李川赶紧摆手,“少爷您误会了,我绝不是这个意思!这样,我给您……给您……五百万!您看行么?”

    我一愣,“五百……”

    “不够是么?那我再给您加!”

    “不,够了”,我清清嗓子,“你说了五百万,那就五百万。不过,我有个条件。”

    “您说”,他紧张的看着我。

    “我会带个女助手去”,我看着他,“她的报酬,二十万。”

    “行!没问题!”李川满口答应,“我给她三十万!”

    “切……”老赵不屑,“就这点出息……”

    我平静的一笑,“说多少就是多少,二十万,足够了。”

    李川不安了看了看老赵,小心翼翼的问我,“真的够?”

    我点了点头。

    他松了口气,双手握住我的手,“好,那就这么定了!”

群聊信息

  • purchase cialis说道:

    A lot of thanks for all your valuable efforts on this site. Kate loves getting into investigation and it’s really easy to understand why. I know all concerning the dynamic medium you give insightful solutions on this web blog and as well as foster participation from others on that content plus our daughter is certainly discovering a lot. Have fun with the remaining portion of the new year. You are conducting a powerful job. https://lvagroupinc.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