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契约_少年风水师在线阅读

28 契约

2020-03-23更新

    回到宁州,天已傍晚了。

    我们没急着回酒店,而是先找了一家商场,每人买了一套衣服。昨晚折腾了一宿,我俩的衣服都已经要不得了。

    买完衣服之后,她又带着我来到手机超市,选了一台一万多块钱的手机。

    “你手机坏了?”我纳闷。

    “我手机没坏,这是给你买的”,她很自然的说。

    我一愣,“给我?”

    “对呀”,她看看我,“你那手机上午还泡了水,肯定不好用了。再说了,也该换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那种手机,你也真行。”

    “我习惯了,再说智能机我也不会玩啊……”我红着脸说。

    “不会就学,你这么聪明,一会就学会了”,她一笑,转身对服务员说,“就这台了。”

    “好的小姐,您跟我来”,女服务员说。

    “你等着,我去付款”,她说。

    “别,我自己买!”我赶紧说。

    “在这等我”,她不由分说,转身走了。

    我觉得脸上特别的烫,本来想送人家礼物,这下可好,反过来了。

    付完款之后,她让人给我换了卡,开了流量包,这才满意的把手机递给我,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商场。

    回到车上,她手把手的教我怎么用新手机,帮我下载软件,注册各种账号。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基本学会了。

    “以后我们就可以发微信了”,她冲我一笑,接着发动了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停车场。

    我没说话,收好新手机,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也没说话,我们十指相扣,紧紧的握住了。

    是该有些改变了,为了她,我试试吧。

    晚上七点多,我们回到了宁州大酒店,顾晓彤见我们回来了,终于踏实了。

    “我把她带来了”,我对顾晓彤说,“你去洗个澡,然后,我帮你们解开那个契约。”

    顾晓彤先是一愣,接着赶紧点头,“哦好的,谢谢少爷!”

    “不用客气,去吧”,我淡淡的说。

    她点点头,转身去浴室了。

    在她洗澡的时候,郭辰珺给我冲了杯咖啡端过来,小声问我,“你饿不饿?”

    “很饿”,我小声的说。

    “那一会我们去吃东西”,她在我身边坐下,问我,“你想吃什么?”

    “去吃那天吃的那个快餐!我想吃那个!”

    她一愣,“啊?”

    “我想吃汉堡,薯条,炸鸡翅”,我冲她一笑,凑到她耳边,“就我和你……”

    她脸一红,轻轻一笑,“嗯。”

    顾晓彤很快洗好了,裹着浴巾回到房间里,有些忐忑的看着我,“少爷,我好了。”

    我点点头,吩咐她,“抱着孩子。”

    “嗯!”她转身走到床边,抱起小孩,回到我身边,眼神非常的紧张。

    “不用紧张,不会有事的”,我平静的说,“一会她会出来,对你念咒语,就像那天晚上一样。你不用怕,听不清也没关系,但是她念完之后,你一定要点头,明白么?”

    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嗯,明白了少爷。”

    我看看郭辰珺,“一会解开契约之后,你先送顾小姐母子回去,然后再来接我。我要在这布置阵法,超度孟小岩。”

    “好!”她点点头。

    “孟小岩?”顾晓彤一愣,不解的看向郭辰珺。

    “孟小岩就是纸旗袍”,郭

辰珺给她解释,“她生前是民国时代的一位京剧名角儿。”

    “哦……”,顾晓彤心有余悸,轻轻舒了口气,“我懂了。”

    “好,那我先让她进来”,我说。

    “嗯!”郭辰珺点了点头。

    顾晓彤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也点了点头,“嗯,好。”我转身走到出卧室,来到玄关处,略一凝神,掐指诀,默念破印咒,将阵法破开了。

    接着我站起来,对门外轻轻说了一句,“孟老板,进来吧。”

    话音一落,一股黑气缓缓地透过门,变成了孟小岩。

    此时的她,恢复了纸旗袍的厉鬼相。

    我转身一指卧室,“顾晓彤在卧室。”

    孟小岩说不出话来,冲我微微一躬,缓缓的向卧室飘去。

    我在后面跟着,走进了卧室。

    顾晓彤一看孟小岩进来了,吓得一声尖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怀里的孩子被惊醒了,哇哇大哭起来。

    郭辰珺看习惯了孟小岩生前的模样,乍一改回来,也被吓得一激灵,但她很快反映了过来,赶紧扶起顾晓彤。

    “晓彤,你别怕,孟老板是个很仗义的人,她不会再伤害你们了。”

    孟小岩面无表情,默默的点了点头。

    顾晓彤吓的脸都白了,哆嗦着被郭辰珺扶起来,胸脯不住地起伏着,站都站不稳了。

    我走到她身边,告诉她,“从哪跌倒的,就得从哪站起来。你要是不想后半辈子都做噩梦,你就坚强起来。”

    顾晓彤听了这话,深深的吸了口气,使劲点了点头,“嗯!”

    我放心了,看看孟小岩,“孟老板,开始吧。”

    孟小岩点点头,接着她看着顾晓彤,开始念藏神咒:……尔……神……我……与……身……你……”

    她的话就像京剧念白,很有韵味,但我们谁都听不清楚,不知道她到底念了什么。

    念完之后,她静静的看着顾晓彤,不说话了。

    顾晓彤光顾着紧张了,忘了我刚才的叮嘱,站在那直哆嗦。

    我一皱眉,冲她一使眼色。

    她这才回过神来,使劲点了点头。

    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两缕黑气分别从顾晓彤母子的眉心涌出,缓缓地回到了孟小岩那漆黑的眼睛里。

    孟小岩缓缓地消失了。

    顾晓彤身子一颤,猛地回归神来,仿佛大梦初醒一般,茫然的看着我和郭辰珺,“少爷,小珺,我……”我平静的一笑,看看郭辰珺,“没事了,送她和孩子回去吧。”

    郭辰珺点点头,“好!”

    顾晓彤激动地流下了泪水,“少爷,真的没事了么?”

    “真的,回去吧”,我淡淡的说。

    “谢谢少爷,谢谢您!”

    她抱着孩子,深深给我鞠了一躬。

    “别这样……”我拦住她,咳了咳,看看郭辰珺。

    郭辰珺会意,从我手里把顾晓彤接过去,“吴峥还有事要办,我送你和孩子回家。”

    顾晓彤含着热泪,点点头,抱着孩子,跟着郭辰珺走了。

    送走她们,我重新布置了通灵阵。

    阵法布置好之后,孟小岩再次显出了身形,又恢复了生前的样子。

    我略一定神,轻轻舒了口气,看看她,“孟老板,准备好了么?”她冲我微微一躬,“有劳大师了。”

    “客气”,我平静的一笑,“我们开始吧……。”

群聊信息

  • kamagra buy说道:

    I wanted to send you the very little remark to finally thank you the moment again over the remarkable tactics you have shared on this page. This has been simply surprisingly generous of people like you giving easily all a few individuals could have advertised as an e-book in making some bucks for their own end, certainly considering that you could have done it if you considered necessary. The basics additionally acted as a easy way to be aware that many people have a similar desire just as mine to figure out a great deal more concerning this condition. Certainly there are a lot more enjoyable instances ahead for folks who check out your blog. https://jlsmithjax.com/

  • buy glaucoma drugs说道:

    You got a very great website, Gladiola I discovered it through google. https://glaucomamedi.com buy glaucoma drugs https://glaucomamedi.com/

  • 发表评论


推荐链接